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八章 拉拢

第四十八章 拉拢

  那个老虎奔跑的方向正是我跟石女的这边,我被吓了一跳,几乎要拔腿就跑,被人抓到的后果我知道,可是被鬼抓到会有什么后果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是一个非常让人蛋疼又难懂的问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石女摁住了我,示意我不要慌乱,继续等待下去,我伸头一看,刚才想夺路而逃的老虎被乌鸦和几个人上去,直接就摁倒在地上,那个老大走到老虎身边儿,道:“放开他。”

  “这小子当时说出去拉肚子躲过了一劫,他没死,还忽悠我们这么久?!”乌鸦道。

  “我让你放开他!”老大说道,乌鸦似乎对这个老大也颇为忌惮,只能送开老虎,那个老大蹲下身,在老虎身前,道:“老虎啊,加入宋斋,是我带你的吧?我一直也没亏待你是吧?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个老虎似乎非常害怕的道。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你应该明白我的手段,会让你做鬼都做不成。”那个老大缓缓的说道。

  老虎整个人都瑟瑟发抖了起来,道:“我那天是真的去拉肚子了,回来之后,我看到了,看到了少爷他,还有凤姨,还有一个老头,他们在脱你们的衣服!”

  “然后呢?”老大挤出一个笑脸道。

  “然后,然后少爷就拿出了一把刀,剥了你们的皮!老大,你要相信我,我当时就看到了这个,之后我吓坏了,就跑,可是跑了没多远,我就看到了刚才我看到的老头在我前面,他抽了我一巴掌,我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们把我救回了帐篷里,我还以为我是自己晕倒在了外面做了一个梦呢!真的,不然我怎么会骗你?我也死了,我也是鬼啊!”老虎哭求道。

  “他妈的少爷到底干什么?为什么要杀了我们?!”乌鸦道,这句话他说的诡异,我听着更加的诡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群鬼在交谈,谈论的内容竟然是他们怎么被杀的。

  那个老大在听完虎子的话之后,站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声音很大的说了一句:“那位在偷看的朋友,你到底要偷看到什么时候去?”

  我还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这句话,是对我说的?被吓了一跳,不知道现在是选择逃跑呢,还是出来豪迈的大叫一声,就是小爷我!

  最终,我还是站了出来,因为我偷听到他们对话之后,一是认为,他们的枪对我没有伤害,二来我是想,既然他们是被他们的少爷给剥了皮的,那么也是仇人了,敌人的仇人,为什么我不能拉拢过来做朋友呢?

  “这位朋友,真警觉。”我站起身,为了表示诚意,甚至还做出一个投降状的举起了双手。

  在地下的那个老大看了我一眼,道:“是你,我见过你,狗不错。”

  “我看到几位朋友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怎么,有需要我帮忙的么,别对我有敌意,我是抱着诚意来的。”我对他们说道,因为我在一出场之后,整个气氛都变了,变的尴尬纠结了起来,我感觉到我在一出现,他们几乎就要动手,可是却收住了身形。

  “你走吧。”老大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一个不知不觉把你们变成这副样子的人,你们还要为他卖命?”我继续怂恿道。

  “再不走,信不信,我照样可以留下你?”老大瞪了我一眼道,我心里骂了一句真是榆木疙瘩,要是我,早就弃暗投明了,一看这个老大的脸色,也不像是开玩笑的,马上拱手道:“那几位兄弟,这样子,后会有期。”说完,我后退了几步,然后拉上石女,开始狂奔,就在刚才的那几句看似我发挥的不错的话,其实是我硬着头皮叫出来的,实际上,别说那几个人,就是地上的人皮,都要把我吓个半死了!

  等到我一路狂奔,还没到帐篷的时候,听到了对面草丛中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吓了一跳,马上拉着石女埋伏了起来,他娘的这个是前有饿狼后有猛虎的节奏么?刚趴下,就听到对面的叫声:“小凡?”

  我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才算是舒了一口气,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我二叔,我走了过去,他问我道:“你去干什么了?”

  我拉着二叔道:“你还真别说,你猜对了!那群人全部都死了!而且是被那个宋斋的少主人给弄死的,是剥皮!”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二叔皱眉问我道。

  我看了一眼石女,发现她跟在我身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对二叔说我今天晚上看到的事儿,其实最顾虑的是石女,因为她在叫我去的时候,是瞒着所有人跟做贼一样的去的,,有点瞒着我身边的人的意思,我现在告诉二叔是不是就等于转眼就把她给出卖了?可是石女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而且我不能不说,因为很多东西给我看到也是白看,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就想着先告诉二叔得了,稍后在跟石女道个歉,怎么说呢,我感觉石女对二叔,总有一种淡淡的敌意。

  我就一边走,一边对二叔说我看到的场景,听到最后,二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道:“剥皮?只看到了人皮,肉身呢?”

  “那个我还真的没有看到,谁知道他们搞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但是总部能是拿去吃了。”我道。

  “我也看不透,有点像血祭,但是也不像,怎么说呢,我一直感觉,那些人,并不是真的变成了鬼魂儿,他们不是鬼,不过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二叔称赞我道。

  我一愣,道:“做的不错?其实我没感觉到我做的有什么不错的地方。哎,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死脑筋,都这样儿了还在愚忠?!”

  二叔对我笑道:“废话,你也不想一下,宋斋的少主人既然是把这些人这样,不会是无的放矢,肯定有目的,也肯定留的有后手,就算是人有心来跟你,也不可能凭借着你几句话就过来吧。”

  “你意思是,他们还是有机会被我策反的?”我一下子惊喜道。

  “今天叫你出来,然后又让你走,这本身就是一种示好,那个人也是才聪明人,应该还会有后手,等着看就行了,现在我感觉,我们真的挺被动的。”二叔皱着眉头道,我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以前二叔就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可是从九两哥哥的事儿到现在,随着爷爷布局的一步步揭开,事件的一次次深入,我发现二叔也有点力不从心,这个人,总归不是超人,正如他的那句话,我不是神。

  等我们回到了那顶帐篷之后,我在门口拉住了石女道:“帐篷里的这几个人,都是我的知心人,那个你有敌意的二叔,也是我最亲近也是最相信的人,我告诉他们,不会有事儿吧?”——石女就算现在算是我的一个金牌小跟班儿,我也要跟人解释一下。

  她点了点头,说了两个字儿:“没事儿。”

  “你告诉我,为啥我感觉你对我二叔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我问道。

  她看着我,一脸的茫然,道:“不知道。”——她的表情似乎在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哪里看她吧顺眼,但是就是不顺眼,我也没在说什么,等回到了帐篷,又跟胖子他们说了我经历的事儿,胖子这家伙也琢磨不出来什么意思,只是黑三道:“被剥皮?”

  我点了点头,他道:“你说剥皮,我想起来,我以前倒过的一个斗儿了,里面就到处是被剥了皮的人,但是那是一个个的琥珀,起码是类似琥珀一样的东西。现在还在我家里呢,我也有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倒的那个斗儿,本来以为是个王公贵族,谁知道竟然是个道士鸠占鹊巢,里面的东西到底是墓主人的,还是道士的,我也搞不明白,但是那玩意儿,邪性的很。”

  黑三说她从剥皮那边想到了我琥珀人,我倒是想到了,被烧掉的,巫师孟尝的石室。那里面的被剥皮的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