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章 一苇渡大江

第四十章 一苇渡大江

  吴妙可下这个决定下的并不愉快,这让连带着我本来高兴的心情都变的不是很美了起来,但是既然她已经答应了,事儿还是继续要办,黑三那边在一会儿之后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医院那边的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们这边儿的人马上过去,赶紧把手术做完了事儿。

  我们让酒店安排了一辆金杯车,一起就往医院敢去,在车上的有两个人各怀心思闷不做声,这其中的一个是胖子,另一个就是吴妙可。

  一个人是要接受这个孩子,但是以后要横眉怒对千夫之。

  另一个,则是初为人母,就要经受丧子之痛。

  现在的胖子,是算是彻底的贫不起来了,你找他贫,他也是偶尔的对你懒洋洋的回应几句,并不真的上心。连带着黑三都快要没有调戏他的力气了,在车上,临到医院的时候,胖子像是一个要临盆的孕妇一样的,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轻松点胖爷,你没看现在那些小姑娘,打胎都跟治感冒似的,以前我们学校门口的小诊所,生意可火爆了。”我对胖子说道。

  “别说废话,现在胖爷我的心里tutu的慌。”胖子对我说道。

  _胖子这么坚强的人,在我们把他送到手术室的时候,甚至在跨大门的时候是我跟林二蛋扶着他进的,他的双腿都是软的,我道:“胖爷,我求你了别这样成么,这孩子又不是真的要送他上西天,以后还会见面的,你怕啥?”

  “你懂个屁!胖爷我是怕挨刀!”胖子擦了脸上的冷汗道。

  胖子躺在了手术台上,现在这家医院的这间手术室,都已经算是临时借给我们用了,这边搞好,因为就像黑三说的那样,今天是要法术跟医术来一个跨界的合作,我们这些人都要在手术室中,我们就也去做了消毒,穿上了医院的防护服,走进了手术室。

  关上了门。

  就在今天,要给多少人交代?

  站街女,孩子,胖子,吴妙可,包括林小妖林三水和我,这一个孩子,实在是牵动了太多人的神经。

  手术灯亮起的时候,胖子却忽然道:“能不能不打麻醉药?”

  他这一个决定,和刚才进手术室叫着怕挨刀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我听的都目瞪口呆,这是要破开他的胃,不打麻醉,开什么玩笑?

  胖子刚说完,那个带着眼睛的女医生就拿着针打了下去,嘟囔道:“明明吓得浑身发抖,还装什么关公刮骨疗毒?”

  打了麻醉之后,这个女医生拿起了那个闪亮的手术刀,手术刀在她纤细的带着皮手套的手上,是那么的灵活,灵活到给我一种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感觉,甚至,她在举起手术刀的时候,眼睛狠狠的瞄了我二叔一眼。

  似乎她要下刀的,不是胖子,而是说她月经不调的二叔林八千。

  接下来的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甚至于想象着那锋利的刀片,割开皮肉的感觉就全身鸡皮疙瘩,我转身不再关注手术台,眼神转向了二叔,这边的医术已经开始进行了,那么我们的法师林八千先生,是不是就要开始他的法术了?

  二叔穿着手术专用的这种衣服,戴着口罩,不得不说,二叔是一个极好的演员,因为他不管扮作什么样的形象,都给人很真实的感觉,此时他穿上医务工作服的时候,甚至给我的感觉他就是医生。

  以前他拿着锄头在地里帮我老爹做事的时候,他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农民。

  现在的他站在窗户门口,我,黑三和其他的人,都在原地待命,等待着他的发号施令,可是他就站在窗户口,完全不顾此时吴妙可紧张到发抖,似乎在看窗外的风景,过了一会儿,他招呼了我一声道:“小凡,你过来。”

  我赶紧走了过去,他摘掉了口罩,道:“小凡,你知道,其实今天的这个法事,最大的危险是在哪里么?”

  “这我哪能知道呢?那本儿书我还一个字儿都没看懂呢。”我说道。

  “你猜猜看。”二叔道。

  我瞬间迷茫,听二叔这话的意思是,这法事本身不怎么复杂,复杂的可能是外来的因素,不知道为啥,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老太婆凤姐,就道:“二叔,难道说,今天晚上那个凤姐会来捣乱。”

  二叔白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嗔怪我给老太太起的外号,可是他也没有纠结于此,而是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她应该不会来,因为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已经全部的识破了她所有的阴谋,当然,她来捣乱,是我担忧的之一,却不是最重要的,我最担心的是,这里是医院。”

  “医院?难道真的跟那些灵异小说里的说法,这里有太平间,医院其实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我诧异道。

  二叔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因为今天要做的这个法事,是给一个死去的人,一个活着的机会,算是逆转了阴阳夺一个造化,可是因为你爷爷在二十多年前的锁魂,这一切都变的简单了起来,死胎已经养出了满身的活气。我担心的是,在这个医院里,有太多跟他一样的死胎,他们本该生在这个世界上,却在这里,被夺去了生的希望,暂且不说死胎的怨气最大,这些阴灵,本身就充满了对生的渴望,所以对这种阴阳逆转的气机格外的敏感,他们会过来,过来很多很多。”

  二叔说的时候,眉头紧皱。

  我也被他的话说的满身的冷气,只是大概的听懂了他的意思,问道:“二叔,您是说,这个医院里,流产,打胎死掉的孩子很多,他们会来夺这个机会?”

  二叔点了点头,道:“这个孩子能碰到你爷爷,现在又遇到了我们,是他的运气,可是另外的人,他们也不该死,只是还没有见到阳气,就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这种事儿,的确是有违天和啊。”

  我被二叔说的头皮发麻,他娘的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按照二叔来说,那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画面!

  “可是,我们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因为难办就不办吧?”我颤抖着对二叔道。

  “今天晚上,我准备让你第一次尝试,不是让你做阴阳师,而是借用你身上的龙气,来压制那些怨童的死气,也就是在今天,我忽然好像猜到了你爷爷的一点计划,只是计划的一点,以生活的生气,养你身上龙气,以弥补阴阳师命中注定的五弊三缺

  。你要知道,阴阳本来是天道,阴阳师本来就是有违天道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儿。”二叔说道。

  我咬了咬牙,要是别的事儿,听起来这么恐怖,我该拒绝就拒绝了,可是这次可是为了胖子和吴妙可,我再怎么也要硬撑着!

  “要我怎么做?”我问道。

  “你去守着鬼道,一夫当关,万鬼莫开。”二叔看着我,幽幽的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于情于理,这件事我都要接受,去做,在得到了我的同意之后,二叔才开始着手去布置。

  他从胖子带来的盒子里,掏出了那个小棺材,打开之后,把那个面色铁青的死灵拿了出来,写了一张黄符,上面继续写上这个孩子的生存八字和名字。

  林非凡。

  然后,他写了吴妙可的生存八字,朱笔黄符,写完之后,贴在了吴妙可的额头。

  他让吴妙可呈一个打坐的姿势端坐着,双手捏决,之后他去摆弄孩子的尸体,让那个死胎,保持着一个跟吴妙可一样的姿势端坐。

  在吴妙可和孩子的中间,摆了三碗清水,三个碗之间,放了一个芦苇。

  灵魂一苇渡大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