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一章 坚强如吴妙可

第五十一章 坚强如吴妙可

  其实我在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不信啊,吴妙可现在是是非多,但是吴妙可是什么人?这可是前村长的老婆,是在我老娘回娘家未归之前我们村儿最美的女人,是无数个人意淫的对象,别的男人多看一眼,回去都要吃自己媳妇儿的白眼儿。就算现在烂大街了,被别人说白虎克夫命,被别人说不会下蛋的公鸡,说这话的人无非有两种,一种是那些黄脸婆羡慕别人四十岁了依旧身量苗条体格风骚,还有的就是那种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心态。

  所以我在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因为这明显的不可能嘛,吴妙可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二癞子这样游手好闲的男人,可是现在,去问消息的林小妖却告诉了我肯定的答案,这是真的,吴妙可已经自己都承认,千真万确的是和那个二癞子好上了,二癞子是谁?这在前面都说过,现在基本上也不再累赘了,所以现在我的心情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来形容才好。

  “我妈肯定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更不想别人说她什么给我们丢脸才这么做的。”林小妖扑倒在我怀里泣不成声,而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要怎么安慰她才好。

  “我还是感觉不可能小妖,咱妈这样的女人,就算改嫁,什么样儿的男人嫁不到,怎么可能选二癞子呢,这她娘的不是开玩笑?”我拍着林小妖的后背说道。

  “那要不你再去问问她,如果不是真的那最好,如果是真的你在劝劝她也好,她对你,还是有感情的,都是女人,我知道她。”林小妖泪眼婆娑的道。

  我点了点头,安顿好了林小妖,去找吴妙可,不管我跟这个女人之间到底存在着多么纠结的感情关系,我打心眼儿里想她过的好,如果她真的嫁给了二癞子,我估计我会一辈子心里愧疚。

  我敲开了吴妙可房间的门儿,她打开的时候满脸的平静,看到我甚至还给了我一个笑脸道:“小凡,你来了。”

  我往房间里一看,发现她在刚才应该是在收拾东西,床上摆着她为数不多的衣服,我的心顿时就是一沉,对她说道:“妈,你这是要?”

  她拢了拢额前的刘海儿,道:“老住在你家里,也不方便,我跟二癞子商量了,我先搬回娘家,等过一段时间,他在明媒正娶把我娶进门儿。”吴妙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说不出的轻松与满足。

  “妈!您这是何苦呢?就在家里住着,房子有,您住多久我都不会嫌烦。就当自己家里来住就可以了。”我道。

  吴妙可坐在床头,摸着肚子里的孩子说道:“可是这个小家伙儿等不了多久了呢。”

  我他娘的就知道是因为这个!

  “妈,如果是因为这个,你大可以不需要这样儿,去城里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就行了,实在不行,我二叔,胖子都可以考虑考虑,再扯的远点,就您这长相这条件,就是去城里,找个好男人也海了去了,何苦这么委屈自己跟他二癞子?”我急切的说道。

  吴妙可看了看我,那一张憔悴的脸上说不清楚的味道让人怜爱,她苦笑道:“你认为妈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好女人,坏女人?”

  “妈!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外面的闪婚闪离的多了去了,不就是离个婚?又不是天塌了,多大的事儿?如果你真的在意这个,我现在就去找胖子,找我二叔,闭着眼睛都比他二癞子强的多了!”我都已经激动了起来。

  吴妙可没有像往常一样的眼圈发红,而是道:“不用了小凡,你说的,妈都懂。”

  她这种认命而无奈的表情,让我怒火中烧,真的想拉着她打一顿好让她清醒一下,可是我怎么能打她?我的火气没处宣泄,就道:“反正不管嫁给谁,我都不可能让您嫁给二癞子,我现在就去打断他的狗腿,让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出了院子,提了一把铁锹就准备上,就二癞子那小伙儿,我自认为打他还不是什么问题,我估计那个怂货,甚至都不敢还手。

  吴妙可冲出了房间拉住了我,道:“小凡你要是这样儿,就不认我这个妈了啊!”

