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二章 巫师

第三十二章 巫师

  我们忽然就来到了巴蜀腹地的一个类似原始的部落,可是到了之后,却发现,这绝对不能称作真正的原始,因为这里,有着太多外面生活的气息,当然,除了这里没有通电之外,盆子是塑料的,他们也会用毛巾,香皂,甚至我还见到了一个面膜的包装盒。

  一群说着我们不明白话的人,和一干熟悉的生活用品,这让我心里有种巨大的不适应感,最后,我去求问阿扎,除了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交流,只有他一个人,会蹩脚的普通话,最后阿扎笑着对我道:“我是负责去外面采购东西的,我们猎到的猎物,皮毛,骨头,都会拿去城里换钱,这是很简单的事儿。”

  “你这样出门儿,不会被当成怪物?”我问他道。

  阿扎笑了笑,道:“不会,因为这个地方,穿少数民族服饰的人很多,丰都那边甚至很多人办的鬼怪。所以就算穿上兽皮衣服出门,也不奇怪。”

  这下我更纳闷儿了,这里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可是为什么不搬到城里去住,难道是喜欢这个大山之中的自然环境?

  我问了这个问题之后,阿扎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的道:“并不是族人不想搬到山外去住,而是巫师不准,这些年还好的多,我能去山外采购一些东西,但是巫师已经下令,如果我教任何一个族人说外面的话的话,就会处死我。我们族人,肩负着神的使命。”

  我没有再追问下去,这是一个非常明了的问题,在原始的部族,巫师有着无以伦比的地位,这等于是愚民政策,一旦这个族的族人都掌握了智慧,那么谁还会听从他的指挥?想明白了这个之后,我都有点想走,我再怎么愚蠢,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排外的巫师,在面对我们这些外来人的时候,会做出什么过激的激动,这谁都不知道。

  想到这个,我就对阿扎道:“你可以先去给我的那个朋友治疗脚上么?”

  阿扎道:“不要着急,巫师晚上才会出来,而且我们的首领,会在晚上,举行盛大的宴会,来欢迎打败他的勇士。”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去河边找胖子,对,河边,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甚至还没有被好客的族人安排住的地方,而胖子脚上的毒,又烧的他火急火燎的,所以他就在村口的小河边儿泡脚。

  我把我打探而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们,黑三道:“我说呢,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部族?”

  胖子撇嘴道:“废话不多说,等晚上,我治好了脚,我们马上就撤,这种没有法制的地方,我们在他们眼里,跟动物也差不了多少,别被巫师当成异教徒给整治起来。”

  看来胖子跟我是有同样的想法,村民们倒是没事儿,主要是那个听起来就怪异的巫师,着实给人非常不好的感觉。

  等到了晚上,首领过来,直接抱起了林二蛋,把林二蛋给驼到自己的脖子上,欢呼着蹦跳着朝村子里走去,看来阿扎没有说错,在他们眼里,力量最大的勇士,会得到最大的尊敬。

  他们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步入了一个篝火的圈儿,这像极了我以前在电视上才看的到的篝火晚会,燃烧的火焰,烤的外焦里嫩的野味儿,饶是胖子身受重伤,也吃的满手的流油,看着那些载歌载舞的村民,我们本来的戒备都消退了不少,我甚至有点羞愧,竟然去怀疑这样一群淳朴善良的人?

  村民们的舞蹈有种别样的美感,直到后来几个姑娘,都丝毫不带羞愧的跑到我的身边来,邀请黑三去和他们一起跳舞,这让哥们儿相当的受伤,难道你们这群人也是看脸的?!黑三还不愿意去,这些姑娘可不会因为被拒绝就离去,反倒是几个姑娘一起,拉着黑三就去参加他们的盛宴。

  这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搞的我都有点羡慕了起来。

  正当我们几乎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彻底融入这个欢快的气氛的时候,场上所有的人,包括首领在内,忽然对着一个方向跪拜了下来,没有跪拜的我们四个,在场里甚至成了异类,我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名动物的腿,这一下搞的我吃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因为在黑暗中走来了一个人,他的身边甚至还跟着两个小人。

  三个人,跟村民不一样,他们穿着巨大的黑袍,袍子很长,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甚至看不到脸,我知道,巫师来了。

  “我们跪不跪?”我问身边儿的胖子道。

  我这一问,却发现胖子已经全身戒备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八卦盘,道:“跪毛线,这老家伙不正常!”

