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八章 真相

第十八章 真相

  马真人忽然的到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一句话,有些事儿该管,有些事儿就不该管,后来他干脆摇头晃脑道:“陈家的这点钱,不好赚啊!”

  我问他具体的原因,他也不说,只是告诉我等九两那个小丫头自己去调查,他在暗中有看我的动作,方向还是对的,只需要时间了。

  “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去做一个替死牌,应该那个人根本就不会去害这个小丫头,他忙活了那么久,真的这个小丫头自己死了,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马真人道。

  他说这话算是彻底的激起我的兴趣,但是我再问他具体是什么意思,他就死活不说,像是一个撩拨了我半天的女郎,在我都勾起了兴趣的时候,他却忽然告诉我对不起,我今天来大姨妈。

  再之后,马真人直接告辞了,说等晚上的时候他会再来一趟,这边的事儿耗这么久,也需要有一个了结了。他就这样忽然的来,又忽然的告辞,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我愣在房间里。

  等到接近晚上的时候,九两打电话给我,说叫我出去一趟,有话跟我说。

  “你调查的事儿,有结果了?”我问道。

  “是。”她情绪似乎非常的低落,联想到马真人下午的话,我再怎么傻都明白,这个所谓的幕后凶手,就是九两身边的人。

  我出了门儿,打了个的,到了九两说的那个位置,名字叫“李白茶社。”我心里还念叨,这李白不是喝酒的么,什么时候也喝茶了?进了茶社,找到了211,我推开门,发现今天的九两,解掉了一直以来的马尾辫,穿上了一身旗袍,正端坐在茶具面前,默默的整理功夫茶。

  动作熟练轻柔,此刻的九两整个人的气质简直跟以前我认识的那个女汉子九两完全的判若两人,为了打消掉此时压抑的气氛,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道:“美女同志,今天有闲情逸致,来请我喝茶?”

  她直接夹了一辈子给我,道:“喝。”脸上的表情平静如水,可是对这个女人来说,她脸上的平静就是最大的不平静,她这一个喝字,爆发出来的气场让有心缓和气氛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开口了。

  端起茶杯,看着她,默默的装作行家一样的品茶。

  喝完一壶茶,再小的杯子,也经不住喝的多啊,九两这次很实在,不愧是要请我喝茶的,不停的往我杯子里面倒茶,喝完之后她还是不说话,而是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把古筝,动作轻柔的把茶具放回桌子里,摆好古筝,双手轻轻的弹。

  长发,旗袍,芊芊细手,茶具。这是一副非常美的画面。

  九两今天弹奏的是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难度却很大的,十面埋伏,时而急促,时而低缓。抑扬顿挫的节奏牵动着我的心都跟着七上八下了起来,此时就是没有丝毫音乐细胞的我,也能感受到九两内心的乱。

  直到弦断,声音戛然而止。九两整个人都呆滞着。

  “我查出来是谁了,王亚东,是王亚东。”九两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深呼出一口气,道:“没事儿,反正你也看他不对眼,对么?”

  “他和我妈,是一伙儿的。”九两把手,扶在琴弦上,缓缓的说道:“九两九两,九两啊九两。”

  这一句话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只是真的听到了这个消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出言安慰眼前这个古筝前的美貌女子。

  “王亚东在见到你会在我哥哥面前晕倒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你的不凡。之后你见到了我老娘,更是让他确定,或者说让他们确定,你是让我哥哥醒来的关键,最关键的关键,我们都错了。”

  “你以为你跟我老娘的见面,会让她选择相信你,并且告诉你,当年的那个人的谋划,可是你却不知道,其实,最不想让躺在病床上我哥哥醒来的人,就是她啊。”

  “林小凡,你那时候就知道了我哥不是我妈亲生的,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九两声音轻飘飘的问我道。

  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只能埋着头道:“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想清楚很多事情,况且,我还在考虑,到底是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告诉你比较好。”

  九两忽然就笑了,笑的非常苦涩,道:“对,都是为我好,我知道。”