  “我就算您恼我,也不能现在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你松开我,看我不打死那个孙子。”我骂道。

  听到我俩争吵声的家人都走了出来,我爸,我二叔,胖子,我奶奶,还有此时大着肚子里林小妖,二叔跟胖子站在一边,似乎都不好意思上来插画,而奶奶和林小妖,都在抹眼泪。只有女人,在这个时候才更懂女人的苦。

  “小凡,把东西放下。”父亲吧嗒着旱烟袋道。

  “爸!你也拦着我?”我问道。

  “你先放下再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非要打打闹闹才行?”父亲皱着眉头对我道。

  “妙可,女人啊,一辈子不能只为着男人活,大家都是女人,你心里的苦,我明白,可是我真的劝你一句,那二癞子实在不行,太差劲儿了啊!”奶奶倒是没有责备我,反而是在这个时候劝慰吴妙可道。

  “妈!我求您了,别这样成么?”林小妖一下子挣脱了奶奶的搀扶,对着吴妙可就跪了下来,使劲儿的在地上磕头。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更不知道怎么去诉说自己的心情,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解救现在这个自暴自弃的吴妙可,我轻轻的放下了铁锹,点上一根儿烟,不知道怎么说好。

  吴妙可看到林小妖跪倒,赶紧去搀扶道:“小妖,你起来,起来,听妈的话。”

  林小妖是一个倔强的性子,哭的噼里啪啦的道:“妈,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谁知道吴妙可一下也跪了下来,抱着林小妖,一直坚持着没掉泪的她此时在也忍不住,放生的大哭了起来,我张了张嘴,想要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心病还需心药医。

  “妙可,小妖,你们俩都起来吧,这样跪着算什么事儿呢?”最后,父亲出言劝慰这两个在院子里互相跪拜的女人。

  “雨堂哥,我没有自暴自弃,我没有想着报复林三水,我不恨他,从头到尾就没恨过他,又报复他什么呢?”吴妙可哭的泣不成声的道。

  一家人看着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说什么好。

  直到中午,已经起来了的吴妙可跟林小妖,两个人又一次做了一桌子的菜,开了两瓶胖子的好酒。可是没人动筷子,吴妙可最终还是没有答应林小妖,她就好像是被二癞子给迷了心窍一样的,我知道,这一顿,是我们最后的午餐了。

  “吃,都吃。”吴妙可招呼我们道。

  “妈,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这是我最后无奈的劝慰。

  吴妙可放下了筷子,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大家不用劝我,我现在很理智,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以前当姑娘的时候,雨堂哥,你应该明白,咱们那时候的人,说情啊爱啊,那都不切实际了,我从小姑娘开始,我妈就跟我说,我们家妙可啊长得排场,以后肯定能嫁个好人家,可是什么是好人家呢,以前人对钱没看的那么重,估摸着有白面吃,那就是好人家了,后来遇到了林三水,他有本事,有闯劲儿,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嫁了,嫁了之后,他对我也不错,这么多年的,凑凑合合的就过来了,可是对我不错,那只是别人看到的,在那个家,有我,就是个生孩子的机器,他妈活着的时候是那样,他心里没说,其实我知道,他也是那么想的。所以别说现在离婚了,早几年,他就有了那想法,我知道。”

  “现在想想,女人嘛,干嘛给男人活?为啥一定要靠着男人活?你们想我找个好的,什么是好的?有钱?有钱无非是靠着男人吃喝过一辈子,有意思?离了婚,我等于死了一次,死了一次,啥都想明白了,与其找一个所谓的好的做个附庸,不如找一个男的,一起经营这个家,二癞子不错,穷,是穷,又懒,但是他跟我说了,以前不干活儿,是因为不知道为了啥干,以后有了我,下半辈子就为了我拼命了,以前活的像狗,以后为了我今天看的起他,也要活出个人样儿来,他这话我信,所以我现在跟了他,以后不管是贫贱也好,富贵也罢,起码两口子互相帮扶着,总比糊里糊涂的过一辈子强,你们说是不是?”

  “所以也别劝我了,这事儿我考虑了很久,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我选了二癞子也能过的比谁强,女人呐,想找一个什么?知冷知热的男人,这就够了。”吴妙可微笑着说,说完,又喝了一杯酒,脸上竟然有了幸福的红晕。

  “这话说的,胖爷我喜欢,我真他娘的替林三水那兔崽子可惜,就是胖爷我是个道士,不是说胖爷我不能娶妻生子,主要是我还在寻找我人生中可以发现我独特气质的女人,不然胖爷我都要追你,来,女壮士,满饮此杯!”胖子端起酒杯道。

  奶奶和林小妖也止住了哭。

  我们端起了酒杯,碰到了一起。

  吴妙可,你真的是坚强到让我林小凡心疼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