  “怎么回事儿?”我被胖子这么一说,也紧张了起来。

  “阴气很重,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胖子皱眉道,说完,他又收起了八卦盘,道:“别轻举妄动,看看再说,这家伙好奇怪。”

  我再看浑身黑袍,被两个同样的小黑袍搀扶着的巫师,怎么看,都感觉怪异。

  黑三和林二蛋,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两个人慢慢的挪动着步子,朝我们俩的方向走来。

  巫师就在火堆之外缓缓的往里面走,这家伙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起码在族人们面前绝对是有很大的威慑力,那些族人,现在趴在地上,不仅是恭敬,我甚至还能看出恐惧的感觉。

  气氛,瞬间就诡异了起来。

  而那个巫师,就直直的,朝我们四个的方向走来,这时候,扎西爬了起来,对这个巫师巴拉巴拉的说着什么,时不时的指着胖子的脚,看来是介绍我们的情况,完了之后,这个巫师没有说话,而是对我们鞠了一躬,弯下身子,抓住了胖子的脚。

  我看到胖子再一次拿出了那个八卦盘,一只手死死的摁住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个巫师到现在为止,可是什么都没有干。我一边压着胖子的手,一边死死的盯着这个诡异的巫师。

  我看到了他抓着胖子脚的手,这他娘是怎么样的一只手?!

  干枯,指甲长的如同黑山老妖,而他那满是皱纹一样的手上,竟然有一块又一块的斑点,那不是老年斑,而是尸斑!

  我咬破自己的舌尖,剧烈的疼痛让自己冷静下来。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我们四个动起手来,刚才这些对我们友善的村民也绝对不会站在我们这边儿,更重要的是,这个巫师,从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对我们四个表现出敌意!

  没有敌意,却已经让我冷汗布满了全身!

  他就这样握着胖子的手,持续了很久,似乎是知道我们的紧张而故意僵持一样,到最后,他抽回了那个看着就让人发冷的手,在他旁边小点的黑袍手里捏过了一点草药,摁在了胖子的伤口上。

  他站了起来,这一次,竟然是对我鞠了一躬。然后乌拉拉的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我赶紧看向阿扎,想要征求他的翻译。

  “巫师在对你表示恭敬,外面龙的传人。”阿扎道。

  我再看巫师,发现他空当的黑袍还在看着我的方向,我甚至感觉到了他脸上的笑意,龙的传人,这句话真的是意思太多了,炎黄子孙都可以说自己是龙的传人,甚至有可能是,他看穿了我身上的一半儿龙气?所以才这么说?

  “替我给巫师致谢,对我们打扰他,表示歉意。”我也对巫师弯了一下腰,对阿扎说道。

  阿扎继续跟巫师哇啦哇啦说了两句什么。这个巫师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去坐到了一个空着的席位上,这个席位在最好的位置,他没来之前,没人敢入座。

  “巫师刚才又说什么?”我问阿扎道。

  阿扎道:“巫师说今天晚上,让几位尊贵的客人去住,几十年前的那个客人的房子,几十年前,我们这里来过一个外面的人,我父亲的话,就是跟那个人学的。后来我父亲又交给了我。”扎西说完,回到了人群中,在巫师入座之后,村民们继续载歌载舞了起来。

  “难道我太紧张看错了,那是老年斑,不是尸斑?”我问道。

  “不会错,虽然他身上搞的很多草药的味道,我还是闻到了淡淡的尸臭味儿,我不会闻错,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黑三说道。

  真的是尸体?

  胖子则盯着自己的脚,那个草药非常有效,他脚上的肿胀,已经消除了,虽然伤口还远未愈合,起码颜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纳闷儿的同时也在庆幸,我们不是茅山道士下来捉鬼的,这个巫师到底是什么样儿跟我们没关系,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对我们表示出敌意,而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常住,胖子的脚好的差不多,我们就会继续前行,寻找昆仑龙胎的位置。

  晚会一直持续到大半夜才结束,阿扎把我们领到了村口的一栋老房子,道:“朋友,非常抱歉,巫师并不欢迎外乡人过来,这是几十年前外那个人来住的房子,甚至在那个人住之后,这里已经成了一片禁地。”

  “禁地?”我纳闷儿道。

  “对,这个屋子,巫师不准任何族人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