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三章 新的征程

第五十三章 新的征程

  要知道现在林甲第这家伙才勉勉强强会说话,可是小登科就已经可以念古文了,这如何不让我激动,这个他母亲本来要给他起名非凡却叫了登科的孩子,难道换了名字,也隐藏不住他的非凡气质,我的儿子,就算是继承了龙气也还是一个屌丝?

  “小登科,我给你两块钱,去带你外甥出去玩一会儿,记住,你能看懂我这本书儿的消息,切记,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的爸爸妈妈也不能告诉,听到了没?”我道。

  这个孩子,在看这本古书的方面是一个神童,可是再怎么神童,此时也是一个孩子心性,拿了钱就蹦蹦跳跳的带着不能要的孩子林甲第走了出去,而我抱着那本古书,怎么也无法压抑我自己内心的激动,我林小凡,也终于要成为一个阴阳师了!

  最后,我把以前都已经想要丢掉的书重新放好,出了门,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一个人这个好消息,那就是我的二叔,我一口气跑到田地里,看到二叔和父亲因为天气干旱还在浇地,走了过去,无视了林小妖和父亲差异的目光,直接拉着我二叔走到了一边儿,道:“告诉您一个事儿,您知道吗?就是我那个小舅子,林登科!他竟然看懂了古书上面的文字!!!我就是在刚才无意间发现的!”

  “林登科?”我还以为二叔本来会做出一个我原本就知道的样子,谁知道他在听完之后,也马上就疑问的道。

  “对!就是他,也就是胖子走了,他也不知道这个古书的存在,他要是知道,非要把这个孩子从二癞子那里抢回来不可,这绝对是个神童啊!”我眉飞色舞的说道。

  二叔点了一根儿烟,在我眉飞色舞的时候陷入了沉思,我一下子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呆滞着,搞的跟我傻乐一样,一看二叔在想东西,我也自觉的站在一边不打扰他,吴妙可不生则已,生一下就生一个神童,这是好事儿啊。

  过了一会儿,二叔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哪样儿,你别跟我说,这又是我爷爷的谋划。”我打了一个冷颤道。

  二叔看着我,点了点头,道:“你忘了林登科的生辰八字?他是一个天煞孤星,我本来以为你爷爷用一身死气养他一身的活气,是为了在宋斋里面安插一个卧底,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啊。你爷爷送你了一个天煞孤星,更通过他,打开了你阴阳师的道路,前前后后二十多年,出上一点差错就会满盘皆输的赌局,赌这么大的,就是一个疯子,绝对的疯子。”

  我忽然就把所有的事情串到了一起,发现这个就好像是一张大网,巨大的网,我身边出现的莫名其妙的小棋子,就会在某一天忽然发挥作用,而这些小棋子,竟然都是爷爷在操纵。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满口黄板牙的老人和那个穿军装的帅气小伙儿。

  爷爷是如此让人纠结的一个人,不是么?

  “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压力这么大呢?”我对二叔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心智。。。”二叔竟然笑着跟我开了一句玩笑。

  “得,这句话我听吐了。我回去找小登科去。”我对二叔说道。说完我转身就走,却听到一直高贵寂寞冷的二叔在我后面说了一句非常暖人的话:“加油。”

  之后的日子那我叫一个忙,白天教课,一空下来就把林登科抓到我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威逼利诱他给我翻译古书里的内容,我像是打开了一件宝库一样的,脑袋疯狂的在吸收这本书里的内容,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就是一本儿道德经,我甚至跑到镇上去买了一本道德经的原文加译本回来,后来发现,小登科翻译的内容,跟道德经神似,却完全不一样。

  我在镇上买回来的这本儿道德经,我在看了译文之后,发现这是玄而又玄的东西,老子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白了就是道可道非常道,但是不可道不能道,老子管你知不知道。

  可是这本古书里,却囊括了非常多,非常之全面,风水地利,山川走势,捉鬼办法,等等等等,甚至可以说是一本百科全书一样的东西,但是在这本书最后却没有结尾,不像那些武功秘籍一样的修炼到最后什么降龙十八掌啊日月神功第九层啊,它是忽然就没了,在小登科告诉我这本书已经完全翻译完了的时候,我甚至有点背气,这一切,就这么晚了?

  “还有一句姐夫。”小登科道。

  “还有一句啥?”我问道。

  “信之有,不信则无。”小登科对我说道。

  “操!”我忍不住骂出声来,搞了这么久,给我来一句信之有,不信则无?

  “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在学完了之后问二叔道。

  “还有下本,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先把这本的内容吃透,记住小凡,你应该多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林家庄的世界已经不适合你,你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注定不能做一个平凡人。”二叔对我说道。

  “那上面的那句话说信之有,不信则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信不信?”二叔撇了我一眼道。

  “信啊!”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所以说,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把你学会的东西尝试一下,这本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些东西,但是很多东西,还是要你去实践才行,不如说对付鬼上身,种类有很多,这都需要你去因地制宜。”二叔说道。

  可是尝试,到底怎么去尝试?

  想到这个,我决定明天就打个电话给女警,哥们儿现在也算是一个阴阳师了,虽然是个理论派的,但是好歹也不是以前的林小凡了不是,现在真的要实践的话,也只有女警的哥哥可以实验了。

  第二天,我跑到镇上,用公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女警,说我这两年跟着胖子学了点道法,想去看看你哥哥,能不能治好是一说,但是总归是要试一下。

  “试一下,你当我哥哥是试验品?”女警直接反问道。

  “别开玩笑,我好歹是胖子的徒弟,行,别的不说了,明天你记得来接我,这事儿就这么着啊。”说完,我挂断了电话,骑着我的自行车赶回林家庄,当天晚上知道我又要出门的林小妖的幽怨就别提了,因为我这段时间整个人整个心的都投入了法术的学习之中,甚至都冷落了她,最后我那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就这,还让她折腾的我腰都快断了才勉勉强强放过我。第二天一大早快中午的时候,九两来了,对我道:“胖子的徒弟不是林二蛋吗,什么时候你们俩成了同们师兄弟了?”

  “这事儿保密,胖子是看林二蛋只有蛮力,没有修仙的仙根,所以收了我做关门弟子,对了,二蛋子一直跟我叫着在家里带孩子带怕了,这次出门,我也把他带上,有这个大力神跟着,做啥我都放心啊不是。”我道。

  我跑去了林二蛋家里,林二蛋当然没意见,就这样,几乎跟做梦一样的,我们俩上了九两的车,风尘仆仆的赶去郑州,去用我刚学的知识,去解救那个早就闻名却没有见到人的活死人。

  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选择去做这个,是因为我在之前听胖子说过,九两的哥哥,就是一个不该活着的人,可是他偏偏的活着的,而刚好,那本黑色古书里,有这个现象的记载。

  上面说的是,这种活死人,顾名思义,他不是死人,救的办法也简单,要我过阴。

  从阴间,找回本该属于他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