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尾声2、两张魂幡-2

尾声2、两张魂幡-2

  我以为关于那边的事就此结束了,可是却没有。

  之后我回到了家中,是新家,或许是因为我在黄昏那个地方太久的缘故,所以回到新家的时候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只是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是一副什么事没有的样子,看来新家并没有像黄昏里那样成为一个不能踏足的地方,也许这里本来就不是。

  只是我回来的第一晚,还是有些不对劲,可是这种不对劲比起在黄昏那里来,只能说再普通不过了,其实也可能是我自己想的太过于严重了,因为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全部都是一面纯黑色的魂幡,魂幡下面有个人,但是我看不见他,我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我想走到魂幡下面去,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但却如何也走不过去,好像有千山万水阻隔在我们之间一样,甚至我连魂幡都靠进不了,临了了他才说了一句话,他说这面黑色的魂幡不是用来招我的,而是用来招他的。

  我起初有些不懂,但是并不容我多想,很快我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关于魂幡的记忆特别清楚,还有他的那句话,他最后还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好像是说我回来了。这话有些没头没脑的样子,后来我细细思考了下,觉得好像想到了什么,可就是有些不清楚,按照他的意思,应该是先生让十三弄下的这面魂幡是招我的,黑色的魂幡则是招他的,可是招他做什么?

  这些我怎么也想不清楚,后来倒也安稳,不知不觉也就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和母亲就在忙活祭祀的事,因为我死而复生,家里都是经历了大悲大喜,所以要进行一个小型的祭祀来为我谢神。

  祭祀的过程很顺利,也是奶奶一手操持的,只是我却没再从他们的口中听见先生的踪迹,我问了十三,十三神神秘秘地和我说他也不知道。

  后来婶奶奶过来了,这样的事她过来是理所当然的,自然也是奶奶去请了的,她来了之后一直看着我似笑非笑的,却什么也没说,直到祭祀临了了,她才和我说我现在身上的死人气还没有完全退去,这要等三天过了,我才能彻底摆脱了这气味,而在这之前,我还不能被称之为活过来,因为黄昏那边的人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我,我还会回去。

  这是我醒来听到最为震惊的一句话,婶奶奶之后说所以这几天才让十三形影不离地陪着我,我看看十三,知道十三能保护我不受那边的伤害,只是为什么是十三。婶奶奶听了就笑笑,说之后我会明白的。

  后来我和十三有回到过我被挖出来的那个地方,那面黑色的魂幡还在,十三告诉我说婶奶奶说了,这面魂幡三天后就要烧掉,也就是我绝对安全之后,听了十三的话我才发现,婶奶奶是知道这面魂幡来历的。

  只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我觉得现在即便我问了也得不到答案,反而三天后真相或许会自己浮出水面。

  诚如婶奶奶所说,因为我身上还带着这股子味道,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可是与其说是梦,我倒是觉得好像我又回到了那里,因为每一种感觉都是如此真实,让我如临其境一样。

  我看见了邱布,我是从床上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邱布站在床边上,当时我压根分不清自己倒底是在梦里头还是在现实当中,只是看见他站在床头,他见我醒来,就和我说我们该回去了。

  我于是警觉起来,问他说回去哪里,他说我该去的地方,我自然没有跟他去,他却说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危险很快就会降临,我当然不信他的话,于是他让我看看外面。

  我这才走到走廊上,当我看到院子里的场景,以及出来到外面之后,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迎面扑来,这里是黄昏!

  我惊讶地回头看着他,邱布却说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没有人引我回来。

  我有些不解,我自己还要回来这个地方干什么,邱布却没有继续说,而是告诉我这里很危险,让我跟他走。我对邱布将信将疑,也不信他会这么好,哪知道他接着说他和陆交好,而双陆一个是我奶奶,一个是我外婆,他是不会害我的。

  即便他这样说,我依旧还是怀疑,于是说了一句他的言下之意是在说一直是薛在害我了?我本以为邱布会说是,可是我却看见他摇了摇头,他说薛没理由害我,他和薛之间是私人恩怨,但是在我的这件事上,他们的立场却是相同的。

  我一时间不能理解,既然他们的立场是相同的,那么要害我的又是谁?而邱布却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吗?

  我还要问,邱布要我赶紧跟着他离开,否则就走不掉了,我于是只能跟着他出了新家,看他的样子一直带着我往桥边带着走,而这个地方一直都是那种昏暗的昏黄,正如黄昏两个字索要表达的意思一样。

  他带着我一直到了桥边,我远远地看见桥上有一个黑影,然后我看了看邱布,邱布安慰我说让我不要担心,这是个熟人。我于是忐忑地去到桥上,到了桥上之后才发现竟是殷铃儿,她站在桥上说听说我回去了。

  我点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很久才问了一句话说他们没有为难她吧,殷铃儿摇摇头,她说我回去了就安全了,可是为什么又回来了,她似乎也已经知道了,她说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儿都是危险。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回来了,而且是醒来就已经在了这里,当我抬头的时候却看见桥头的地方立着一张魂幡一样的东西,我于是问说那是谁的魂幡?

  殷铃儿摇头说不知道,我又看向邱布,邱布也是摇头,他说这面魂幡忽然就立在那儿了,也不知道是谁弄的。之后我们走过去看了看,但是看到的时候我却更加疑惑了,因为这与我爬出来的地方那面黑色魂幡一模一样。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还正在疑惑,猛地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石头,快走!”

  我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力道给牢牢拉住,接着愣头愣脑地往前一冲,只觉得一阵阵阴冷迎面而来,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很显然我身边还有个人,当我认清这个人的时候,忽然一阵惊喜,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先生。

  先生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然后说幸好魂幡连接了两个地方,这才能过来,要不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呢。我看见先生完好无缺地出现在我面前,完全忘了刚刚的惊险,和他说能再见到他真是太好了。

  先生说要是没有把握他也不敢擅自到那边去找我,他说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我问他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先生才说但凡人死,在生魂还没有去到阴间只要能及时找回来就还有救,所以先生才这样大胆去试。

  听见先生这样说,我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而先生就笑了笑,没有再说别的。然后先生陪我回去,我想母亲他们要是知道我又这样无缘无故不见了,他们一定又是要吓一跳吧,只是这是不是就是我们寻常所说的鬼勾人我说不上来,大约也就是这样吧,无缘无故地不见掉,却又从另外的地方回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