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83、女尸村-3

283、女尸村-3

  我一时好奇,问说这是什么祭祀,外婆却并不愿意多说,只是看了看我,那眼神却分外怪异,我越发觉得奇怪,就问说这倒底是怎么了,然后外婆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这些东西我不要问。外婆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有问题,总觉得这事有那么一些不对劲。

  看了一阵之后,也是因为天有些黑,我压根看不出这些人倒底是在干什么,好像就是那样站着,压根没有动过,而且我们出来也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外婆忽然说我们还是回去,我更觉得奇怪,在檐里面闷了一天,好不容易可以出来,为什么又要回去,这里不是晚上才开始活动的吗?

  外婆却不肯说明原因,我听着她的说辞也是很无力,说这里民风和我们不一样,怕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什么的,我更加狐疑地看着外婆,始终觉得真正的原因外婆一直没说,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时候我偏偏就和外婆拗上了,于是就站在原地没动,外婆催了几声见我没动静,我才说外婆如果不说明真正的缘由,我不会进去。

  外婆有些惊讶,大概是第一次见我这样使性子,这样执拗,然后外婆才问我有没有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外婆不说还真不觉得,可是她这么一说,我觉得胸口的位置有些隐隐的疼,好像被活灼烧着一样,我问外婆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然后外婆才说我们先进去再说,但是已经晚了。

  我只听见外婆说出进去两个字,后面的就忽然变成了“隆隆”的耳鸣声,我只感觉瞬间整个世界就这样静下来了,无论是耳边也好,还是眼前也好,刚刚所有的人都没有了,但是却并不是空无一物,我看见眼前站着一个人,但是因为昏暗,我根本看不清楚他是谁,于是只能出声问,但是声音发出来的时候我却自己被自己给惊住了,因为我自己的声音竟然带着重重的回音,让我觉得这声音好似不是我的一般。

  而让我惊讶的还不止于此,更为惊讶的是我听见这个声音竟然是从眼前的这个人的嘴中传出来的,明明是我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是另一个人在和我说,这种奇怪的现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然后我才猛地意识到,为什么这个人的身形看着会如此熟悉,这分明就是和我一模一样。

  想到这点之后,我猛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一时间惊慌和疑惑同时涌上心头,我转头看了看周围,想要分辨出自己倒底是在什么地方,只是看到的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我站在檐的外面,周围也是女尸村的情景,只是唯一不同的是,整个女尸村只有我们两个人这样站着,就好像是有一面镜子横在我们之间一样。

  于是我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起来,而眼前的这另一个我却压根没有半点动静,好似从一开始就没有像我这样急躁过,我定定地看着他,忽然觉得他好像抬起了头来,接着看向我,再接着,就朝我走了过来,他的靠近让我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就连已经到了我的跟前,他好像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那情景就像我压根就不存在一样,他要从我的身体之间穿过去一样。

  而且事实证明也的确是这样,他到了我跟前的时候就像一团空气一样就穿过了我的身体,也就是在那一刹那,我只觉得整个人短暂地一阵恍惚,然后外婆的声音以及周围的嘈杂声,还有眼前的情景就再一次回归到了真实当中,只是在看见外婆的时候,我忽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神逐渐变得锋利而且冰冷起来,然后我听见自己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怎么是你!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猛地听见远处传来长长的一声吼,像是有人故意拉长了脖子喊出来的,像是一种什么信号,我被这声吼叫吸引过去,只见整个女尸村的人忽然就同时往一个地方聚集去了,只是唯独我和外婆没有动,等我再看向外婆的时候,发现外婆也在看着我,同样是用一种凌厉但是却更加深邃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刚刚的情形也早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只是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声:“你想起来了。”

  我看着外婆,说我怎么就没想到,陆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魂双生,外婆和奶奶竟然是一体的,她们两个人一起才能被称之为陆,这样的话,之前的很多疑问也就说得通了,包括爷爷为什么会在这里,祖坟为什么会在这里,婶奶奶与奶奶外婆之间的关系等等的事,都有了眉目。

  我看着外婆问问她说那她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外婆说我来这里是自然而然的事,谁也无法阻止,而且我自己不是十分渴望到这里来的吗,我不知道倒底是外婆变了,还是我自己变了,我开始不信任她,甚至有些防备,但是我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好像不大像以前的自己了,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当然这种疑惑只是短暂的,而且是一闪而过的思绪罢了,很快我就回到了现实当中,同时注意力已经不在外婆的身上,而是看着外婆说女尸村除了她和黄,还有一个人存在。外婆依旧是那样看着我,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慌乱,她说蒋自然是在这里的,但是我摇了摇头和外婆说,她知道我说的不是蒋,是另一个人,在说到“另一个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故意加重了语气,强调这个人的特殊,外婆就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依旧是那样深邃的眼神,让人看不到底,之后她才缓缓和我说,我现在还不能见那个人。

  我没有接外婆的话,并不是因为我无话可说,而是我已经知道为什么不能见,而且我也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无论是奶奶让我离开村子,还是在村子里发生的这些种种,都是蒋和陆的早已布好的陷阱,引我步步深入之后,最终指向的地方就是这里,当然就是那个人。

  你要问我为什么我忽然之间知道了这些,我只能说我真的是忽然之间好像就知道了一些隐秘,就像失忆的人忽然想起来了一些什么一样。这时候外婆则和我说,让我看看自己的左胸口,我于是将衣服拉开,我记得在我的左胸口有一个印记,只是这一次再看到,这个印记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胎记或者伤痕一样的东西,而是变成了一个符文,这个符文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和那次我与先生在鬼屋石柱上看见的那些符文是一种类型的,而且就是其中一个,我还记得先生的臂膀上也出现了这样一个符文的印记,就在他替我问神之后。

  看到这个符文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才是整个阴谋的开始,这个符文印记,以及断了线索的先生的棺材和石柱,好像到了这里之后,再一次被衔接了起来,这时候我猛地想起王川说的那句话,他说先生在女尸村,那么先生在女尸村的哪里呢,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暂时还不知道胸口的这个符文代表的是什么,于是问外婆说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在说话的同时,我清晰地感觉到一股风水的流动感,就像一阵风一样地吹到我的跟前,让我忍不住看了看风吹来的地方,这种感觉有些难以描述,说是风好像又不是,有些像水流过面颊的感觉,可有不是水,总之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我想之前在墓地董感觉到风水的聚集变化,大概也是这样一种感觉。

  我看向那边的时候,只觉得这种感觉是从一座檐里面传过来的,于是我当时心上就想,这个檐里面有风水的流动,也就是说有特别的人在里面。于是我看了看外婆,也没顾上和她继续说,就往这个檐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