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二章 甲第登科

第五十二章 甲第登科

  最终吴妙可还是没有回娘家,因为她娘家哥捎信儿过来,不会再认这个败坏门庭的妹妹,吴妙可没有丝毫的反应,一星期之后商定,她会跟二癞子很快完婚。

  结婚那天,二癞子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西装,尺寸号码明显不对,领带打的跟围巾一样,手里捧着一朵从后山摘过来的路边野花,跪下来像吴妙可宣誓,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二愣子的局促不安,憋了半天就说了一句话:“嫂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这一句话,又惹的本来就很多来看笑话的人哄堂大笑,主婚人是胖子,他乐得当这个差事,就算是他对二癞子说我当主婚人的原因是你媳妇儿肚子里怀的是胖爷我的孩子,二癞子还是咧着嘴只剩下了笑道:“以后就是俺的。”

  最后,穿着蹩脚西装的二癞子背着含着眼泪的吴妙可回了他家里的三间土房子,一场婚礼就这样完成了,就是这么简单,林小妖靠在我的怀里问我,妈会过的幸福么。

  会,我斩钉截铁的对她说道。

  至此,事情基本上已经全部敲定,二癞子跟吴妙可结婚以后,真的也像他当初的誓言一样变得勤奋了起来,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家荒废的几亩地重新开垦之后,甚至还在烂泥塘里养起了鱼,当然,他不敢让我叫老丈人,我见了面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只能叫一声癞子叔了事儿。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似乎所有的谋划和阴谋诡计,都要离我而去了。

  一年后,林小妖和吴妙可这对母女相继分娩,非常争气的是两个人生的都是儿子,随着吴妙可的生孩子,村子里人对她的传言也慢慢的销声匿迹,二癞子的鱼塘大丰收,去年赚了了盆满钵满,找胖子借了三千块钱,那是实在钱不就手,直接盖起了三间大平房,屋里甚至买了一个大彩电,就是我们村儿没信号,就能收三个台,着让二癞子懊恼不已。

  这其中最高兴的就是胖子,着家伙似乎是在林家庄住上瘾了,也不说走,干儿子和“亲儿子”出生以后,他更是不舍得走了,天天真的沦落成了一个家庭妇男一样的,抱着俩孩子恨不得来一个分身术。就连两个孩子的名字都是胖子抱着一本儿古书起的。我本来是想,就按照那个站街女的遗愿来, 可胖子就是说俗气,只要带非凡的意思就成了。

  最后决定,两个孩子, 一个叫林甲第,一个叫林登科。都是金榜题名的意思。金榜题名,及第登科,这也是胖子对这两个孩子的期望。

  双光荏苒而过,很快又是一年过去了,日子已经是平淡的过,而胖子也终于在林家庄住够了,说胖子要出外云游,寻找两个绝世神童丹回来给这两个娃娃一人一颗,我们还以为他是开玩笑,谁知道他就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的那一晚上就离开了林家庄,临走前,还给我家和二癞子家一人留了五万块钱。

  得知胖子走的那天,林小妖带着俩孩子哭的噼里啪啦的,以前就属她最讨厌胖子,走之后反倒他哭的最为伤心,我不解的问她为啥会前后转变这么大,林小妖破口大骂道:“这个死胖猪还没有给我治脸呢!”

  我对林小妖笑了笑,道,没事儿。——胖子在临走前跟我交代了,事到如今,小妖的脸已经是小事儿一桩,非常好解决,自己女人的脸,还是要我自己以后去治,亲手早就自己媳妇儿的蜕变的感觉才是最美妙的。

  事情从我们从山东聊城回来,已经两年过去了,二叔跟父亲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我心中总是有个结,有个很大的结,宋斋倒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二叔在两年前的宋斋答应了一个人,他对那个当时对我做出抹脖子手势的人道:“三年后,我还你两条好不好?”

