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九章 又一个花旦

第十九章 又一个花旦

  这个新闻是一家很大的网站推送的, 不可能是假的, 我甚至抽了自己两巴掌, 好分清楚我是不是在下午的时候被吓坏了,所以现在都出现了精神错乱。

  可是两巴掌过后,新闻还在电脑屏幕上, 我吓的都站了起来, 那个站街女郎到底是怎么死了?!

  他娘的新闻后面说的有人举报那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棕色皮鞋的, 那不就是老子么? 敢情我现在成了杀人嫌疑犯了?

  我正在犹豫呢, 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我打开之后, 看到了胖子黑三和林二蛋, 黑三笑道:“ 看不出来啊, 强奸杀人? 不是我说你, 你跟那个小姐多大的仇?”

  “强奸你大爷!” 我明明知道黑三这句话是个玩笑,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骂他道, 这个玩笑能开么?

  “你冷静点小凡, 看你的脸色有多难看,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胖子这时候问我道。

  “我哪里知道啊, 我走的时候, 她还问我三十块玩不玩, 我说我没钱, 就走了!” 说完, 我尽可能的还原一下我下午的场景, 特别是那个老头。

  他到底是神经病, 还是鬼上身, 这是一个非常难解的问题。

  “ 你看到那个老头打了一把黑伞? ” 胖子在听我说完的时候, 皱眉问道。

  “对, 就是黑伞, 大半天的打黑伞, 这他娘的是什么名堂?” 我道。

  “遮阳, 看来那东西成气候了, 黑三, 我想,这件事儿你要给小凡一个解释吧? 人是你找的, 见也是你让小凡去见的, 现在出了这事儿, 你不说点什么? 二蛋关门!” 胖子忽然发火对黑三道。

  林二蛋在鬼上身变吃货之后又变成了憨货, 胖子一说, 咔嚓一下的就把门给关上, 做出了一个关门打狗的姿态。

  而我, 也在此时看向了黑三。

  饶是一直比较平静的黑三, 此时脸色也变的怪异起来, 他道:“ 不关我的事儿! 让小凡一个人去见他的确是他自己说的, 当时在小凡告诉我宋斋这个地方的时候, 我就想找一些老资历的人问一下, 可能宋斋是别称呢? 刚好我家跟这个人还算是有点交情, 更凑巧的是他知道这个地方, 其他的, 我全部都不知道。”

  “横竖话都是你说的, 证据呢?” 胖子瞪着黑三道。

  “我没有骗人的习惯,我只习惯碾压过去。” 黑三看着胖子, 就算他知道, 他肯定不会是这师徒俩的对手, 他还是一点都不慌乱。

  “好了好了, 这事儿, 要真的他做的, 现在他还敢站在我们三个面前?” 我出来打圆场道, 因为我感觉, 这事儿啊, 不会是黑三做的,他还真的没有这么做的必要立场和动机。

  “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 那个女的到底他娘的是怎么死的, 怎么会光着身子呢?” 我又道。

  “这不知道, 但是白天遮阳现世的, 肯定是不好对付的东西,有点道行, 算了, 人都死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不对? 这事儿别管了。” 胖子道。

  “对, 我现在就打电话, 不就是死个人, 还是个站街的小姐, 这都不叫事儿。” 黑三道, 说完他拿出了手机, 站在门外打了一个电话, 只用了几分钟时间, 他就回来对我招了招手道:“ 没事儿了, 等着看新闻吧, 会说是一个流浪汉,奸杀了那个女人, 你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这个我想的到, 实际上我不怕被警察给通缉, 因为事儿不是我做的, 我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就突然的全身赤裸的死了。

  不过胖子说了, 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对于聊城来说, 我们不是归人, 只是过客,我们来是为了救二叔的,没必要去管这些事儿。

  几个小时以后,我刷出了新闻: 发生在今天上午的无名女尸奸杀案现已告破, 警方已抓捕了犯罪嫌疑人秦某,此人自称弥勒大仙, 是个神经分裂症, 现已送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令警方提醒民众,遇到这种精神病人要及时与警方联系, 因为他们随时会成为大家人身安全的巨大威胁。

  我没想到, 就这一件事儿, 成了大街上流浪汉的噩梦, 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黑三背后的那颗大树的影响力实在不容小觑, 一个人命案都能如此的揭过, 看了新闻, 我心力憔悴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老子像是一个扫把星一样, 怎么走到哪里, 哪里就要出现灵异事件?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的那个女的拉着我,叫道:“ 三十块,姐姐陪你爽上天。”

  我像是白天一样的推开她, 说我没钱。

  可是这个时候, 忽然从那家发廊里出来四五个跟这个女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拉着我, 就把我拖进了发廊之中。

