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九章 拉拢

第十九章 拉拢

  这是一个什么逻辑?我不要你,你老娘就死了?说实话,这么一副香艳的场景,刚才哥们儿就忍的相当辛苦,几乎都要到了临界点,狠狠的抓住那跳跃的双峰去体会那极致的手感了,这么一句话,反倒是让我清醒了下来。

  且不说这个逻辑存在不存在的问题,就这句话本身,就足以让我冷静下来,九两这时候对我的举动,不是发乎于情,而是被迫的,那句话换个句子表达就是,为了我老娘活着,你就要了我吧!

  我一把就推开她,是的,就一把,所谓的刚才被强迫什么都是浮云,我是反抗过,可是反抗的根本就不明显,说到底,还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男人的原因,现在我真的要反抗的话,就一把,就把九两从我身上推了下来,并且抓起地上那个红色的肚兜,直接就盖到了她露在外面的皮肤之上。

  “别这样,你是想让我做一个千古罪人么?”我看着她道。

  九两忽然就拉着自己的旗袍,刚才努力想要露出来的,现在却要拼了命的去遮挡起来,后来发现,那本来就紧身的旗袍,一旦解开,再去扣上扣子就非常艰难的她干脆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儿,我对不起小妖。”九两带着哭腔嘶吼道。她和林小妖在林家庄的时候,几乎是无话不谈的姐妹。

  我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盖在她的身上,因为她以现在的这个姿势上半身趴在地上,后半身翘起,对于我这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还是对意志力的一种强大的考验。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有什么话,你不对我说,你对谁说?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

  她抬起头,扑在我的怀里,把头埋进我的脖子,泪水呼啦啦的往下流,很快,几乎要打湿我的后背,我一直拍着她,不说话,现在我能做的,唯一可以做的,不是趁她之危推倒她,而是在她伤心的时候,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到最后,她终于止住了哭声,却把我推开,两只眼睛肿的已经像个桃子一样了,她在推开我之后,拉住我的衣服包裹住她的前胸,叫道:“把刚才的一切都给忘了!不然我一定会阉了你的!”

  我被她说的裤裆里一阵发凉,真的想问一句,刚才我逼你了?如果我不是意志力坚定的话,现在你还有功夫跟我说话?!

  “忘,一定忘,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把刚才的一切都忘了,发生了什么,天啊,美女你怎么衣衫不整?”我想要逗笑这个刚才极度伤心的女人,贱贱的道。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笑,只是默默的,安静的扣上了刚才自己解开的纽扣,那丢在一边儿的红色肚兜,和她胸前凸出来的两个点,默默的诉说着,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而非梦境。

  她收拾完,红着脸,把肚兜装进我的衣服口袋,丢给了我,再一次的坐到我的对面,她还是九两,高贵的女神。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看她情绪也差不多稳了下来,就问道。

  “我妈今天告诉了我真相,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真相来的太过容易?”九两安静的问我道。

  “是,她怎么会一下子就和盘托出了,这也太过简单了一点儿。”我问道。

  “对,就是这样儿,或许,杀掉你,并不是她的意思,是王亚东再自作主张,这个人怎么说呢,他是我父亲一个非常要好朋友的儿子,临终前,算是把他托付给了我父亲,我父亲他,也有意的撮合我们两个,但是怎么说呢,我对这个人很讨厌,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很复杂,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这跟你二叔给我感觉不同,他就是在那双眼睛下,给人一种野心勃勃的光芒,让人感觉,他为了目的,可以毁灭一切,而我父亲却偏偏的欣赏他,认为,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样子。”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他在我父亲面前忠心耿耿的背后,却和我妈合谋,实际上我妈在我父亲面前伪装的非常好,已经把我哥哥视为己出,甚至在表面上都装作一个对我置若罔闻的感觉,她的真实想法我都没有看出来,却被王亚东看了出来。”

  “两个人一拍而合,就在这一次,你的忽然到来,打乱了他们的部署,却在对付你的问题上,两个人出现了分歧,王亚东一定要置你于死地,而母亲更倾向于,和你合作。”

  “但是,王亚东这个人,已经到了我母亲都要忌惮的地步,因为他是一个风水鬼师,我只能用鬼师来形容他,他跟我母亲的合作,在我母亲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的时候,也想了办法。”

  “马真人,其实是我母亲找的,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对付王亚东的。这个你一定没有想到。”

  “所以在王亚东执意要杀掉你的时候,我母亲让马真人,去给你过警示。”九两说道这里,看着我。

  马真人,马老头,是九两她妈的人?!我脑袋翁了一下,他娘的怪不得,怪不得啊!我现在终于明白在今天下午马老头找我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了!

  原来他之前的一切,只是示警!我有杀身之祸,也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看出来的!

  “他娘的,王亚东老子是第一次见,我跟他有多大的仇,他为什么非要干掉我?!”我问道。

  “他可能以为我跟你关系暧昧,又或者,在你身上感觉到了威胁。”九两红着脸道。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搞了半天,是因为吃我跟九两的醋?!

  “而我母亲则更倾向于跟你合作,因为她知道,你不厉害,你身后的那个人很厉害。我不替她掩护什么,她认为,能除掉你最好,不能的话,就拉拢,所以她基本上,是默认了王亚东的举动。”九两道。

  我点了点头,道:“可以理解,你放心,没什么可怪阿姨的,她做的一切,可不是都是为了你么?”——九两老娘所谓的我身后的那个厉害的人,应该就是我爷爷。

  “所以,在一切被你识破,并且王亚东无法杀掉你的情况下,她今天让我来,给我两个选择,要么杀了你,要么让你变成她的女婿,如果都做不到,她自杀。”九两看着我,平静的道。

  我看着九两,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为什么?”我道。

  “她已经走火入魔了,她不允许你干扰她的计划,要么成功,要么死。无论如何,她不会让我哥哥醒来,让别人夺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九两道。

  “所以你没选择杀了我,而是选择了刚才那样儿?”我道。

  她点了点头。

  我指了指刚才我喝茶的那个杯子,道:“其实你有机会的,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一点的防备。”

  她红着眼睛瞪了我一眼,骂道:“你还说?!”

  我举手投降,道:“你给阿姨打一个电话,告诉她,不管当年的那个老头是怎么样偏向于你父亲,现在的我,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这边儿,因为我们俩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九两看着我,眼圈又要发红。

  “可是阿姨会不会太高看我了?拉拢我,能做什么?我就算帮你老爹,说句难听的话,我能做什么,怎么让你哥哥醒来,我都不知道。”我故意对她转移话题道。

  “她可能感觉,当年的那个人太过可怕,还有,别忘了,你二叔林八千,现在还在来的路上。”九两对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