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九章 丰都鬼城

第二十九章 丰都鬼城

  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所谓的鬼城,带给我们几个的,都是失望,并不是说他风景不美而失望,正是因为这里是一个游览的好地方,才让人失望,昆仑龙脉的所在地,不可能是在大街上吧?这里是有阎罗殿,甚至还有十八层地狱什么的,可是不靠谱,里面人头攒动的,也不可能是藏的住东西的地方。

  最主要的是,我们来了之后,无法联系上二叔,更无法知道宋斋的小少爷那群人去了哪里,只在这里转了两天,胖子就腻歪了,道:“林小凡啊,难道胖爷我分分钟可以几十万收入的人,就是陪你来这个地方旅游的?”

  对此,我没有任何的办法,我们现在在丰都县,的的确确是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头绪,二叔又是一个死活都不肯用手机的人,他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最后还是黑三说了一个事儿,他道:“其实我想不明白一点儿就是,如果说昆仑龙胎就是在这里的话,当初宋斋的人是怎么抢走的,你要知道,这边以前信奉鬼道,能人异士不少。”

  “啥意思?”我看着黑三说道。

  “非常简单,这跟我们倒斗儿是一个道理,比如说我是洛阳的,整个洛阳附近都是我的盘口,你长沙的土夫子,还是东北的那群摸金校尉,你如果来洛阳我的盘口上来踩点,那我肯定不乐意,因为古墓这玩意儿,不可再生资源,你挖了我吃什么?当然,我要去人家的地方,也不行,这叫踩过界。”黑三道。

  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懒得动脑想,你想说什么,倒是说啊不是,黑三拍了拍我,道:“别着急,我的意思是,就在几十年前,他们那群人来挖昆仑龙胎这件事儿,这本身就是踩过界的举动,宋斋的底细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说,昆仑龙胎是这边儿的东西,被人抢走了,本地的这些土著,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是?就算当初被打败了抢走了,那也是一件耻辱的事儿,所以这事儿啊,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本地的鬼道人,问问,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他们首先信这个,才会知道这个。”

  黑三这么一说,连胖子都眼睛放光,道:“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这理儿,想当年文殊菩萨占了我紫府山,可不就是耻辱吗,这都几千年了都。我以前还真的小看你小子了。”

  我打断了胖子的话,问黑三道:“鬼道,这玩意儿,连本地人我估计都不知道了,你现在出去问,为啥丰都叫鬼城,估计十有八九说是阎王殿的意思,谁还知道那玩意儿?”

  黑三瞪了我一眼,道:“你知道个P,这东西也就年轻人能忘,老规矩啊,还是老人们知道的多。”

  “那你给我找一个老人来问问看。”我道。

  黑三可能是以为我不信他,直接掏出了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毕恭毕敬的道:“爷爷啊,我三儿啊,问您个事儿,我现在在重庆呢,啊,对,丰都,有个事儿想麻烦您一下,您认识不认识这边儿的老先生,对,就是那方面的人。”

  黑三对着电话支支吾吾了几句,一两分钟的事儿,说着他拿了一个纸笔,记下了地址,挂断电话之后耀武扬威的对我道:“我爷爷走南闯北,知道凭的是啥?一是胆识能打,二是朋友多。”

  我真他娘的想说你一句你爷爷跟我爷爷比,算个毛,可是说出来又感觉丢脸,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发现我爷爷就是一个怪侠,没朋友,树敌倒是不少。

  黑三爷爷给的这个人,不是说风水先生,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一个老盗墓贼,在这边的老朋友,也是个倒斗儿的,就是以前这个人去洛阳倒斗儿(倒斗儿之风在巴蜀之地,并不风行,而洛阳邙山遍地是古董,所以曾是盗墓北派的核心)的时候,因为过界被人砍了一只手,后来黑三的爷爷救过他一次。后来这人就回到了这边,做了一个散盗,黑三到最后老实坦诚道:“其实我爷爷都不确定这人是死是活,只是当时他留了一个地址,说以后用的上他的地方,就来这里找他,巴蜀多英雄豪杰,这不是开玩笑,这边儿的人,一般都重情义,豪气干云。”

  其他暂且不表,我们就拿着这个地址去找人,可是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栋酒楼,这下黑三脸上挂不住了,我也没说他什么,道:“几十年了,沧海桑田的,很正常。”