  我没有去关注政坛什么的动荡,不知道宋斋的那些送出的龙脉是否真的就让很多人成功,但是我却知道,真的到了所谓的三年后,如果二叔做不到,那个人现实的反扑会让现在安静的林家庄马上就鸡犬不宁起来,甚至在瞬间,就会撕成碎片,我现在所享受的宁静的生活儿,也会马上支离粉碎。

  “二叔,你答应那个人的事儿,该办了吧,我不是说您怕了人家,主要是当初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终于挑了一个机会问我二叔道。

  “嗯,我有分寸。”二叔只是对我点了点头,可是时间过的飞快,也就只有一年时间了,两条龙脉,我不知道二叔到底是胸有成竹,还是准备走一步算一步。我每天都会翻看那本古书,迫切的需要强大的力量,如果说之前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为了什么的话,现在有了老婆孩子之后,我还是林小凡,我是一个普通人,可是我必须要在宋斋动手,或者别人对她们娘俩有威胁的时候站出来,像个男人一样的站出来。

  可是一无所获,我依旧没有在某一天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就看懂了这本儿天书上的文字,事情似乎在表面的宁静下陷入了僵局,而我知道,暴风雨很快就会来,而且会来势猛烈。

  我本来以为,我的儿子占据了林小妖身上的所谓一半儿龙气,必定是一个神通,一岁就要学会唐诗三百首,两岁会唱歌跳舞,三岁就得会泡妞儿,可是我错了,这个名叫林甲第的小家伙儿就是一个呆萌,说的难听点,就是蠢的可爱,每天就是跟在他的小舅舅,这个年纪比他还要小的小登科屁股后面,小登科不跟他玩之后,他就去调戏折腾那条我从宋斋带回来的黑狗,每天把黑狗欺负的我都不忍心看。

  反倒是林登科虽然一岁,机灵的要命,长得倒是跟那个面色铁青的小孩儿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算是两世为人的原因,才一岁多的人,极其听话,甚至都已经会拿着馒头给在鱼塘里看鱼的二癞子送饭了。

  这时候我已经恢复了在村里的授课,现在也没有人给我发工资,但是有了胖子的无私奉献之后,家里也不会因为钱的事儿烦恼,这一天我放学之后,林小妖去给地里干活儿的二叔和父亲送饭,我回到家的时候,在我的房间里,看到了舅舅林登科正在给他的小外甥林甲第补课。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迭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林登科在一字一句的教那个呆萌的林甲第。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本来逗乐呢,可是听到林登科说的话文邹邹的我都听不懂的时候,我忽然来了兴致,才一岁的孩子,连字儿都不识,谁教他这些文言文的?走进了一看,差点把我吓得尿了裤子。

  因为林登科手中拿的,竟然是那一本儿我死活都看不懂,折磨了我几年的那本黑皮古书!!!

  我抑制住心里的紧张,悄悄的走到这两个孩子的身边,我要确认,林登科到底是看懂了,还是在信口胡诌,走近了看,林登科的小手指指着那一个个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文字,嘴巴里却能说出一句句的话。

  “小登科,你可以看懂上面的字儿?老实回答姐夫,答的好奖励一块钱。”我道。

  “对啊,我看的懂。不信你问。”林登科眨巴眨巴眼睛对我说道。

  “这一句读什么?”我胡乱在黑色古书上面指了一句话问道。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军之後必有凶年。善有果而已,不敢以取强。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林登科咿呀咿呀的道。

  我再看林登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二癞子是喜当爹了,可是跟人的儿子一比,我那个占据了一半儿龙气的臭小子,简直不能要了嘛!这根本就是一个天助我也的神童啊!

  “你怎么能看懂这上面的字儿的?”我问林登科道。

  “我也不知道。”他奶声奶气的说道。

  我拿出了纸笔,写下了林登科三个字儿问他道:“这三个字你认识吗?”

  “不认识。”他对我摇了摇头。

  说不尽的天真烂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