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七章 诡异

第四十七章 诡异

  没有人知道这个帐篷原来的主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情况已经诡异到让二叔和胖子这两个世外高人不管怎么争辩都争辩不出结果的地步,但是好歹,二叔可以给出一个推测,胖子一直在质疑,却给不了一个完整的系统的解释。到最后,我们结束了争辩,这是不是危险,危险到底在哪里,都是未知的。

  风雨欲来之前,平静,但是如此的让人窒息,以致到最后,屋子里的人都在默默的抽烟,不知道说什么好,怕么?绝对是怕,但是怎么防备,却没有人知道,最终黑三苦笑道:“之前我倒斗儿的时候,刚接触这行家族里的前辈就跟我说过这个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买卖,但是这只是买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都可以理解,可是哥们儿现在是真的不清楚咱们到底在追寻什么,为了什么而冒险?”

  他的话让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了什么,可能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爷爷,或许,接下来的路程中,我会得到一部分的答案,不然,我都要没有耐心去继续下去了,说句难听话,不图钱不图啥,哥们儿一个活在现实世界里的人,我至于么?

  我们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不知道是谁先开是打呼噜,反正不是林二蛋就是胖子,我就在纠结到底是谁先开始的这个问题上,辰辰的睡去,我的醒来,不是自然醒,在黑暗之中,我感觉到有人晃动着我,睁开眼,接着一盏微弱的睡觉灯,我看到了贴在我身边的石女的那张脸,说实话,我到现在也还在好奇,她为什么可以从在一开始我一靠近她就吓的要命全身颤抖,到现在的完全的变成了我的附属,我默认为她从心里接受了我,从而达到了两个人状态的类似。

  不过我到现在,都无法坦然的去看她满是褶子的那张脸,特别是在晚上,简直比鬼还要恐怖,我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你怎么还不睡?!”

  她一伸出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示意我不要出手,然后拉住了我的手,要带我出去,看她走路和表情,都很明显的戒备和警觉,她是有悄悄话要对我说?我这么想到,就穿上鞋子,跟着她,像做贼一样的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帐篷,外面月朗星稀,看来我也没睡多久,这时候脑袋还在昏昏沉沉之中。

  “石女,里面都不是外人,你有什么事儿?”我问她道。

  “走。”她轻轻的说了一句,非常的简洁,怎么说呢,跟石女认识了这么几天了也算,我也大概的知道了她的情况,正如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几乎丧失了走路的能力,到现在可以走路,她在慢慢的适应外面的世界,她说话非常简练,这不是性格,而是她会说的话非常有限,更多的时候,她会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不明就里,但是对于石女,我有种难以言说的信任,我就跟着她,穿越过草丛之内,慢慢的跟着她往前行,根本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就这样走了几乎半个小时之后,她忽然更加的戒备了起来,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我们俩就开始在地上缓缓的爬行,对,就是爬行,因为这里的草,并不是很深,并不能真的阻挡到我们的身影儿。

  前面有光亮,有说话声,我抓出了匕首,心里却在忐忑,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石女到底是不是太胆大了?可是既然到了这里,如果不看到前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那估计我会好奇死,我就这么慢慢的朝草丛内爬去,拨开了草,看到了一群黑衣人,围着火堆坐在那里,有人抽烟,有人擦枪,看起来像是在临时的休整,这是一个无人的小队,在看到他们的时候,我感觉到浑身的凉意,因为在五人之中,有一个跟我有几面之缘,就是那个人,那个我看到别人却看不到的拿着枪的黑衣人杀手!

  我想到了二叔对我们说的话,可能这几个人已经全部都死了,那么,现在眼前的这几个人,也就是说,全部都是鬼魂?

  我捂住了嘴巴,凑上耳朵,听着他们五个之间的交流。

  “老虎,你说是真的,你的那几枪,明明命中了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其中那个抽烟的人问道。

  那个我见过的黑衣人,原来名字叫老虎,他皱着眉头道:“对,绝对命中了,那样的距离,我甚至都可以看到子弹击中他们,可是根本就没事儿!”

  “我说老虎,你不是枪法不准,现在不好意思吧?”那个擦枪的人狞笑着问道。

  “乌鸦你差不多点,咱俩单练?”老虎吼道。说完,他似乎根本就不想跟这个叫做乌鸦的人争吵,而是对着那个老大道:“你说,他们是不是鬼?”

  那个抽烟的应该是统领,他皱着眉头道:“不可能,不像啊,你没感觉到阴气重?”

  老虎道:“没有。”

  乌鸦收起了枪,道:“老大,也崩废话了,这样子,咱们去把他们几个都捉了不就可以了?”

  那个老大掐灭了烟头,道:“乌鸦,可是为什么我感觉,问题其实是出在我们几个身上呢?”说完,他站了起来,道:“知道我为什么在今天忽然让你们回来这里么?不是为了来对付那几个人,而是我想搞明白,少爷在那一天,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少爷对我们做什么?应该不会啊。”那个老虎道。

  “我感觉,我们被出卖了。”那个统领说道,说完,他拿出铲子道:“上次我们集体忽然晕倒之后,我记得晕倒的地方,就在这里。我准备挖地三尺也要明白,到底在我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几个人没有异议,很明显,他们口中讨论的人,就是我们,二叔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这是一群死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死人的人,而在他们的眼里,甚至在怀疑我们是鬼。

  他们五个人说干就干,每个人身上都背着铲子,在地上挖了起来,最后,他们挖了一个坑,几个人跳进去继续挖,我在外面,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儿了。

  凑过去?此刻我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如此的冒险,对面可是几个鬼,而且说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杀伤力的鬼,我这样知道是鬼还冲上去,是不是欠妥?我还在犹豫呢,石女已经开始往那边缓缓的爬行,这下我不去都不行了,只能跟上去,趴到他们挖出的土堆前往里面望去。

  我看到了待在下面的他们几个,正呆滞在地上,他们挖出来的东西,安静的躺在他们脚下,是几张人皮。他们五个人,有四张人皮。这是剥的非常完整的人皮。

  这种场面,不震撼,只是非常的压抑,是那种几乎让人窒息的压抑,几个人,站着,就看到自己的人皮,躺在自己的脚下,这些还不是鬼,而是一群抽烟,玩枪的人,那个乌鸦貌似更加的痛苦,拿住枪对着天空就是几枪,叫道:“老大?原来我们才是死人?我们已经被活剥了,可是我们现在是什么?!鬼?!”

  “闭嘴!”那个老大叫了一声,看着地上的人皮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但是绝对不是鬼。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情况。老虎,我以前怀疑过你是鬼,现在真可笑,原来你才是唯一一个人?”

  那个老虎面色惨白,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