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章 老君庙

第五十章 老君庙

  不去想所谓的无解之谜,其实这个纸条带给我们的,还是一个非常高兴的消息,:“皮已安葬,后会有期,只求活命。“这句话要传递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后会有期,这不是说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吗?这算不算是一种另类的示好?更有这么一句,只求活命,更是说的非常无奈和明显,甚至可以说,最后一句,是第二句的条件,那真的是一个挺聪明的人。

  如果我们能让他们活命,那么,后会有期,如果不能,那么,只能后会无期。

  这只能说,是一场交易。

  我们的目标之中,马上就多了一条,让这些人复活,那么就等于我们多了一对人马的助力,我们继续赶路下去,终于登上了狮驼峰,跟远处的人面峰遥遥对望,中间一望无际的深坑和荒草,就是沟子岭,孟尝和阿扎口中充满了危险的地方,其实走到这里之后,很多事情都可以想的透彻,当年围绕着昆仑龙根的争端,就是在这里展开,不管是当年运送的部队,还是输掉的部队,包括后来来这里的很多的人,川军2000余人,全部都在这里失踪。

  “我怎么感觉有点邪乎呢?“胖子道。

  “我说胖爷,这里怎么就又邪乎了?“我问道。

  “就这一个沟子岭,如果真的是装下了几千具尸体,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遍地的疮痍?满满的到处都是白骨?这么大的密度,怎么可能没有尸体呢?“胖子道。

  “别什么事儿都忘邪乎儿的地方去想,这地儿怎么说呢,你没看到草长得特别旺,说不定那些前辈英豪们,早就化作春泥更护花了。“我们飞快的下山,走进荒草之中,这里的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儿,有尸体当作养料,所以长的特别的好,足足有一人多高,我们走在其中,都是拿着胖子的罗盘一直在自动寻路,这时候罗盘的作用就不在是青铜探测仪,而是指南针,来沟子岭之前我们想着来到了这里之后一切的一切都会一目了然,可是真的来了之后,发现其实就这样,这里就是荒草湖泊一大堆的,离我们想要知道的事儿,还有太远太远的距离,我们现在最难受的,是连个目标都没有,只能像晕头苍蝇一样的在荒草里面闲逛。

  “这样下去绝对是不行的,我们得想想办法。“我道。

  二叔从地上弯腰捡起一个烟头道:“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有人在前面给我们引路啊!“我一下就想明白了二叔的意思,想想也是,凡是都有利弊,虽然宋斋中人走在我们的前面让我非常的不爽,但是他们留下的生活儿痕迹,又能给我们指路,所以我们后来干脆舍弃掉了罗盘,完全把出现在这些荒草地上的生活垃圾当成了指路标,在这个途中,我们还真的见到了战争之后留下的痕迹,生锈的子弹壳,和被包的整整齐齐还是锈迹斑斑的勋章,甚至胖子还挖到了一个哑弹,这一切只能说明吴一手没有说谎,当年这里的确是发生了一场战争。

  可是,最奇怪的就是,这里像是战场,又不像是战场,因为没有尸体,没有骨骸什么的,战争惨烈,没有伤亡算什么惨烈?我们就这样在草丛里赶路,但是生活垃圾不是到处都有,很多次,我们都会迷失方向什么的,然后就会像晕头苍蝇一样的乱转,直到后来,我们走进了一片树林,非常幽静的树林,这里应该是一片沼泽地,我们在入口处,发现了有人驻扎过的痕迹,并且在泥泞之中,看到了脚印儿,所以才敢冒险的走进去,沼泽地的危险,不经历不知道危险,你不知道你的下一脚就会陷进去,死活儿都拔不出来,我们还是根据着脚印前行,因为别人走过的地儿,起码是安全的,直到后来,在这片森林的沼泽地里,我们找到了一个建筑,这个建筑出现的非常突兀,因为这里没有丝毫人类活动的痕迹,却有一个类似庙宇一样存在的东西,看起来阴森极了。

  “沧海桑田的变化很大,说不定这里之前是一片平原呢?“胖子说道,说完,他率先推门进去,可是下一刻,他就面色发白的退了出来,骂道:”我草他祖宗的,宋斋少主人到底整什么玩意儿?“

  二叔跟我这时候也走了进去,看到胖子吃瘪,我不但不高兴,还忐忑了一下,什么东西,竟然能把胖子吓成这副德行?我打开了手电,往里面一扫,也吓的一个趔趄,因为就在这个小庙宇的门口,只有推开门,先看到的就是几个掉在房顶上的人,个个都穿着宋斋那边人的衣服,死状非常的凄惨。

  这一根儿房梁之上,足足的挂了七八个人,是吊死的,因为这些人个个眼睛突出,舌头伸的老长老长的,我看着二叔道:“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看到这一幕,其实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处置内奸,二叔是一个考虑问题很长远的人,我在想,难道是二叔在宋斋那边安插了内奸,现在被发现所以处死了?

  他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进了庙宇,他走进去之后,胖子也走了进去,这种场景,死人并不可怕,刚开始我们不是还在找尸体不是?只是一开门就看到这些玩意儿,着实的有点让人慎得慌而已。

  我们进来之后,在这些吊着的尸体之后,首先在祭坛上供奉的,是一个太上老君,这让我最初的猜测瓦解,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一个供奉本地山神什么的,竟然在这里,还有一个道教的地方儿?这个太上老君像,不是我们在外面见到的那么精致,而是泥塑,外面甚至都没有度漆,更像是人为的涂鸦之作。

  老君像前,还有一个香炉,也是泥塑,里面有一堆薄薄的灰烬,除此之外,这个里面,怎么说呢,有太多的现代的痕迹,甚至在角落里,还有一把油纸包着的老式手枪,还有三发子弹,并且还有一个军用的水壶已经破败不堪。

  这是一个,以前军人们在这里留宿过的地方,我正在思考问题呢,我听到胖子在老君像后面叫了我们一声,我还以为那里有什么机关呢,睡知道他只是让我们看,老君像后面,有一行不是很明显的题字。

  “张二牛请老君归位,塑法相真身,民国28年。“

  “就这个,至于你大惊小怪的?“我看着胖子道,胖子在那边掐指算着,道:”民国28年,那就是1939年,基本上时间上可以对照,如果按照这个泥塑上的来说,就是有个叫张二牛的军人,在民国28年的时候,在这里塑了一个老君像。“

  “对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道。

  “当时他们是什么状况,还有空去塑神像?林小凡,我问你,你在什么时候,会想起请一尊神像保佑?“胖子问我道。

  “当然是见鬼的时候啊!“我脱口而出。可是随即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胖子的意思是,当年,他们遇到了恐怖的无法解释的事儿,在这里临时抱佛脚,想请太上老君法相真身保佑?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安静的庙宇里,忽然传来了非常剧烈的电流声,刺刺拉拉刺刺拉拉!这种声音让人听了非常的难受,搞的我全身的汗毛,都在瞬间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