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九章 妖孽二叔

第五十九章 妖孽二叔

  孙老头指了指地面,道:“坐下说吧。”我们三个这才坐下,现在的感觉,有点像三巨头开会一样,但是说话的内容很简单,用孙老头的话来说,就是这里是丰都,是万鬼之宗,按照传说中来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鬼怪,在死之后都要来这里喝一碗孟婆汤,忘记往生与轮回,这个孙老头还是个有幽默感的人,他说道:“我虽然信道,但是不信这个传说,因为要是这样的话,孟婆那个老太太,得会多少门儿外语才行?那得是多大的一个人才?”

  可是我现在的心情哪里还能去欣赏他的幽默感,直接催促道:“孙老,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也应该了解,所以咱们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没必要扯东扯西掖着藏着。”

  “传说中,这里有一个地方,人看不到,只有鬼能看到。所以这里才会说是丰都,因为这里会只有鬼到达的一个地儿。”这个孙老头看着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是什么?”我纳闷儿道。

  “应该怎么说呢?这里有一个类似平行的空间,我老了,嘴笨,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儿跟你说不清楚,让丫头来说吧。”这个老头笑道。

  “就是,一个地方,你们两个站在一个地方,却是不属于一个世界里的,你明白吧?就比如你现在做的这个位置,在那个层面,可能也有一个人坐在这里,但是你跟他,是谁也看不到谁的。”宋斋的少主人对我道。

  “平行的空间?”我听到这里,感觉真的似曾相识,似乎在某一个国外的科幻片里看过类似的场景,所以,这样的场面,也并不是太难理解。

  “对,就是所谓的阴间,丰都鬼城,最开始,就是这么来的,阎王殿在名山,也绝对不是巧合,这里是一块神奇的地方。或许可以说,是阴间的入口。”孙老头这时候接话道。

  他这么说,我想象他们说的话,想到了老虎和乌鸦,其实我应该是最深有体会的人,因为当初我看到了他们,而别人看不到,所以说,这玩意儿怎么说呢?我那时候,看到的竟然是阴间的人?这让我高达250的智商,都有点不够用了,是真的不够用了。

  “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进入那个地方,找到让昆仑龙胎觉醒的东西,但是我们看不到,所以,想了一个办法,活祭了一部分人,让他们,去找那个层面跟这个层面的一个交叠的口。进入到那个地方。”老头继续说道。

  “所以,老虎和乌鸦他们一队伍的人,被你们剥皮,原来这叫活祭?”我看着宋斋的少主人,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这么对待你的朋友,就说不是朋友,算是下属,也不能用他们的死来寻找位置,这得多心狠手辣才行?难道你就不会感觉到羞愧?

  可是宋斋的少主人,这个不男不女,有着妖气的女人,看了看我,道:“做事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耸了耸肩,对此不置可否,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或许这就是我跟她最本质的区别,她可以做一个枭雄,但是我不能,假如说龙气这玩意儿是真的存在的话,她比我更适合做一个强者,我的,就会成为妇人之仁。

  “但是,我想要明白,这件事儿,和我朋友之间的联系。”我心中现在虽然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但是还是问道,那个孙老头看着我道:“我那么做,本来以为就我能看到他们,但是我猜错了,你们这边儿,有看到他们的人,并且有人猜到了我这么做的目的,所以,你的两个朋友不是死于蛊虫,而是被那个人动了手脚,实在是看不出来,你们队伍里,还有这样的高人?”

  孙老头的话,让我心中起了很大的波澜,很多的波澜,我首先问的一句话就是:“活祭死掉的人,只有施法的人能看到对么?”

  “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边过来的人,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层面的东西,这也是我对你们很好奇的原因。”孙老头说道。

  我的手心里一下子渗出了汗水,那边儿过来的人?说的是石女的话,我可以理解,这是我鬼道前辈带来的人,可是我能看到又是怎么回事儿?我也是那边来的人?

  我不敢看石女,生怕引起他们的怀疑,不过我估计我也瞒不住,因为石女的长相实在是太过超凡脱俗,他们很容易的就能看出倪端,而马老头口中我们这边儿的聪明人,并且对胖子和林二蛋施法了,如果二叔在我身边儿对此否认的话,我会自然而然的想到我爷爷,因为他太过聪明了,可是现在,我却很自然的想到了我二叔。

  之前我认为,我二叔在来到这里之后,智商明显的不够用了,是因为他在看到很多事儿的时候,也曾经六神无主过,可是现在转念一想,原来这家伙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还是我深不可测的二叔,只是他在演戏,并且暗中的布局,胖子和林二蛋,我们这样朝夕相处,他想要对他们俩做什么手脚的话,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我问道:“那我到底要怎么做?当然,我现在最想确定的是,我这连个朋友到底还有没有活的希望?”

  “有,但是很难,那是一个奇怪的地方,进去容易,出来却非常的难。但是,不能说没有希望,更何况,现在我连你们那边的那个高人到底是怎么做的我都不知道,很显然,你的这两个朋友,没有被活祭,所以他们可以复活的希望,要比乌鸦他们要大的多。”孙老头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所以说了一大圈,其实所有的希望,又再一次的回到了我二叔身上,不是么?

