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82、女尸村-2

282、女尸村-2

  我觉得董一定知道母亲的很多事,否则在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也不会那样劝我,而且言辞之间总是向着母亲,握着才问他说,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和我说,董只是看看我,然后还是那句话,他说有些事情还是母亲亲口和我说更好,他始终是外人,而我们是母子。

  可是提到女尸村,大概是因为爷爷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黄的关系,我总觉得那地方有些诡异,听见母亲去了女尸村,一时间也不敢贸然说去,但是又心急如焚,担心母亲在那里遇见什么,董在我旁边却一句话也没说,好像是在暗示我这事我自己拿主意,因为毕竟这是我的家事,只是我发现董这种微妙的态度还有一个缘由,就是有些让我自己做主的感觉,因为我曾听他说过,有些事我是要自己拿主意的,无论是他还是薛,都不可能一辈子都在我身边。

  最后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暂时不去那个地方,但是在我决定不去的时候,董问我说为什么不去,我说我也说不上来,但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那地方我又不熟悉,眼下的情景,薛又不在身边,我还是要小心为好,力保让自己不要出什么差池。

  董听了就没说什么了,然后董建议我说,这事我不如去求求外婆,或许她会帮我,毕竟我是她的外孙,母亲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不会置之不理的。其实并不是我遗忘了外婆,而是我对外婆一家人都很忌惮,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总觉得外婆一家人都很危险的感觉,现在听见董这样说,我于是说那我去试试。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董却向我辞别,这让我很是惊讶,在这样的关头董忽然要离开多少让我有些意外,董说他要离开这个镇子,我问他去哪里,董才说去我的村子,我再一次被惊到,问说这个时候他却村子里做什么,董说去替薛做一件事,然后董才说薛曾经和他说过,要是他没能回来,就让他到村子里去替他做一件事,现在薛不知道在哪里挣扎,所以现在他得去替薛完成。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好挽留,董说今晚他就动身,看得出来这是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但是之后我又不免有些但那又起来,薛交待的事,不会是冲着奶奶去的吧。但是现在我也管不了这些,董当时就走了,我则半夜的到了外婆家,半夜过来外婆也知道是出事了,当我将事情说了之后,外婆早已经皱起了眉头,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看着外婆也没干插话,外婆说这事就不要惊动其他人了,这女尸村还是她和我去一趟吧,听见外婆要亲自前往,我担心外婆的身体会吃不消,外婆说她还没我想的那样虚弱,说不定到时候我还不如她,听见外婆这么说,我也只能应了。

  到了第二天外婆也并没有急着领我去女尸村,而是问我说今天距二月初一还有几天,其实外婆又怎么会不知道还有几天是二月初一,她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再给我提一个醒罢了,我听了说还有三天就是二月初一了,外婆说那我们就明天动身去。听见外婆这样说,我也不敢说那个关于二月初一的事,于是就问外婆说二月初一有什么特殊的吗,外婆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说我明知故问,我见外婆的眼神深邃而且犀利,于是已经明白这件事外婆早已经知道,我已经瞒不下去了,于是便不再说话,然后外婆才和我说,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她又说薛可能让我不要去,但是我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该来的迟早回来,更何况,有些事越躲只会越严重。

  听见外婆这样说我点点头,然后说只是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然互外婆才说难道我忘记黄和我说的了,他既然能和我说出二月初一的话,那么就自然也是知道这事的,所以是我一直没有明白,我找不到的那个地方,就在女尸村里。

  我这才惊觉为什么外婆说要明天动身,原来已经计算好了,恐怕就连我来找她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我才问外婆说原来所有事她都知道,外婆才点点头说关于我的一举一动她都分外留意,毕竟我是她的亲外孙,她怎么容得我出现半点差池。

  这一天我就在外婆家,到了傍晚的时候,外婆也烧了一些纸钱,供了一些香烛之类的东西,又带了一些纸钱香烛和符纸上路,说是路上用得着,第二天天才灰灰亮我们就出门,外婆家里则早已经心照不宣,也没人过问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我和外婆穿过树林,外婆看上去对女尸村很了解,一路上轻车熟路,甚至都没有任何很糊的时候,我于是问她说她以前是不是去过女尸村,外婆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但是为什么去,什么时候去的却再也没说,我见外婆不肯说就没有细细追问下去,但我觉得外婆迟早会和我说这些,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罢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我所知道的金片子和女尸村的人分界线,也就是送棺的那个地方,过了这片空地,我们一直往上,外婆说过了平地,就算是进了女尸村的地界,让我留心着些,这边的人并不是那么友好。

