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章 善

第四十章 善

  我这么回答,让这个满是尸斑的老人都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我道:“这个我真猜不出来,但是你跟你爷爷是一个德行我倒是看出来了。”

  他这个笑声,真的是让我感觉亲切了不少,特别是他在提到我爷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让我对这个老头的印象几乎是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可以看的出来,他跟爷爷,真的是感情很好。

  就跟我和林二蛋,胖子一样。而且他们的友谊,是真的经过了一辈子的沉淀的。

  “那大爷,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说实话,我爷爷在去世之前,是几乎把所有的人都给骗了,连我都蒙在鼓里,他的厉害之处,是在他去世之后,我才知道的。”我说道。

  他点了点头,道:“其实最开始我听到你爷爷跟宋老鬼这个人闹翻了之后,后来甚至还来取走了昆仑龙根,我以为这两个人都开始为后人谋了,再后来听说,你爷爷狠狠的将了宋老鬼一军,带走了龙胎,我就好奇你,非常好奇。”

  “好奇我什么?”我问道。

  “他当年千里出窍来找我喝过一次酒,酒量还是差的要命,喝醉的时候他跟我说,他说大师兄啊,你现在看我厉害是不是,等我孙子长大了,我让你大吃一惊。”老头看着我笑道,他的笑意带着戏谑的成分,很显然有句话没说,就是,怂的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到这里我也很羞愧啊,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假如爷爷从小就开始教我道法武术,现在哥们儿说不定就是个天纵奇才,可是,现在我非常难受的爷爷干预我的人生,其实是针对现在而言。

  在二叔出现在林家庄之前,我的人生就是我做主的一个人生,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来干预过我什么,我跟爷爷唯一的交流也就是,问我成绩咋样儿,什么时候娶媳妇儿啊之类的,他除了在死后给我大吃一惊之外,生前何曾培养过我?

  不得不说,他们师兄弟三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这个老头从我脸上的表情几乎都看到了我心里所想,道:“其实你也别想太多,人人都以为你爷爷会教出一个妖孽的时候,偏偏你是个废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当人人都以为你是个废柴的时候,你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妖孽,这个过程才是真的大吃一惊?”

  “不瞒您说,我之前也曾这么想过,但是现在这情况,我对此生无望,您还是多给我讲讲,你们师兄弟三人的事儿?”我对他道。

  他点了点头道:“这个村落,是神的遗民,当然我这么说,你可以不理解,正如你想的一样,这个部落里的人,当时当初鬼道的后裔,而我们的师傅,则是鬼道的传人,负责守卫一个秘密,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已经只知道张道陵,无人知土伯,谁人知道所谓的龙虎正一张天师,只是当年给土伯牵牛的一个小童?如果按照外面的一些武侠演义小说来说,就是张道陵创立了所谓的五斗米道之后,欺师灭祖,搞的原来的鬼道都销声匿迹,其实不然,鬼道的强盛,外人无法理解,起码当年很强盛,张道陵最开始叫五斗鬼道,其实也是自认鬼道分支的意思,只是后来,土伯不让他这么做而已,当年强盛的巴蜀鬼道之后销声匿迹的主要原因是,包括众神之神的土伯在内的大批人,离奇的消失了,而剩下的人,则来到了这里,定居,并且因为土伯的失踪,大多数的典籍已经消失殆尽,这个传承,已经算是没落了下来。”

  “当年战乱,我们三个是被师傅给带了回来,后来更是出现了倭寇侵华的事儿,师傅就让我镇守在这里,你爷爷和宋老鬼,则出山,有时候我觉得,鬼道,颇有乱世必出鬼谷子的意思,而他们的出山,就是为了引亡灵入阴。”

  “巴蜀之地,下面有一个惊天的秘密,这里被称作丰都,外面说,不管是哪里的亡灵,死后都要来这里报到,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这里甚至被风传为阎罗殿,这事儿,肯定不会有。”

  “所以,你爷爷跟宋老鬼出山,师傅的本意并不是让他们与谁对抗的意思,只是为了超度亡魂的意思,但是他们也是人,是炎黄子孙,后来甚至参与到了斗争之中,这也在情理之中。”

  “再后来,师傅坐化,你爷爷跟宋老鬼回来过,去了一次,师傅当时不让去的地方,之后他们两个到底是在那里看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在去那个地方之前,你爷爷跟宋老鬼,还是亲密的师兄弟,出来之后,就分道扬镳,之后,宋老鬼有了宋斋,而你爷爷,则开始了他长达几十年的谋划。”老头说道。

  “什么地方?!”我问道。

  “是土伯他们消失的地方。”老头道。

  “那地儿在哪里?”我的好奇心被彻底的勾了出来,如果说现在被视为道教祖庭的龙虎正一在最开始就自认为是鬼道的分支的话,那巴蜀鬼道,不就是万道之源?那么多“神”消失的地方,怎么能不让人好奇?

  “我不会告诉你的,除非真的像你爷爷所说,等你哪天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时候。”老头看着我道。

  我顿时吃瘪,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到最后,憋了半天,我问他道:“那你告诉我,你今天叫我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来告诉你,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并且,宋老鬼已经有了宋斋,算是自立门户,而我,则是一个早就应该死掉的人,可是鬼道,不能没有传人。”他看着我,脸上依旧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我似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摆手道:“你开什么玩笑?!你自己都说了,我就是一个废柴!”

  “鬼道不看这个,这么多年了,你没看到,外面的人,这些所谓的鬼道后裔,他们甚至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秘密,守护秘密,谁知道秘密是什么?我不让他们接触外面,也不告诉他们到底是秘密,一是想让他们活的简单点,游猎生存,就这么简单,二是怕他们真的羡慕外面的生活儿。”

  “所以我感觉,很自私,他们在你看到他们的第一眼把他们当成了野人,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公平,甚至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守卫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真的好么?”老头看着我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问道。

  “我不敢赌,毕竟当年土伯临走前遗言,让他们守卫在这里,肯定有他的道理,虽然几千年下来,他们除了在这里繁衍,没经历什么。可是我却不敢真的让他们走,万一在未来的某一天,用的上他们了,怎么办?我告诉你这些,其实还是给你加担子,我希望你带他们走出大山,并且让这群善良的人生存下去,却也希望,你可以让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召集他们。”他道。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是我?”我问道。

  “因为你得到了她的认可,她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老头看着伏在脚下的那个褶子脸道。

  说完,他叹口气道:“后裔的人数,从最开始的极其庞大,到现在,成了一个小村落,这也是我迫切的想要让他们走出大山的原因,你是外面来的,近亲联姻下去,会是什么情况,你明白么?”

  他说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还口。近亲结婚的后果,我明白。这也是我一直对林甲第呆萌很不满的原因,虽然我跟林小妖已经算是出了五伏之外,倒是我俩都姓林啊!

  “我的为什么是我,我想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为什么,宋斋主人的后人不行?偏偏是我?您是大师兄,他们两个,应该不偏不倚才对。”我问道。

  “两点,第一是我看到你爷爷没有把你培养成妖孽,说明他没有私欲,第二,我给过他机会,他跟你一样,来过这里,可是他看到石女的第一反应,是杀了她,而你则救了她,虽然你不确定,救她是否会对你自己不利,你还是那么做了。”

  “人老了,师傅教的很多东西我都忘记了,可是一句话,我记得清楚,”

  “善,乃为人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