  我看到了铁门上, 贴了一张那个老头男扮女装的脸, 他还在对我诡异的笑。

  醒来的时候, 浑身的冷汗已经把身下的被褥搞的都湿透了, 我冲了个凉, 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 如果我没有看到那个男扮女装的老头, 那么那个站街女的死,怎么死都跟我没有关系, 可是偏偏的我见到了那个打黑伞的老头, 那个站街女还偏偏的跟我说了一句话, 这整的我相当难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自我安慰。

  可是我却无法真正的释怀,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下楼吃饭的时候, 胖子再一次提醒我道:“ 小凡, 你别想太多,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如果你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大不了这边的事儿忙完, 我陪你去一趟, 看你的脸色难看的。”

  我点了点头, 胖子现在对我, 那是真的不错, 我吃了一碗稀粥, 只感觉真的是难以下咽, 一走神就是那个站街女苍白的脸。

  “ 那边的货源出了一点儿问题, 可能要迟两天才能到, 刚好出了这件事儿, 要不这样, 我们就权当度假了, 出去散散心, 聊城的美跟南方的水城不一样, 南方偏重小桥流水的那种诗情意境,是文青们玩的东西, 而这里,山水格局,大气而自然, 所以啊, 咱们北方才叫大老爷们儿。”黑三说道。

  他的说法得到了我们几个的举手同意, 我也真想忘掉昨天的经历, 可是我们刚上车要成行的时候, 黑三接了一个电话,他刚开始大叫道:“ 我不是让王叔跟你打过招呼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啊。”

  “成, 那我看看吧, 刚好我身边儿, 有这么个朋友。”

  黑三挂掉电话, 回头对我们道:“ 伙计们, 估计咱们玩不成了, 警察局长来了电话了, 说要我们过去一趟。”

  “你不是吹牛逼说小事儿一桩? 怎么这都没搞定?” 胖子马上就开始嘲笑道。

  “不是追究小凡的事儿, 是那个女尸有问题, 面子是互相给的, 别人昨天给了我面子把事儿给平了, 当然, 不是说小凡有罪变没罪, 起码免掉了很多麻烦对不对? 人家今天请我们去看看, 也不是啥多大的事儿吧?” 黑三道。

  胖子还要说话, 我就提前拦住了他, 道:“ 走吧, 去看看。 该来的,躲不掉的, 刚好设备还要在几天之后到, 不是么?”

  胖子瞪了我一眼,道:“ 你他娘的说的轻巧, 能不能别一有事儿就装大侠? 结果你能干啥? 还不是胖爷我忙前忙后的给你擦屁股?”

  “还能不能做干亲戚了咱们?” 我知道这事儿到时候肯定得麻烦胖子, 一想到这个我就想起了我那本黑皮的古书, 这玩意儿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 直到现在我还把那本书带在身上呢, 昨天晚上还翻看了, 就是死活看不懂。

  对于这个林小妖经常用的杀手锏, 胖子立马就焉了,举手道:“ 成, 胖爷我上辈子欠了你们两口子的了, 成吧?”

  黑三开着车, 我们赶往警察局, 在路上, 黑三接了一个电话, 又调头道:“ 那家伙说这事儿不符合主旋律, 换个地方谈。”

  最后,我们在一个酒店的包房里见到了几个官气逼人的人, 黑三介绍我们, 用的非常吊的称呼, 道:“ 这是我风水玄学方面的朋友, 有什么事儿的话, 你可以跟他们谈谈。”

  那个警察局局长自我介绍叫“何磊”, 旁边一个, 叫余阳, 是警察局的副局长, 黑三虽然这么说了, 但是官场上的人做事儿, 得有他们的一套规矩, 先吃喝再说事儿, 不一会儿,五瓶茅台就见底儿了, 其中林二蛋一个人都干了三瓶儿, 看的何磊跟余阳的眼睛都直了。

  酒过三巡, 何磊点上一根儿烟,道:“ 老余啊, 有些话我不适合说, 你跟这几个兄弟讲讲吧。”

  余阳就开始麻着舌头道:“ 是这样的,昨天在发现了死者之后, 拉回去进行法医化验, 因为死者没有家属前来认, 黑兄弟有打了招呼, 昨天就按照新闻上面处理了, 本来是准备今天送去火葬场的。”

  “可是这事儿呢, 说来蹊跷的很, 那玩意儿, 在今天早上大家上班的时候, 忽然从法医室的冰柜里面跑了出来,跪在院子里, 昨天值班的同志, 都他娘的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

  “事儿不是在我们局里, 是辖区的分局, 里面也有监控, 也就是在今天早上查监控的时候, 你们根本就想不到监控里是个啥。”

  “那个女的从法医室里跑出来之后, 开始唱戏! ”

  “就那么赤身裸体的扭动着,捻着兰花指, 真他娘的像是京剧里的花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