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四章 母爱

第三十四章 母爱

  胖子的病真的能这么治,其实算是现在最好的一个结果,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胖子真的生下来一个孩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感觉。总之别说胖子了,就算是我们,都会非常的蛋疼。

  可是在回来之后,黑三继续打电话叫人,这个时候才显现出黑三这个人,其实真的很细心,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细心,细心到胖子都不好意思跟他吵架了。

  黑三当时跟我们说的是,就算是用钱买通的医生,也不靠谱,因为现在来看,这个东西是个瘤子,但是切开之后,里面十有八九会出现一个孩子,这已经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事儿了,医生胆子小的话,估计都能吓死了去,现在的人,以讹传讹的又非常厉害,就上次我们在那个地方挖骨灰挖到面具的事儿,现在警察局里都传疯了,余阳下了封口令都不行,警察都这么不靠谱,更别说医生了,到时候真的传出去,胖子就不用做人了。

  所以他想的办法也很简单,因为他们黑家在洛阳势大,倒斗儿细算的话其实算是一个高危的行业,他们黑家有私人医生,准备叫过来,只借用聊城医院的一个手术室,因为家族的医生绝对靠谱,并且见过的怪事儿多了都见怪不怪了。

  搞定了这一切,几乎就等两天后了医生到达,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压在我们几个人心底胖子怀孕的事儿终于要到一个段落。可是就在敲定这一切之后,胖子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我问他道:“胖哥,别担心,手术不会有啥风险的,不就是个小肿瘤?咱啥大风大浪没见过是不是?”

  胖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是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黑三还劝我道:“你也别太担心,人在上手术台之前都会这样,胖子是个道士不假,但是他也是个人不是?”

  我也没再说啥,只能希望手术一切顺利,让胖子能好好的就行。而且我想的是,明天的话,就跟胖子出去溜达溜达,起码是散心,可是第二天一整天胖子都没有出门儿,我敲门儿叫他他都不答应,去问服务生,人家说一天都没有接饭,更没看到出门儿。

  也就是在下午的时候,黑三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打过来的不知道是谁,但是黑三在接到电话的时候语气唯唯诺诺的,挂了电话之后脸色一黑,对我道:“监控我们的人打来的电话,胖子弄坏了房间里所有的摄像头。”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监控,但是监控的人似乎不准备干预我们的任何活动,只是要保证我们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除了上厕所之外都在对方的监视范围之内。

  我们尽管对这个摄像头很讨厌,但是包括二叔在内的人都没有说什么,毕竟不管扯的有多远,其实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交易而已。

  一个在二叔都没办法的情况下,跟那颗大树的交易,用宋斋里的某一个东西,换红色鬼棺的留在林家庄,我们是处于弱势的一方,被监控起来也属于正常。

  可是胖子此时搞坏了摄像头,马上就有人来提意见了,甚至在刚才把黑三骂了一顿,黑三被骂是小事儿,我们俩几乎立刻就有了不详的预感,胖子今天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异常了,只是我们认为之前的胖子那么贱,应该没什么事儿,可是他现在竟然弄坏了摄像头!

  我马上就跑去敲胖子房间的门,可是里面根本就没反应,黑三给前台打了电话,带了房卡来开门,可是根本就不能,胖子把里面,用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叫二蛋过来,撞门!”我对黑三道。

  ——林二蛋开始还不敢,我说你再他娘的不撞你师傅就要自杀了,他这才一咬牙撞了过去,酒店里的防盗门,直接连门框在内的在林二蛋的一撞之下飞进了房间里,刚才在我们说要撞门的时候,还有点不乐意的酒店经理,看到林二蛋的神威直接脸都白了,双腿都在打摆子,几乎要给林二蛋给跪了。

  我们在林二蛋撞开门之后立马就冲了进去。黑三的动作最快,等我扒开废墟冲进去的时候,看到胖子整个人脸色发白的站在那里,我居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不知所措。

  难道怀孕的男人,也有妊娠反应?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黑三指了指胖子问道。

  我这才注意到胖子手里拿了一个类似盒子的玩意儿,还没看清楚呢,胖子就背在了后面,道:“你们冲进胖爷的房间干啥?”

  “担心你想不开自杀死了,我说胖子,我以前还看你是个英雄好汉,可是现在怎么感觉你这么怂呢,不就是动个手术,至于吓成这样?”黑三道。

  胖子破天荒的没有反驳,只是挥了挥手道:“赶紧滚蛋,别打扰胖爷睡觉。”

  胖子的话刚落音,黑三迅速的暴起,在胖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冲到了胖子的身后,一把夺过了胖子手里的东西,胖子当然要抢,两个人就在这个现场夺了起来,然后我听到咔嚓一声。

  那个东西摔到了我的脚下。

  我这才看到,这一个我刚开看到的盒子,竟然是一个上面雕着花鸟虫鱼的小一号的棺材。

  袖珍的棺材,这些日子我参加了好几次的丧事儿,这个我不可能认错。

  气氛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的,沉默了下来,胖子一脸的纠结,黑三一脸的不可思议,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什么表情。

  胖子竟然在房间里,做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小棺材。

  这个如果放在以往,胖子的这个举动绝对会让我们笑到大小便失禁,可是这时候看着胖子,谁都笑不出来。

  胖子也没吭声,走过来捡起那个没摔坏的小棺材,道:“都他娘的这个眼神儿看着胖爷我干啥呢?说的再难听也是胖爷的骨肉是不是,就算干掉他,也得风光大葬吧?”

  我和黑三林二蛋,都不知道怎么说好,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似乎母爱泛滥的胖子,最后,默默的退出了房间,酒店方面的事儿自然好说,马上就给胖子整了一个干净的屋子,至于胖子的感觉,我们三个都没提,没有亲身经历怀胎,怎么能理解胖子的心情?

  总之,这样的胖子,不可笑,反倒是,很可爱可怜。

  至于他做出什么逗比的事儿,那就随他去吧。

  可是当天晚上,胖子就敲开了我的门,浑身的酒气,脸憋得通红,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害羞,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道:“小凡呐,这话胖爷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你说这孩子,他也是条命是不是?你让胖爷我去生,这是不可能的,我想的是你去问问你二叔,能不能给他找个好归宿,胖爷我这两天想起自己肚子里有个小东西啊,就他娘感觉怪怪的。”

  “胖哥你。。”我诧异道。

  “这话胖爷我跟你就说不通,你得问问小妖,这感觉无法言传呐。”胖子道。

  “这个忙,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帮,但是你能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确定他是人?”二叔这时候忽然出现在了我身后。

  胖子看起来非常的为难,道:“你是阴阳师,就没办法,让他活着?”

  二叔摇了摇头,道:“那算了。”

  不知道为啥,我感觉胖子走的时候的背影,特别的落寞。这他娘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母爱?

  “二叔,真不能帮帮胖子?”我问道。

  “看情况吧。”二叔说道,说完,他转身回了卧室。

  而我瞬间的就惊喜了起来,二叔没说不帮忙,只说看情况,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