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四章 上轿

第四十四章 上轿

  最终说好,就在今天晚上,这个鬼节的时候,在这个很多人晚上都不出门儿的日子里,我要去见这个所谓的宋斋的主人,他在拜帖上说了见我一个人,但是我最终妥协的是去见可以,但是我绝对不能自己去,胖子的百宝箱也要留给我防防身,因为我感觉,里面总是有稀奇古怪的东西掏出来可以防身的,这个肯定不错。

  可是胖子死活不肯,他说这是他的瞎子师傅留给他的东西,而且这玩意儿,心诚则灵,比如说你拿着一把桃木剑去治鬼,同样的一把桃木剑为什么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发挥的作用不同?不是因为桃木剑不一样,而是拿着的人不一样,你首先得信这个,这个才能有作用。

  你举着把桃木剑说,哎呀你行不行啊到底管用不管用啊,那多半是废了。所以胖子的那些东西,落在我手里也就是废物一堆。

  我也没再强求这个,但是要求,大家都要陪我一起去,不管前面的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总之哥们儿不能一个人去闯这个龙潭虎穴,不是我没胆子,而是人群里就我最弱,反倒要承担最终的担子,这合适吗?不如大家都跟我去这个地方,如果这个宋斋主人让大家都进去,那就一起去,如果不行的话,我再一个人进去。

  我的要求合情合理,他们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在晚上,我们都换了衣服,直接搞了两辆车开赴青旺街9号,因为鬼节,所以除了市中心之外,其他的地方人群相对来说都少了很多,我们这个人群来到了接近青旺街的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基本上已经看不到了人影。

  等到了青旺街街口,我的精神已经接近了高度紧张,可是偏偏的,本来已经非常僻静的地方,现在已经却灯火通明。

  车子是在青旺街街口停下来的,因为前面站了人,挡住了去路,至于说站的是不是人,我也不知道,总之,拦路的人,脸上带着奇怪的鬼脸面具,面具上的鬼脸非常的逼真可怕,如果真的有常人走在这里,估计要被吓死。这样的情况,倒是像是一场假面舞会。

  我们几个下了车,二叔走在最前面,我这个接下来的主角根本就不敢往前面凑,不停的在环顾左右看这条路上的情况。

  这条路口,带着假面面具的,应该有七八个人,个个身材匀称笔直,身穿黑色的西装,这让我都怀疑他们的身份了,这他娘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是人为何打扮成这个模样儿,是鬼,又怎么会穿西装?

  更为诡异的是,现在这条街道的灯火通明,不是电灯,而是之前,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火盆,有人往火盆里丢着纸钱。

  胖子看着那些穿西装的人,我用手指戳了他一下,问道:“胖爷啊,这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人是鬼?”

  “瞧你那熊样儿,就是一群人,不过我看他们身上都邪性,别怕。”胖子对我说道,可是这他娘的像是单刀赴会鸿门宴一样的,能不怕么?

  走到街口那些黑西装跟前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伸出了手,鬼脸面具像是跟人皮连在一起一样的可以扭曲出来笑脸,那个人用着听起来让人很舒服的声音鞠了一躬道:“先生,请拿出拜帖。”

  二叔从口袋里拿出那张黑色的帖子递了过去,那个鬼面具的人接到这个面具的时候,手都抖了一下,对二叔鞠躬道:“谁是林小凡,是否还有别的帖子?”

  二叔摇了摇头,让了让身子,把我露了出来,对这个鬼面具的人道:“这就是林小凡。”

  鬼面具看着我的时候,脸上更加有点错愕,我他娘的就是一个乡下穷小子,这样的阵势几乎都要把我吓呆了,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鬼使神差的,我认为,别人穿着西装,做为礼貌,我总要伸出手来握一下的吧,我就挤出了一个微笑,伸出了手。

  可是对面这个穿西装的人却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忽然就跪了下来,道:“小的不敢!您请进!”

  我被这忽然的阵势唬住了,他娘的你怎么忽然就这样跪下了呢?!人给我跪下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办了,竟然回头看了一下我的二叔,这时候,二叔在今天晚上才第一次开口道:“现在十一点半,两点之前你不出来,我去带你出来。”

  他脸上的微笑,和这一句话,让我激动了一晚上的心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没有一句话比这句话更加的暖心。

  我点了点头,有了坚实的后盾,还有什么可怕?

  我从这个跪下的人手中接下了那个写着我名字的拜帖,朝着这个街道的深处走了进去。

  “黑金卡一张,甲等房上上座儿!”在我走进去的时候,那个接客的鬼脸面具忽然吆喝了一声,我看了看手中的卡片,他娘的,这黑色的东西,是黑金卡?哥们儿还是甲等房的上上座?

  而且我发现,在他交出黑金卡一张的时候,那些在往火盆里丢纸钱的孤魂野鬼,似乎都在那一瞬间看了我一下,就那一下,我感觉成了人群中的焦点。

  等走到那个我熟悉,但是现在已经不熟悉的门口的时候,门估计还是那个大门,此时却已经被油上了黑色的油漆,到了门口,有两个人带着同样的鬼脸面具走了过来,道:“这位爷,请脱鞋上轿,这是大爷的规矩,请谅解。”

  我这才看到,在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台黑色的轿子,就是在电视上常见的那种古人用的花轿,不过,这个是黑色的,无处不在显示着诡异。

  我看了看在街口的二叔,发现他也在看着我,对我点了点头,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就已经没有路可以回头,我对着两个人点了点头,脱下了鞋子,上了这个黑色的轿子之中。

  “真他娘的路数多!”我在心里默念道,就多远的距离,至于搞个轿子?

  上了轿子之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里面这位爷,坐稳了,起轿咯!”轿子四平八稳的被抬起,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这个轿子没有窗户,里面只是挂了一盏风灯。

  也就是说,这等于是一个小屋,我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请况。这种感觉是相当的扰心的,像是一个被困在密室里的野兽,却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到哪里去。

  “没事儿,大门儿离这里,只有那么几步路,就是这个狗屁宋斋的主人路数多,这家伙说不定是个满清遗老,都亡国多少年了还端着以前的老规矩办事儿,不然那些接引的人都满口的京片儿味儿?”我这么安慰自己道。

  可是就在大门和那个房子的路,就那个我以前走了两次的路,这一次我在轿子上,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直到我开始慌了起来,因为按照这个时间,就是蜗牛在爬也爬到了!他们指不定是把我抬到哪里去了!

  我想要出去,可是发现,这个轿子的门,我根本就打不开了,它像是在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封死,我在里面跳,叫,骂,都没有用,我真的怕了,恐惧了,我大声的叫我二叔的名字,可是,抬轿的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

  最后,我全身冷汗的跌坐在这个轿子上,紧咬着牙关坚持着,一定不会出事儿,我是阴阳师体质,我身上有我媳妇儿一半儿的龙气。

  我有一个厉害的二叔。

  我更有一个为我谋划一生的爷爷!我不可能就这么死掉!

  “这位爷,到地儿了,下轿,瞧您都睡着了,做噩梦了吧?”这时候,轿子里忽然伸进来了一个头,这是一个京剧花旦脸谱的女人。

  我看过的花旦头像都极美,可是就是这个,非常的肥胖,跟古代青楼里的老鸨一样,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扶着已经有点发软的双腿走下了轿子。

  我看到前面有一个古楼一样的建筑,张灯结彩,里面敲锣打鼓,门口挂了两盏白色的灯笼。

  门头题匾。

  宋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