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85、女尸村-5

285、女尸村-5

  我觉得这一次我的声音出奇的平静,看着外婆的眼睛也似乎是波澜不惊,好似无论外婆说出什么话来,我都不会再觉得奇怪一样。外婆看着我,眼神和面色都在变,她显然已经洞悉到了我的这种变化,然后才用生冷的声音回答我说:“你见到他了。”

  外婆说的是肯定的语气,然后外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说我还是看见他了,我没出声,只是依旧用哪种眼神看着外婆,外婆自言自语地说了一阵之后,然后和我说她以为我到了这里就不可能再见到这个人,但是没想到……

  后面的话外婆就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一直重复着没想到这三个字,对于我刚刚提出来的这些疑问完全置若罔闻。我察觉到外婆的神情不大对劲,好像这件事的发生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可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人和我到这里,和外婆她们又有什么联系。

  外婆这种出神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回过了神来,又好似她已经做好了什么决定一样,和我说既然是这样,那她也没有再坚持下去的必要了,她和我说再过两天就是二月初一,在这之前,她带我去看一样东西吧。

  外婆也没说是什么东西,但是从她的语气当中可以知道,这东西一开始甚至自始至终外婆都是不想让我知道的,只是因为现在情形发生了变化,所以她才临时改变了主意,因此也可以肯定,我到女尸村来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二月初一这个日子。

  我没有说其他的话,只是答应外婆说“好”,然后外婆就领着我往女尸村深处进去,看外婆的样子,和我一开始想的也差不离多少,外婆对女尸村很熟悉,暂且不说她是否会经常到这里来,单单她经年住在女尸村外的镇子上就可以知道一二了。

  一路上的气氛有些压抑,外婆一反常态一句话也不说,一路上都似乎在想着什么,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而我自己也回想着那个就像是梦一样的场景,只觉得这里面的究竟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越来越莫名。

  而且在往里面走的时候,外婆似乎是刻意选了避开女尸村的这些人的路,自始至终我没有看见一个女尸村的人,说实话,自从之前这些人在林子当中一哄四散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半个人影,我总觉得他们不可能每晚都是这样漫无目的地在林子里游走,他们总要是有些事情要做的。

  只是我才刚刚到这里来,对这里的所有都还不熟悉,所以一时间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任由外婆带着去,最后外婆把我带到了另一座檐里头,在我看见这座檐的时候,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地袭来,我忽然扭头看着外婆,问说这是哪里。

  外婆从我稍稍有些变的声音当中的听出一些东西来,却反问了我一句说我记得这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转瞬即逝,到外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只留下一种莫名的惆怅在心底盘旋,我想要再想起什么来,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于是我摇摇头说不记得,外婆却什么也没有说,而是带着我进到檐里面,这檐里面的情形和其他檐的布置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唯一的不同,也是最为不寻常的一点就是,在檐的所谓的客厅里面,没有神龛,也没有放置女尸的棺材。

  棺材是没有,但是里面却放满了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一个个纸人,单单是放置这样的纸人也就罢了,但是让我觉得最为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每个纸人身上都穿着我的衣裳,这情景不禁让我想起奶奶每次半夜烧的纸人,我深深的记得每一个纸人身上都穿着我小时候的一件衣服。

  我于是看着外婆,外婆的眼睛盯着这些纸人,眼睛根本就没有眨过一下,我终于用沙哑的声音问外婆说这些是什么,外婆何等聪明,她怎么会听不出我话里面的意思,她说和我想的不错,这些纸人都是外婆烧掉的。

  一时间我不知道是有些不能理解还是有些不能接受,我说既然已经烧掉了,那么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外婆却定定地看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外婆这样的神情,但是我却看出了一些别的意思,最后我说奶奶之所以要烧那些纸人,难道就是为了到这里来,外婆却依旧盯着我,而且一字一句地纠正我的说辞说:“不是烧,是献祭。”

  我常听奶奶说,她烧这些纸人是代我受罪的,可是现在看到这些纸人簇拥着站在这里,我却依旧无法理解,它们倒底代我受的是什么罪。我还想问很多,可是我却看到外婆朝我摇了摇头,似乎是让我不要再问下去,我于是喊了外婆一声,而且我看见外婆的眼神转变的很快,那种不同的神色不断地在眼底变换着,但我看得出,无论是什么神色都带着一种淡淡的迷茫,好似外婆也有不能理解的东西在困扰着她一样。

  最后外婆的神色终于恢复寻常,她带着我从檐里面很快出来,到了外面的时候,她忽然和我说,我要确保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见过这些东西,也不要和任何人说我来过这里,我更加疑惑,问说为什么,外婆却沉默了,大概沉默了有半分来钟,她又重新开口,可是开口说出来的话却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外婆说在听到我说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她有些动摇,同时开始有些怀疑,我虽然恩想知道她为什么动摇,怀疑什么,但是终究还是忍住了没问,而是继续听她说下去,外婆说她以为自己做的事一直都是对的,也一直是为我好,可是现在忽然觉得,她和奶奶做的这些事,并不是在保护我,反而让我置身于更深的危险当中,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又顿了顿,接着才说,她甚至害了母亲。

  听到母亲我浑身一个激灵,心上默默地说这和母亲又有什么关系,正说着,我忽然听见一声悠远的号角声传过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到了我们这里之后变得非常的遥远,只能依稀听见一些,在听见这声号角声的时候,外婆忽然脸色一变说我们快回去,黄快来了,我不知道奶奶为什么慌乱,可以知道的是绝对和这里有关,黄不想让我知道这个檐的存在,可是为什么?

  我和外婆回到之前我们所在的那个檐里,再之后外婆就再没有带着我离开过这个檐,而黄也没有再出现过,只是那个檐里面纸人簇拥的场景却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我会觉得那里熟悉,而且回来之后,无论我再怎么问外婆,外婆都是缄口不言,也不知道倒底是在想着什么。

  就这样到了二月初一,那天黄亲自来找我,说我们该去那里了,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外婆早就和我说过她不和我一起去,她也不等我一起回镇子里了,因为我跟着黄走之后,她就要回到镇子里。

  我问外婆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外婆却说我恐怕不会再回去镇子上了,所以她即便等我也是白等。我听了有些短暂的错愕,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外婆忽然说有人已经找到这里来了,即便黄他们再怎么拖延,也只能拖到二月初一这一天,再往后,找我的那个人就会找到我,外婆没有说是谁,但是一个人的身影很快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我说是先生。

  外婆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好像是谁都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后面她说的这一句,外婆说如果我觉得在女尸村里有危险,或者说我要是遇见了什么危险,就到有纸人的那个檐里面去。外婆没有说为什么要到那里去,也没有说为什么那里就是安全的,总之她反复叮嘱了好几遍,她说要是真到了那一步,那么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也就保不住了,连她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该如何收场。

  从外婆的说辞当中,我隐隐觉得有一种异样的危险蛰伏在我身边,只是我从没有留意到,也不知道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