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六章 交锋

第四十六章 交锋

  台上的戏依旧在唱,我已经不说话,并且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仔细的分析了下我现在的处境,却发现,我现在在这个房间里,竟然连战胜现在跪在地上的花旦面具侍女都没有。

  更别说这个不用看就知道非常厉害的老头。

  我偷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二点快一点,二叔说的是两点之后如果我没有出去的话,就进来救我,可是,现在还需要有一个多小时,再说了,我现在在哪里我自己都不知道,二叔又怎么找到我,并且把我救出去?

  所以,我只能等,等这个戏唱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我的二叔,和胖子,在想他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时候是怎么办怎么去应对。

  二叔这个人,给人强大的安全感,但是我总结起来就是,他脸上永远写满了什么事儿老子都知道,但是老子就是不说,就给人一种非常高深莫测的感觉,哪怕有些事儿,他心里没底儿,他也会装作那个模样,我虽然有时候看不爽,但是不得不说,他能给人那种深不可测并且发自内心敬畏的感觉。

  第二个人,就是胖子,此刻我心里能对比的,也就他们俩,因为他们俩在我的心中,已经是个顶个的英雄人物了,但是想到胖子,我顿时有点想笑,他这个人就是贱,痞子,不管遇到啥事儿,都不怕,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一副老子打不过你,但是老子也不服气的感觉,让人哭笑不得。

  想到这里,我感觉,我作为林老么那么聪明的人的孙子,此刻不应该表现的很怂,甚至要贱一点,像胖子那样,这是一种心理疗法,在此时偏偏还真的有用,我对着那条黑狗招呼了一声,这家伙马上对我摇尾乞怜一样的跑到我身边。

  我也不嫌这家伙个头很大,直接就把它抱在怀里,享受,哥们儿就不会?看戏?你会我也会是不是?我就轻轻的摸着狗头,也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双眼也看着戏,不由自主的跟着舞台上的节奏摇头晃脑,手也在腿上拍着节拍。

  哥们儿看不懂,就不能装懂?似乎在这里,听不懂戏的人就是二B。就这样,直到舞台上的戏完了,老头说了一句:“看来这一局,我又输咯。”

  我被他这么一叫才惊醒,在刚才我明明看不懂的戏剧还要装懂的时候,我的眼在舞台的方向,心却不在,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走神了!

  “呵呵。”我学着二叔的样子干笑了一声。不是我要笑,是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一句是什么,难道我要说,你再说一句。

  “戏唱的不错。”我笑了一声说道。

  老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不怕我?”

  我也不示弱的看着他,不管我内心里多怕,我在此时都不能表现出怕的样子,我们两个的眼睛就这么的对视着,但是发现,这样玩心眼儿,我绝对不是这个老头的对手,我哈哈一笑来掩饰刚才眼神的交锋之中我的惨败,我道:“我爷爷怕不怕你?”

  谁知道老头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满脸陷入了追忆之中,道:“你爷爷怎么会怕我,我怕他还来不及呢,你是不知道他当年的驴脾气,上来的时候几乎六亲不认。”

  “我爷爷最怕两个人,一是我奶奶,二就是我,你怕他,他怕我,你说我怕不怕你?”我看着他,点上一根烟道,男人在紧张,或者需要思考的时候,一根烟儿的确是最好的情人。

  在我点上烟的时候,那个刚才趴在地上的侍女忽然就抬起了头,开始是满脸带着惊恐,之后是竟然化为了愤怒,像一条瓷牙咧嘴的狗一样,想要朝我扑食过来,我怀里的那条黑狗,也在瞬间就站了起来,像是感受到了那个侍女的杀气一样,朝她瓷牙咧嘴。

  我脸上带着冷笑,心中却在翻江倒海,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了什么,让这个侍女忽然对我这幅表情,难道就因为哥们儿抽了根儿烟?

  “怎么?这根烟我不该点?”我强装着镇定问这个老头道。

  老头看着我的眼睛亮着精光,对侍女摆了摆手道:“红拂,没事儿,你出去。”

  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被一根烟点燃,又被老头这一句话给熄灭了。他笑道:“没事儿,下面人紧张,几十年来,我不喜欢闻烟味儿,敢在我面前抽烟的,除了你爷爷之外,也就你一个人了,来虎子,过来。”

  这个老头说话的的转折很快,上一句跟我说的,下一句却已经在招呼那条黑狗,黑狗听到他的叫声,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最后,这条刚跟我见面的黑狗竟然非常给面子的站在我身边摇尾巴。

  “真他娘的喂不熟的狗。”老头笑道:“当年我跟你爷爷说,以后虎子跟我了,他说只能算是借给你,以后我家人来了,还是我家的虎子,我还不信,这么多年了,我可是当祖宗一样的伺候它,这可得,这家伙就是个白眼儿狼。”

  “还有小伙子,没外人,别装了,就你心里那点城府,真不够我一眼看的,说了这么多,你应该也明白,我跟你爷爷是旧识了,一个小辈儿,总想强装着气势在我老头子面前压我一头,有意思?”老头道。

  我听了这话更是蛋疼无比,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示弱,还是强装下去?——我真的是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这老头子到底是找我来干什么。

  “你爷爷他现在可好?”老头看我不说话,问我道。

  “他去世了。”我道。

  “嘿,死在我前面去了?”老头似乎一下子很兴奋,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刚才还说的跟我爷爷是生死八拜之交一样,现在听到我爷爷的死讯,就他娘的高兴成这样?

  “他死不了。”老头跟神经病一样,笑完之后立马就一改笑脸,满脸的凝重。

  “不管怎么说,过世了就是过世了。”我不可能容忍他说我爷爷什么,尽管现在我也有这种疑惑,爷爷可能没死,那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就那样死了?

  老头子撇了我一眼,道:“你们林家的人怎么都这幅德性?你爷爷是,你爸爸是,我听小凤说你家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林八千,不过你爷爷跟你爸的糊涂都是装的,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他娘的怎么就跟我老爹扯上名堂了?我挠了挠头掩饰自己的紧张,嘿嘿一笑,我不说话总成了吧?

  可是我这一沉默,下面的剧院忽然一下子就开始骚动了起来,老头的目光一下子转向了下面的剧场,也不再理我,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就看着这台戏完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节目。

  只见这个阁楼下面的台子上,走上去了那个一开始在门口接着我的肥胖女人,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保镖似的鬼面具男人,那个女人手中拿着一个书卷,被红纸绑着,她的嘴巴里一直在动。

  可是刚才我能清楚的听到戏台子上唱戏的声音,现在却根本就听不出来这个胖女人在说什么!又或者是她的嘴巴在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她竟然在说唇语!而且语速极快,我根本就无法去分辨出她说的每一个字儿是什么。

  “不懂了吧?你知道她手里拿的是什么不,那是一份儿放出去,就能引起骚乱的藏宝图,这地下面坐的人,哪个不是在外面只手遮天的人物?可是来了这个宋斋,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小家伙儿,我看你能忍多久,问我这宋斋,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老头冷笑着道。

  我虽然心中震惊,可是却非常不爽老头现在的这个说话的语气,因为这老头对我的态度,在这些话里转变的非常的快。

  一会儿是个忠厚的长者,一会又变成了跟我对峙的人,我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精神分裂?

  “嘿,藏宝图?只手遮天?老爷子您是在宋斋待久了没有见到外面的大千世界新气象吧,只手遮天还需要藏宝图?您逗我乐呢?”我道。

  “嘴巴硬的倒是跟你爷爷一样,你且看着?”老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