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章 气机压制

第六章 气机压制

  这家伙就在大街上的小区门口,人来人往的,因为虎子的事儿我现在又成了人群中的焦点,他在这里跟我提龙气的事儿,我被吓了一跳,大家听着还以为我们俩是一大一小两个神经病呢,龙气?老子还脚气呢!

  我拉着老头一路走回了酒店,一路人上都在听刚才小区门口发生的事儿,大家都说一个瘦弱的年轻人带了一条黑狗竟然是狗王,一下子把藏獒都给吓得趴在地上装孙子。搞的虎子一下子成了明星,甚至还有小姑娘跑过来合影的。等到了酒店,我现在对这个马老头那叫一个又爱又恨啊,道:“我身上有龙气的事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都是同行,而且我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来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呢。”马老头一下坐在沙发上,得意洋洋的道。

  “我看你也算是一个高人了,既然是高人,怎么一点高人的风范都没有呢?什么钱赚不来,跑来骗我朋友的家人?”我一下子郁闷了,这老头绝对得有真本事,可是有真本事的人来行骗,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儿呢?

  “小伙子你这话说的,我能算骗吗?能吗?他一个官员,一个月工资多少?郊区一个别墅多少?别墅里的东西,虽然可以说是真假参半,可是价值多少你算过?他要是不贪,这钱哪里来的?我骗他点钱,这叫骗?这叫劫富济贫!这天下老夫这样的人就是太少了,不然早就天下太平了。”马老头说道。

  “你别跟我扯犊子,你怎么骗没事儿,非要拉着我干嘛?不过看不出来,您这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愤青来着?”我笑道。

  “所以说大爷我这不叫骗,多拿他点钱花花,反正他不缺,咱们缺,但是病还是被他治不是,小家伙儿,刚才我看到你跟那小姑娘眉来眼去的,看上眼了?等你有了钱,这样的小姑娘到处都是,怎么,动不动心?”老头道。

  这个老头这么一说,我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对于陈蒙雨,我心里是一道疤,就跟我刚才说的那样儿,我在盖一个小平房的时候,人家可以住别墅,我又拿什么来怪她?用爱情来让她跟着我吃糠咽菜?

  而且九两老爹的钱,也绝对来路不正,我不拿,自然有人拿,不拿白不拿是不是?不过我一时间也真的无法转换态度出来,就道:“咱不说有的没的,你就跟我说说,到底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马老头一看我的态度有些松动,笑道:“我就说嘛,还没有不吃腥的猫呢,这么跟你说吧,其实那条夺食的黄狗,是我估计引过来的,只是没想到后面还出现了一个藏獒,出现了也好,省得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马老头之后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我似乎抓到了什么,也抓不到,甚至给我了一种,可以把很多无关联的事儿串到一起的感觉。

  其实他早上没走,还不死心的想要说动我一起骗九两的老爹,但是也不好来找我,就想间接的告诉我一些答案,那条黄狗,是他故意找过来,让那条狗,抢了虎子到嘴边儿的肉。然后让虎子发怒大发神威,之后来了刘大招的藏獒黑龙,这这个效果更加的明显。

  老头要告诉我的,两个字,压制,四个字儿来说,气势压制。

  虎子是条狗王,尽管他是土狗,但是老头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伐气息,因为马老头说了,他的眼里,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气机,当时也就是因为他这个天赋,才被他的师傅,收入了大门。马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还看了看他的眼睛,发现的确是有些区别,他的眼睛里,竟然有两个瞳孔,也不是两个,是两个小一点儿的并成了一个,是俩小圆,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

  “知道马大爷的眼睛要在古代是啥不?重瞳儿!这是帝王猛将相!”马老头说道,他这话倒真的没有吹牛逼,因为关于双瞳人,那本黑皮古书也也有记载。上面的大意就是,双瞳算是异象,而双瞳者,皆可名垂青史成为一代圣贤,甚至举了历史上重瞳儿的例子:中有八个人:仓颉、虞舜、重耳、项羽、吕光、高洋、鱼俱罗、李煜。各个都是屌炸天的存在。

  老头的奇异暂且不表,他要告诉我的就是,虎子是狗王,所以身上会散发出来的那种杀伐之气,正是他在发怒的时候身上的王者气机流转,才压制住了那个凶狠的畜生藏獒。

  马老头这么安排,是想着我是个聪明人,要自己看出来,之所以我会在九两的哥哥面前,全身血液沸腾颤抖。也跟虎子压制藏獒是一个道理。

  这下我就纳闷儿了,马上就道:“你这话说的有点扯了吧,哥们儿身上是龙气,还有什么是可以压制龙气的?”

  马老头斜了一眼道:“所以我就说你是个半吊子水平,就这点能耐还敢来掺乎这个事儿?谁跟你说龙气就无气可以压制?诸侯争霸就不提,最明显的天下分三国,魏蜀吴谁不是占天下龙气之人,为了独独曹魏得了江山?毛公蒋公分疆而治,又是为何独独毛公得江山?龙气就无强弱之分?说的再浅显易懂一点儿,你是人,你爹是人,你爹能不能打你了?”

  老头一连串的反问问的我哑口无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意思太明显不过了,虎子压制藏獒是气机比藏獒大,我是被九两的哥哥给压制,是因为,他身上也有龙气,也被压制了?

  当我这么问老头的时候,他回答道:“对,就是这样,他就是一个先天占据了龙气之人,而且极为强大,你对他的临近,等于挑衅,等于一个弱小的龙上前挑衅,他气机自动流转,所以对你进行了压制,也就是人是灵性的,不然,你都要跪拜下来!”

  老头这么一说就把我搞郁闷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服啊,我身上有龙气我本来不骄傲不自豪,甚至都不相信这玩意儿,但是你说我比不上别人是个什么意思?一件东西你再不喜欢,那也是你的,但是别人说你这个东西不好,比不上别人,那就不对了。不过想想我只是继承了林小妖身上凤仪天下命局的一半儿,我也释然了,道:“我这龙气,是从别人身上接的,不然我会怕他?”

  马老头对此是嗤之以鼻道:“陈家这小子,身上的气机流转,是我见过最大的一个,你就算是多一倍,该被吓趴下还是被吓趴下,这话怎么跟你说,说了你也别生气,萤火之光,怎能与皓月争辉?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就是这么个意思。”

  “别扯淡了,真当我是菜鸟呢?真是这么厉害的,能现在还晕着是个活死人?早他娘的荣登九五了!”我说道,这个老头,越说越不靠谱。

  “所以说,陈家那小子身上,是被人动了手脚的,至于什么手脚,我看不出来。”马老头皱眉道。

  “我也试过挑衅他身上的龙气,可是没有成功,所以我一听人说,你在他身边儿竟然引起了气机反应,马上找你过来,这应该是一个契机。”他接着说道。

  我默默的开了瓶水,现在不知道的条件反应还是什么,我在听到马真人说有该人做手脚的时候,就想起了我的爷爷,因为我的逗比爷爷到处都在给我安插棋子,我都已经习惯了。再听他说,能引起气机流转的只有我一个的时候,我一口水就给喷了出来。

  只有我一个人能勾起气机流转。

  有高人做了手脚。

  这他娘的,百分之九十,又是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