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七章 这得多大一盘棋

第七章 这得多大一盘棋

  这事儿我琢磨清楚之后, 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了, 关于爷爷给我安排这么多事情这件事儿, 我是喜忧参半, 有人为自己谋划这很好, 但是有人把你一生的轨迹都安排好, 不管到哪里都是他的影子,这像是一个无法摆脱的宿命一样,这样真的好么?

  就比如二叔说, 爷爷下了很大的一盘棋, 那我在他的棋局之上, 就算是至高无上的帅, 也是一个棋子而已, 无法走出那个方格。

  直到后来这个老头在我面前摇头晃脑的道:“ 怎么着, 吓傻了?”

  我摇了摇头,问了一句话,道:“ 那九两他的哥哥, 是不是救世所谓的真命天子?”

  马真人啧了啧嘴巴, 说道:“ 放古代, 估计就是这么说了, 就是放到现在, 也是个位高权重的人, 但是问题是, 他到底被那个高人在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我用四柱紫薇斗数来推他的命理, 发现都是一片渺茫, 根本就无法推演。”

  这下我来了兴趣,四柱算命, 紫微斗数, 这在那本黑皮古书里都有, 他说起这个, 我就想试试, 因为我来之前信心慢慢, 现在被接连受到打击, 现在也急需证明一下自己, 就道:“ 把他的生辰八字给我, 我来算算。”

  “老夫都算不出来, 你成? 得了, 给你, 你啊, 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马老头剔着牙道。

  马真人给了我九两哥哥的生辰八字, 我用我掌握的东西来推演, 可是发现,这个人的前生来世,包括未来, 都是一片混沌, 换句话来说, 九两的哥哥这个人, 就是没有昨天卖, ,没有现在, 没有未来。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命局?” 我问道, 可是我还是不死心, 直接拿出来胖子走的时候留给我的龟甲, 这是一个更为玄妙的法门, 算是胖子交给我的紫府山一脉的秘诀,卜卦问天, 胖子走的时候告诉我, 最好不要用, 因为这种问天之法,最为麻烦,相当容易引发劫数, 可是这时候的我哪里管的了那么多?

  归家铜钱摇动, 上请苍天下敬鬼神。 以冥冥中的力量来推动整个卦象, 可是在我把铜钱龟甲丢在地上的时候, 那个结实的龟甲, 竟然在顺价炸成了粉末! 铜钱溅了出来, 一下子就割伤了我的手臂!

  “小家伙儿, 看不出来, 紫府山出来的? 刘天赐是你什么人? ” 马真人问我道。

  “刘天赐? ” 我呆滞了一下, 马上回过神来, 他娘的刘天赐不就是胖子么, 我道:“那是我干亲戚。 你也认识?”

  “何止是认识,欠了老子三百块钱, 十年了还没还呢!” 马真人道, 过了一会他道:“现在服气了吧, 也就是你身上有龙气傍身, 不然刚才那个溅起来的铜钱就不是割伤你这么简单, 五官必有一伤, 胆子真大, 卜卦问天, 你还敢逆天?”

  被他教训了一顿, 我也不敢说什么, 刚才我的举动也的确是冲动了点, 也就是这个, 我更加的怀疑, 九两的哥哥, 肯定是爷爷做的手脚, 因为我感觉, 除了二叔琢磨不透, 爷爷绝对算是全天下最顶级的人。

  “成, 我现在可以跟你结成同盟, 但是要我做什么? 就是说, 我咋样儿,才能让九两他哥醒来?” 我在听老头认识胖子的时候, 说实话我都信任了八分, 朋友的朋友, 不就是朋友么?

  “别着急, 先看着, 我感觉, 那个陈姓的老头, 也没那么简单, 你别看他表面上装的就是一个爱子心切, 其实, 这就是一个心里做文章的主儿, 我生平最恨最怕的就是他这种人。” 马老头道。

  “九两他老爹也有问题? 别逗了成不, 他就是为了救他儿子, 我说马大爷, 你也别太阴谋论看人了。” 我道。

  马真人切了一句,道:“ 你懂个p ,重男轻女的我见过, 但是打掉之前的孩子, 就是依照清宫表来的, 这我还真没见过, 这是人吗? 简直是畜生, 所以这事儿, 他本身就奇怪。”

  “还有就是, 他儿子的八字, 无前生无未来的, 这不难推演吧? 再看陈家这小子的面相,龙眉虎目, 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面相, 他以前请了那么多先生来看, 这些不难看出来的东西为啥没有一个人跟他说? 难道这么多先生, 他的运气那么差, 全是沽名钓誉之辈? 这本身也还是大问题,我说, 给他儿子看过病的人怎么一个个的闭口不言, 我本来还以为是治不好折了面子, 我听说的那些东西还是软磨硬泡的从我朋友那么套出来的,现在看来, 这一切都有秘密啊。” 马真人道。