  后来不死心的黑三,找到一个路边修自行车的老大爷,问知不知道,这边儿有一个人,以前是倒斗儿的,断了一条胳膊。

  老大爷结果黑三的烟,都没犹豫,笑道:“你说的是吴一手吧,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那家伙就在我隔壁住呢,前面这块拆迁,统一移民了。”

  老大爷是个热心肠的人,东西往路边一收,直接就带我们去了吴一手家里,黑三还以耽误人家生意为由塞了两百块钱过去,那老大爷死活不要,最后算是收了一百。我们敲开了门儿,开门的是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满脸的伤疤加皱纹。两只眼睛还写满了凶狠的光。

  他这一个老枭雄的形象都把我给吓住了,不知道怎么开口,而黑三则毕恭毕敬的递上去名片道:“洛阳老黑家的人,我爷爷叫黑鬼。”

  这个老头这才收敛了眼神儿,打开了防盗网,开了门之后,我才发现,他的手里,紧握着一把尖刀,都成这样了,还在这样防备,到底在防备谁?

  他把我们让了进来,问黑三道:“黑鬼老哥身体还健康不?”

  黑三一笑,道:“好着呢,警察跟我念叨您,说也不去看看他。”

  这个吴一手没接话,只是轻笑道:“黑鬼老哥的生意越做越大,哪里还能记得到我?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黑三被顶的讪笑了一下,道:“那我就直说了,在咱们丰都,您是老前辈了,有没有听说过昆仑龙胎这东西?”

  这个老头听完,诧异的看了黑三一眼,道:“黑鬼老哥,打上这玩意儿的主意了?”

  “不是不是,你知道,老爷子从来就没想过这些,他说了,倒斗儿一辈子损阴德太多,黑家没有断子绝孙就已经是老天爷网开一面了,从来没想到从政这方面,也就是现在朋友有点事儿,牵扯到这边儿了。”黑三解释道。

  “知道了,不该问的我不问,昆仑龙胎这事儿,我听过,而且是分两次才带走的东西,这算是那帮老家伙的切腹之恨了,自己的宝贝被抢走了。”老头道。

  这吴一手腿脚不方便,黑三像个小丫头一样的,给他刷了杯子倒了茶,直到这时候,老头才放下手里的刀,自嘲道:“年轻时候造孽的事儿干的多了,现在来找我老头子寻仇的比较多,让你们看笑话了。”

  他喝了一口水,道:“其实这昆仑龙胎的事儿,很久之前就闹的沸沸扬扬,昆仑龙胎,听名字就是昆仑的东西,他是被人,送到这里来的,说到这个,就牵扯的有点远,我以前听一个自称百事通的老头说过,运这个过来的人,应该是老蒋,你应该知道,在那个年代,重庆这里,是什么位置,等于第二个京都,谁在这里发号施令,你们年轻娃娃都念过书,应该也知道吧?”

  我诧异道:“陪都?”

  老头点了点头,道:“对,所以说,这事儿复杂极了,甚至还能牵扯到别的秘闻,我老头子跟你们说说,你们也就当闲谈听一下就行。”

  “当时汪伪,派遣过特殊部队,去过长沙那边,为的是坏其风水,只是当地老百姓,把墓碑都提前给拆了,后来甚至有人故意带错路,才保下了那个人的坟地,这些什么龙脉之说吧,其实谁信?谁不信?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总之当时就是有人说,长沙的那块地,在风水之力上,是压过这边儿一头的,于是,才有了人,去找这个昆仑龙胎,万龙之源。”

  “然后,就是在这里,运送龙胎的军队,被伏击了,对手是谁,你们也能琢磨明白,可是后来,怪事儿连连,就是来了不知道多少拨人马,都没有找到,这个昆仑龙胎,似乎就消失了。”

  “那时候,丰都这里到处都是军人,挖山掘墓什么的,找的不亦乐乎,也是没找到。这就算了,那些来找这东西的士兵,还大批大批的失踪,有人说,那是因为认为要败了,很多士兵逃了,放他娘的屁,其他的伪军会逃,可是我川军也会逃?”

  “我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川军失踪?反正旁人说,当年南京保卫战的时候,后来知道守不住了,唐生智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有2000川军官兵从青龙山撤退的时候,失踪了,其实不是,因为当时那批人,就是从这边征的兵,对这里比较熟悉,被派来找昆仑龙胎,所以他们失踪是真的,却不是青龙山,而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