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九章 给你个孩子

第三十九章 给你个孩子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黑三的办事效率也挺快,第二天早上一大早,他家族的医生就来了,来了一男一女,看起来年纪都不大,一个人提了一个行李箱,里面都是手术的用品,看来来非常高端的样子。黑三接到他们之后问道:“家里情况怎么样了?”

  “不是很好,老爷子不再之后,很多人脉都断了,如果不是有京城那个人打了招呼,我估计会更难做。”那个穿着一身西装帅气的男人道。

  “没事儿,爷爷很快就会回去,今天叫你们来,是要配合做一个非常难以说清楚的手术,首先,这边我有一个哥们儿,他给怀孕了,胎儿的位置,长在胃里。”黑三说道。

  那两个医生在听到黑三说的之后,脸上也只是微微的错愕了一下,马上就恢复了平静,果真是他娘的大家族出来的见过世面,要是别的医生,要么吓晕,要么看黑三的眼神就会变成看一个傻逼。

  “总之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这边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他是一个精通玄学的人,怎么说呢,这会是一场法术和医术之间交融着发生的一场盛宴,我相信就算是你们俩,见识这场手术之后,也会惊叹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玄乎的事儿,当然,按照我们之间的协议内容,这件事儿绝对要保密。”黑三对他们说道。

  这两个医生在听黑三说胖子一个大老爷们儿怀孕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是在黑三说起,他有一个朋友是法师的时候,脸上显现出了异样的目光,黑三是个盗墓家族,盗墓家族里僵尸等稀奇古怪的事儿可以见得多,但是还真的不一定见过法术。

  比如说,黑三可以对付一个僵尸,那他会用黑驴蹄子,糯米,甚至是机枪。但是却不会用法术,用桃木剑,这就是这个家族的盗墓贼和法师之间真正的区别。

  那个女医生可能在刚才黑三说到法师朋友的时候朝我二叔的方向看了几眼,知道黑三所指的就是二叔,她带了一个黑框眼镜,穿了一身职业女性的套装,加上一双笔直的双腿和黑丝,看起来让人可以立马的生出一种狠狠鞭挞的欲望,不得不说有钱真他娘的好啊,这个女人就这么风情万种的朝二叔走来,脸上挂着妩媚的笑,道:“这位就是法师先生了吧,我是该称呼您为法师呢,还是魔术师呢?”

  我没想到,这个女人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的充满挑衅的意味儿,魔术师,是玩把戏儿的,她这么说,是很明显的对二叔的质疑。

  “每个月的经期,不是提前四天就是推后四天,还喜欢穿红色的丁字裤,这样对身体并不好,建议你三十岁之前要孩子,不然就很难怀上了,不用叫我法师也不用叫我魔术师,你可以称我我医生。”二叔看着这个眼神之中写满了自信与挑衅的女人道。

  这个女人的一张脸,马上就变成了猪肝色,脸上似乎写满了不可思议。我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本来以为二叔的驴脾气,估计都不会鸟这个女人,真的没想到他的反击来的竟然如此的犀利霸道。

  “黑三,这姑娘多大了?”我看着笑话问黑三道。

  “二十九了。”黑三还没说话,那个男医生就扶了扶眼睛,憋着笑道。

  “笑什么笑!很好笑吗?”那个女人冲我发火道。

  “听说易怒的女人会影响生育能力,二十九岁的姐姐,三十岁马上就到,抓紧。”我学着二叔的语气对她说道,让这个刚才还如同大公鸡一样昂扬的女人,气的像一个发怒的母斗鸡。

  “你们两个,姑奶奶记住你们!”这个女人在身后跺脚道。

  而此时,我跟二叔已经反身回了酒店,人是需要接触到不同的圈子和不同的人的,这样生活才会有乐趣,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就让我继续感觉我是活在现实的生活当中,而不是爷爷的谋划。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感觉我自己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回到了酒店之后,跟胖子继续协商手术的事儿,二叔说需要的黄纸,朱砂之类的东西,胖子的百宝袋子里都有,这不都不要准备,在下午的时候,女警的车停在了酒店的停车场,穿着一身便装的九两在看到我的时候,跟我看到她一样的高兴,不是别的,只是两个分开的老友重逢的那种感觉。

  只是她的身后,跟了一个不说话的吴妙可。

  吴妙可再怎么漂亮,在这个充满了青春洋溢的女孩儿面前,特别是在这种城市的映衬之下,我才真的发现,她老了,近四十岁的女人了。

  “妈,您来了。”我对她说道。

  “嗯,你叫我来,有啥事儿?”她看着我,笑着问我。

  “都安顿好了你们再说。”我对她道。

  九两和吴妙可的房间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一下子接人安排,那边医院筹备手术室,我们几个人忙的不亦乐乎,这件本来让我们感觉到头疼的胖子怀孕事件,竟然在这个时候阴差阳错的解掉了我心中的一个大遗憾,不知道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安顿好之后,我决定去找吴妙可商量商量,毕竟这么大的事儿,也等于此时她帮胖子一个大忙,我瞧开了房间门儿之后,吴妙可刚洗好澡,头皮都还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我顿时就感觉有点口干。

  为了打掉我心中的邪念,我故意叫了一声:“妈,今天来,其实算是一件好事儿,也算请您帮个忙。”

  这是我在我们俩单独的时候叫她妈,我看到她的脸上,有一丝红晕,一丝不自然一闪而过,我喝了一口随身带的水,说道:“其实现在叫您来,想让您怀一个孩子。”——我其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或许是知道自己就是男人对漂亮女人那种贱贱的小心思,我明明知道这样说话她肯定会误会,却还偏偏的这么说。

  又或者说,我是对她贼心不死,这事儿,谁知道呢?

  果不其然,吴妙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脸红的跟晚霞似的,甚至带了点愠怒道:“小凡,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是你妈!而且我跟你三水叔已经离婚了,你要是真的为婶儿好,以前的事儿,就全都忘了好嘛?”

  三水叔,婶儿,妈,这几个凌乱的称呼,不正是此时吴妙可心里凌乱的代名词,和我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的复杂关系的写照?

  我还就是贱,刚才死活的忍不住调戏,现在却又死活的后悔刚才怎么就贱着调戏了?我赶紧改口道:“妈,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对她详细的说了,胖子的经历,我们的打算等等,要多详细有多详细,生怕这个女人有那么点不理解。

  我在说完,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女人疯狂的心跳和此起彼伏的剧烈喘息声,我看着她,只感觉命运对这个女人是如此的不公,假如这事儿发生在她离婚前,该有多好?可是,我却也明显的可以感受到她的兴奋与渴望。

  有时候,如果我是她,我选择生孩子,不只是为了一个孩子,而是为了证明,当年某个人的离开是错误的。

  “孩子我可以要,但是小凡,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婶儿怀了这个孩子,生了下来,你让婶儿以后怎么见人,孩子的爹是谁?人言可畏,我吴妙可在林家庄,已经算是丢尽了脸,我不想在这时候,再把你跟小妖的脸都丢尽了啊!”她说着说着,竟然啜泣了起来。

  我本来兴奋的想要做的的事儿,在看到她的哭声的时候,忽然有点迷茫,我想要给的,就一定是她想要的么?

  “妈,这事儿不勉强你,是我欠考虑了这事儿,我现在就去跟我二叔商量,换个人换个办法。”我站起身,就要出去。

  “这个孩子,婶儿要了。”我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吴妙可似乎下定了决心,在我身后咬着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