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六章 二叔的推理

第四十六章 二叔的推理

  “他娘的你到底是谁!”我拉了一下胖子,以便躲避那个枪口,同时对那个人大喝了一声,可是这一次,我又做了一次傻逼,等黑三二叔林二蛋都冲出来的时候,那个刚才看到的人,再一次看不到了踪影,这下我真的郁闷了,甚至都有点生自己的气,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道:“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

  “可能是你真的太累,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黑三捏了捏我的肩膀对我道。

  “有个毛的压力,哥们儿虽然说战斗力不行,但是也没有那么渣,而且,石女也看到了,她也紧张、?”我看着黑三问道,这种焦躁就别提了,就好像是我是一个神经病一样。

  “你别忘了,孟尝曾经说在你身上种下了一颗种子。我感觉,你看到的那个人是存在的,而我们看不到罢了。”二叔这时候看着我,说了一句暖心的公道话,可是他的话马上就被胖子反驳,道:“怎么可能?就小凡这道行,我们看不到,他能看到?胖爷我八岁就开了天眼!什么妖魔鬼怪我看不到?”

  “你见过鬼用枪伤人?”二叔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这句话,正是刚才胖子用来反击我的。

  果不其然,胖子听完马上哈哈大笑道:“所以我才感觉小凡是精神压力太大有点崩溃,用枪伤人,那个鬼是二缺?”

  “所以,我没说那是鬼。”二叔看着胖子道。他这一句话,让我们几个人的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不是鬼,可是为什么我能看到,他们看不到,而且枪打在我们身上根本就没什么用。

  “应该是鬼,一开始我没看清楚,但是我刚才看到,他长的跟我们在石头上面发现的尸体一模一样,如果说不鬼,那会是什么?”我问道,问完之后,我发现我的脑袋已经成了浆糊,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真的让我无比的纠结,这个人似鬼非鬼,他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难道这就是宋斋出品?

  “算了别想了,胖爷我就没有遇到这么蛋疼的事儿,要我说,管他是人是鬼?这个鬼就算是个鬼,也是个二逼,当自己拿枪打人还能杀人呢?”胖子道,说完,他继续说道:“别想,也别管,该睡觉就睡觉,他再来了就让他开枪打胖爷我得了,反正也没啥事儿,黑三跟你不是都挨了子弹了么?”

  胖子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这个人很逗,他明明的是一个虚化的东西,却拿枪打人,这跟我们小时候拿个玩具枪假装军火biubiubiu的对射有什么区别,而且这么一想,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喜感,在看到他之后,我就拍着胸脯说来啊,打你大爷我啊,结果就是打不死我,多爽?

  “我承认你的话,这个鬼可能就是脑子有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脑袋有问题,你们感觉,宋斋有可能派一个脑袋有问题的人来执行任务?”二叔缓缓的说道,说完,他招呼我们进帐篷,道:“进去在说,胖子说的没错,他对我们的确是没有威胁,但是他之前说的那句话更没错,我们要做的,是防止我们中间的人,忽然变成他的样子。”

  等我们都进了帐篷,每个人都找了一个位置躺下,二叔才接着他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道:“第一,小凡没看错,我对他有信心,除了身上有龙气除外,他还在无形之中接受了鬼道的馈赠,我感觉他的身体,现在就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宝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所以,那个人是存在的,他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死人的灵魂,也可以理解为鬼。”

  “第二就是,他看似滑稽的举动,拿枪对着我们,不是说明他是一个傻逼,我感觉,他在拿枪打人的时候,是坚信他的枪可以杀人的,甚至这个人会在视线中一闪即逝,枪法又准,应该是一个高手,注意这么一句话,他拿枪打人的时候,坚信自己的枪可以杀人,这说明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灵魂存在的东西。”

  “他认为自己还活着,认为自己还是生前的人,在执行生前的任务。”

  我听到二叔这么一说,忽然就想起了陈蒙雨的老公胖子刘大招,他可不是就在死之后,还不知道自己死了,每天都在别墅之内活动?我就问道:“二叔,你的意思是,这个人,也是被扎纸人或者说类似的邪法给害死的?”

  二叔摇头道:“并不是只有横死的人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的问题是,那张纸条。鬼就在我们中间。小凡,你从这几个字里,读出了什么?”

  “我刚才还跟胖子说,这可能是说内鬼的意思。”我对二叔说道。

  “我感觉,是迷惘和无奈,虽然我的想法跟小凡的差不多,但是我可以体会这样的感觉,因为我的职业的关系,有一次,我们进秦岭倒个春秋墓葬,我们的队伍之中就出现了内鬼,但是不知道是谁,都是一群生死与共的兄弟,在互相的猜测猜疑,那种感觉让人非常的难受。”黑三这时候看着二叔说道。

  “对,就是这样,所以我的感觉是,他们的队伍之中出现了鬼,可是他却不知道鬼是谁,我打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几个之中,有一个不是人,你猜会是哪个?”二叔看着我道。

  他的这一句话,让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的,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假设,但是一起走了这么远的战友,忽然发现有一个是鬼,那得是多么蛋疼的事儿?

  二叔的这句话,依旧说的我们每个人都面面相觑的,他的意思我听懂了一下,却总是感觉到哪里不妥,所以难以琢磨透彻,这时候胖子道:“林老二啊,你这么说,我感觉还真的挺像这么一回事儿,但是你怎么说呢,我感觉这事儿是不可能存在的,为啥,还是你那个假设,假设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是死人,那么,就算小凡跟黑三看不出来,我们俩能看不出来?”

  “我说能不能来点好的假设?非得假设我们几个?”我道。

  “这样的话比较有代入感,胖爷我这么说吧,第一,我知道你二叔的意思,他无非是说,就刚才你看到的那个人,他在他们的队伍之中,是鬼,可是对友却不知道他是鬼,可是我感觉不对劲儿,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区分一个鬼怪很简单,第二,这群人是宋斋的人,而宋斋是什么人?我感觉不会比胖爷我差,起码一个小队里要有一个虽然比不上胖爷我,但是绝对差不到哪里的人,他们的阵容应该是比较华丽的,所以你说,他们会认不出对友哪个是鬼,这不可能。”胖子直接巴拉巴拉的道,等他说完之后,我看着二叔,想看他继续说下去。因为胖子所说的话,刚好就是刚才我心里感觉不对劲儿的地方,当然,我想的没有他想的那么细致,我就感觉,一群人认不出来谁是鬼,是很扯的事儿。

  “假如他们都死了呢?”二叔看着胖子缓缓的道。说完,他补充道:“还记得我们最开始见到的那个尸体么?我感觉他们不安葬他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们都死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接下来,我们还会见到几具尸体,他们这个队伍,应该全部都死了。而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你这是从哪里推算出来的?”胖子叼着烟卷儿道。

  “感觉,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这里的真正危险,可能是让你不知不觉中,自己死掉都不知道。别忘了,这里是丰都。”二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