  只是一路上去,我们也没有遇见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渐渐的树林开始稀疏,最后现出零零散散的一些建筑来,只是这些建筑和爷爷描述的一模一样,看着坟不像坟,屋子不像屋子,唯一只有一扇门,其余的都是完全封禁起来的,而且这种建筑看着很小,根本就不像是住人的那样,当然爷爷描述过,这种建筑下面才是真正的地方所在,面上的部分不过是一个标识而已,这样说起来,和坟还真是没什么分别,怪不得村子的名字上都会有个尸字,也算是村如其名。

  而在我们还未完全进入到女尸村之内,黄就已经出现在了前方,即便经过了上次和薛的不愉快,他这次见到我依旧是笑脸盈盈,但是他越是这样,就让我觉得越是嫌恶,只是这些都只能表现在心里,面上的话还是要与他客套寒暄,而他就像一个热情好客的村民一样迎接我们进去,我看他和外婆更像是老相识一样,这也难怪外婆能明目张胆地就这样进来,总是有原因的。

  黄领着我们很快到了女尸村,到了里面之后,我发现外面盛传的神神秘秘的女尸村,也不过如此,乍一看的话更像是山林里面密集的坟地,更多的还是荒凉,甚至我觉得整个村子当中除了我们三人就在没有其他的人了。

  黄最后把我们带到了一座坟一样的建筑立面,走进去之后我才发现里面比我想象的要宽敞明亮,只是上面的确如同爷爷描述的那样,地上的部分只是一个入口而已,然后经过细长的通道之后,才进入到真正的屋子里面,因为屋子里面昏暗阴沉,所以一直都点着蜡烛,我发现他们点的蜡烛是白色的,而且整个屋子之中还有一股清香,这种香味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细细想起来,好像是婶奶奶那里,我记得婶奶奶的屋子里也点着这样的蜡烛,而且香味是一模一样的。

  黄招呼我们坐下,整个屋子里也就我们三个人,而黄也不问我们磁性的目的,他说我和外婆就先住在这里,之后他又和外婆说,女尸村的规矩外婆也是知道的,希望我们不要违背,要不到时候他也帮不了我们,外婆都答应下来,然后黄说他还有别的事要先离开,然后就出去了,我和外婆在这样的屋子里,我觉得就像是一座牢房一样被关了起来,外婆则和我说女尸村白天都是睡觉的,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出来,不过也没什么可以做的,是会有些无聊,她也无法和我解释,等到了晚上我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而我们被困在这屋子里也不是没事可做,黄走后外婆就起身在地上找着什么,我问外婆在找什么,外婆说女尸村的这种屋子被称之为“檐”,檐的建造很奇妙,表面上看没什么稀奇的,其实每一座的位置和建造都是按照着地气的流动方向建造起来的,所有的檐都处在一道地气的方向上,用于吸收地气用。

  而且檐是分层的,一般来说分层越多的檐地位也就越高,所以外婆说她在找我们所处的这座檐下面是否还有别层。我说要是分层的话不应该是直接一层层建造出来的吗,外婆摇头说当然不是,层的建造是很隐蔽的,有时候就连女尸村的人都不知道那一座檐会有层,这也是女尸村的一个秘密,层越往下,地气就越重,而且隐藏的秘密就越多,外婆说她对女尸村的了解还不是很深,只知道女尸村存在的原有,以及所有的隐秘都在最深的那一个层中,但是很少有人能到层里面去,意识没人知道,而是很难找。

  找了一阵子,也没什么发现,于是外婆又坐回到了凳子上,我想着要是真如此好找,也就不能被称之为秘密了,再者就是既然这里有层,黄也不会将我们安置在这里。之后我和外婆百无聊赖地在里面呆了一天,直到听见外面有嘈杂声响了起来,接着我听见一连串的沉闷的敲击声,然后外婆才说天黑了,可以出去了。

  于是我和外婆这才出来,当我们出来之后,只见外面一片漆黑,完全没有光,只能看见阴影绰绰都有一些人,一动不动地,我小声问外婆说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外婆才说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