  “你单凭这个, 也太主观了点。” 我对九两, 对九两的老爹, 除了那个司机王亚东除外印象都不错, 实在不想, 我身边到处都充斥着阴谋论。

  马真人被我搞的有点窝火, 这老头直接跳起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个凿子,骂道:“ 我说你是榆木疙瘩不开窍呢, 还是死心眼儿, 我问你, 你要是生个死孩子, 你媳妇儿会抱着那个死孩子喂奶, 你是什么感觉? 媳妇儿疯了? 我见过陈小子他妈,多精明一个女强人, 会干出那种事儿? 退一万步讲, 生个儿子是个死胎, 还能坚持二十多年, 这也就算了, 可是陈老头辛辛苦苦的往上面爬, 一门心思的想要继续上升, 图个啥? 你就不知道想想?”

  马真人说的我满嘴苦涩, 其实他不说这么多我也明白。

  一个老人, 拼搏的, 只能是为了后人。

  不可能是个死人。

  ——如果真的这么算得话, 这一切忽然变的非常怪异而可怕起来。

  “你的意思是, 其实九两的老爹, 知道自己的孩子身上有大龙气, 所以他的拼搏才更有动力, 这是为他铺路?” 我颤抖的问道。

  “所以我才说老陈头可怕, 他想的太多了。 你说呢?” 马老头道。

  “如果我的推测不错的话, 应该是这样子, 之所以前面的那些孩子被做掉, 不是因为他们按照清宫表的推演是女孩儿, 而是因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孩子。 他们是在等这个对的孩子出生, 这其中甚至可能加了那个高人的因素, 不然哪个女人, 会舍得屡次打掉自己的亲骨肉? 只是他们自己后来都没有想到, 辛辛苦苦的搞出来的带着龙气的孩子, 却被人摆了一道无法醒来!” 马真人笑道。

  他忽然说的, 我全身发冷。

  真的有这么可怕。

  我甚至想到了我在医院, 一夫当关时候看到的小孩儿, 如果其中有九两的某个哥哥的话, 那我真想对他说一句, 你死的不冤, 因为你身上没有龙气傍身。

  人执着起来很可怕, 人心更 可怖。

  我忽然,非常想见一下, 九两口中后来幡然醒悟的慈母老娘了。 多么狠毒的人, 对官场多么执着的人, 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

  呆萌如林甲第,我嘴巴上虽然说这家伙不能要, 却恨不得他身上没有龙气平平淡淡的过好这一生。

  忽然感觉, 爷爷跟九两的老爹老娘, 应该是一类人。

  “所以我们要怎么办?” 我问马真人道。

  “走一步看一步, 真的是那个高人的布局的话, 我们贸然插手, 坏了人的谋划, 吃不了兜着走, 我的意思是, 先骗钱再说。” 马老头真的丝毫没有高人风范的说道。

  “不会的。” 我哭笑道。

  因为高人,此时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我想到了我来的时候, 心里其实忐忑,二叔却鼓励我来, 我当时心里就奇怪了, 我几斤几两二叔一眼就看的出来。

  他为什么支持我做这么疯狂的举动。

  现在我忽然明白。

  我来这里。

  甚至包括以前九两和我的解释。

  再到九两的哥哥。

  这都是一盘大棋, 布局的是爷爷, 落子的可能包括二叔。

  不然, 九两一个千金小姐, 为什么偏偏的跑去了洛阳, 然后认识了我?

  ——我现在最想问的一个人是林小强, 当天晚上就是因为他报警, 所以才导致了九两的来, 可是之后他就离开了林家庄。

  然后就走狗屎运的结实了道教的高人?

  是偶然。

  还是必然?

  这得多大一盘棋?

  被马真人这么一搞, 我都不知道以后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九两了, 我是该对我这个朋友隐瞒,还是告诉她真相?

  她本来以为父母是重男轻女, 我现在告诉她, 不是这么简单, 是想要龙子。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儿?

  最后马真人告辞了, 走之前他一本正经的对我道:“ 小伙儿, 我看你面相, 最近有一劫, 错了, 是劫中劫, 不要因为有龙气傍身就无所畏惧, 该小心就小心, 时代早就变了, 现在天下的龙脉, 都变了味儿咯。”

  我差点一脚踹他屁股上, 走就走, 还他娘的吓我, 老子是圈里人, 还是阴阳师好嘛? 可是他这么一说, 我还真的去照了照镜子。

  发现我的确印堂有点发黑。 眉心散乱, 这在黑皮古书中, 说的是四个字:

  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