  “所以说,这个交易其实是不公平的,对吗?你们其实不能帮我复活我的朋友,但是你们如果没有我的药,就会全部都死在这里。”我看着他们俩道。

  “你还有脸说!那两只鬼面蝴蝶是谁放出来的?我说你们是猪脑子?在我们进去的时候,就知道了异常,更是以活人为引子,才让那个蛊人安静下来,你们没看到那几具尸体的诡异死法?还要去碰?神一样的坑爹对手简直,没有你们,我们早就到地方了!”宋斋少主人对我横眉怒目道。

  她说的这句话,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现在回想那样的场景,我们几个当时的做法也确实太莽撞了一些,也就是当时的闯祸,才让我感觉二叔没有之前的运筹帷幄了。可是这个时候,在我对面坐着的孙老头却忽然的笑了起来,笑的我跟宋斋的少主人都一头的雾水,我问道:“老先生,你笑什么?”

  “她骂你猪脑子,你在自责,其实你们俩谁也没聪明到哪里去,当时那个蛊人,我一眼就可以看出问题,你身边那个我都自叹不如的高人会看不出来?这才是他最高明的地方啊。”孙老头道。

  “我二叔?”我问道。

  “当然是他林八千,背叛我凤姨的人,不然还会是你这个废物?”宋斋少主人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道。

  而我则是迷惑不解,对老头拱手道:“老先生,我年纪轻阅历浅,脑袋更是笨,所以愿闻其详,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孙老头笑道:“很简单,第一,你那边的那个高人,在看到了老虎和乌鸦他们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甚至怀疑,他甚至都知道这个地方要用这个办法来,而不是乌鸦和老虎给他的灵感,他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所以他要选择,让人,也去找那个路口。”

  “可是小家伙儿,刚才在看到你看到你朋友的尸体的时候那痛苦的模样,老生都羞愧的要命,所以按照你的性格来说,假如要靠你两位朋友的死,来找到那个所谓的地方,你会不会阻止?所以,好,按你的说法,那个聪明的高人就是你二叔的话,他既要照顾你的感受,又必须这么做,所以当时的情况,他就算看出了蛊人的异常,也必须让蝴蝶出来,他要借着这个机会,让你的两个朋友死。只有这样儿,他的计划才会展开。”

  “还有就是刚才小丫头说的那句话,假如不是你们,我们早就到了地方了,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刀杀人之计,这么一箭双雕的事儿,是要有多妖孽的人才想的出来?你这个二叔不简单,绝对不是见识上,心智上更让老生折服,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见见。”孙老头说这话的时候,我甚至可以感觉的到,他对二叔,有种发自内心的佩服。

  何止是他,我更是佩服,佩服之中又夹杂着怨念,你这是玩火,你这是打七伤拳你知道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就你这样儿的人才能做的出来,你难道不知道,如果当天晚上阿扎找到我晚上几分钟,你的大侄子我就会被那些虫子给生撕活剥了?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这真的是二叔的布局的话,那么,当天晚上在那么危险的环境下,他应该就在我身边我看不到的地方,没有阿扎,他也会来救我,别问我为什么,因为这是我的直觉,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哥们儿瞬间不开心了,二叔就是一个谜团,一个巨大的谜团,我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在内心深处,一直想解开他这个所谓的迷。

  当我终于发现他就要黔驴技穷,认为总算是可以彻底的了解了这个人的时候,忽然之间,发现我就是一个傻子,他依旧是深不可测,我所看到的技穷,都是他的假装。

  二叔,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宋斋少主人口中所谓的那个凤姨,就是那个死后复生的老太太,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教出二叔这样一个妖孽?

  我们还在这边继续商议下去的时候,阿扎忽然找到我道:“走,过去看看,你的那个朋友,醒了。”

  现在醒来的,绝对是只有黑三,我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大喜过望,赶紧站起来,甚至没有跟这两个人告辞,就跟着阿扎跑到了黑三的面前,我看到他的时候,他还逼着眼睛,等我抬起他的脑袋,喂他喝了点水,他才睁开眼,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林小凡,老子的脸花了没有?”

  看着以前生龙活虎的黑三现在变成这样,而且这还是我二叔一手策划的,我心里难受极了,感觉道:“没有,看来虫子挺给面子,咬人不咬脸,但是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你的脸没事儿,但是小弟弟被虫子给啃了,看来你以后,只能从了我了。”

  他有气无力的白了我一眼,道:“就算老子是女人,也不会跟你这个废物,我的意中人,是一个大英雄。”

  “我草你大爷,你不会暗恋我二叔吧,想都别想。”我笑骂道。黑三喝了点水,我想喂他点吃的,被阿扎拦住道:“他现在非常虚弱,不能吃东西,而且我不确定,那些虫子有没有咬坏他的内脏。”

  “也就是说,黑三依旧生死未卜了?”我道。

  “起码醒来了,情况就好点。”阿扎道。

  黑三这一觉,睡到晚上才醒来,我那时候也在补眠,他用手指艰难的把我搞醒,虚弱的对我道:“我在那个沼泽的下面,看到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