  “所以,我告诉你,陷害你的人是她,想让你死的人也是她,你会不会恨她呢?”九两笑着问我。

  我看着她的笑,说不出的难受。“别这样儿,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一直认为我爸跟我妈都是一类人,重男轻女,包括对仕途的那种执着的追求。这没错,错就错在,我父亲认为不管他做什么,我老娘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太自负了。”

  “他却不知道,其实在他跟别人生出我哥的时候,我妈就已经绝望了。不过好在有我,我出生了,我叫九两。”

  “这个名字是我妈起的,她受的教育,所在的家族,的确让她成为一个热衷迷恋仕途的女子,但是她并不是一个宽宏大度的女子。她还没有无私的为别人的孩子去谋划的地步,所以说,从那时候开始,她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她的女儿,能够真的九两。”

  “她要让我父亲,为她做嫁衣,我无法想象,两个人,是怎么这么多年,同床异梦过来的。”

  “刘亚东,就是被你识破的那个风水鬼师,算是我老娘的帮手吧,可能我妈对他的许诺,就是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

  “所以这么多年来,一个我父亲的丈夫,一个我父亲的妻子,三个看似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人,有两个,却已经暗中合谋在了一起。”

  “你的出现,是一个异数,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所以他们利用了刘大招的死,让你锒铛入狱,然后再去劝慰我的父亲,‘为他好’的去逼你认罪,其实你不知道,如果你在警察局里没有坚持,认罪的话,你会很快就被执行死刑。”

  “幸亏你那时候,坚持了你自己。”

  “可是在他们眼里,你必须死,所以他们再一次的去说服我父亲,杀掉你算了。免得以后有后患,当时炒的沸沸扬扬的事儿,的确是对我父亲非常不利,所以他答应了,毕竟来说,他一直都不相信,那么年轻的你,能解决那么多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所以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当时的你,都必须死,非死不可。”

  九两看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的道:“所以说,我认识你,是个错误,带你来,是个错误,这次救你,还是个错误。”

  “我就说我一直运气不好,你还不信,林小凡,你说我救了你,却等于毁了自己的九两前程,你要怎么报答我?”

  我看着九两的笑脸,只感觉比哭还难看,他这一家四口人,加上王亚东一起算,也就五口,可是我却感觉,关系复杂的足以让人眩晕掉。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带着颤音问九两说道。

  “是我母亲跟我坦白的,因为她不说,你这个人不管是真聪明还是运气好,都几乎触及到整个真相了。”九两道。

  我张了张嘴巴,很多话却无法说出口,最后只能说道:“那现在的事儿,到底要怎么办?”

  ——我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甚至曾经暗地里发誓,要把无缘无故差点让我死掉的人碎尸万段,可是现在忽然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九两的老娘,这让我心中的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这让我怎么办?报仇?杀了这个女人?——可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眼前我的这个朋友,陈九两,我忽然对她,恨不起来了。

  九两忽然站了起来,踢掉了脚上跟旗袍配套的绣花鞋,满头长发柔顺的披在双肩,本身就偏于凸显身材的旗袍,让她凸凹有致的身材出落的更加别致。

  她一边走向我,一边解旗袍的纽扣。

  古典中透漏着狂野的诱惑,旗袍开叉,露出两条修长而笔直的大腿,上身的纽扣解开,露出里面鼓胀着的红色肚兜。

  她面带羞红的走到我身边,扶住我僵硬的肩膀,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她抬起头,凑过来一张猩红的嘴唇,道:“林小凡,我美不美?”

  我咽了咽口水,如果是别人,这么美,这么媚,我一不做二不休了,可是九两,我实在无法下手,这是一个我当作是最好的朋友,知己的一个人。她知道我的一切,知道林小妖,知道呆萌的林甲第,我们这样算什么?

  我动作很轻,却非常肯定的,要推开她,道:“你不能因为心里难受就做这个决定,这样不好。”

  她却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上,就这么以一个林小妖一直不肯妥协摆出来的羞人姿势骑在我身上,一把扯去了自己身上猩红的肚兜,两颗饱满瞬间脱离的束缚蹦跳而出,那白嫩与猩红几乎亮瞎我的眼。

  “我求你了行不行,你不要了我,我妈就死了。”她满脸泪痕的道。

  “什么?!”我已经充血的脑袋,被她一句话给瞬间刺激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