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81、女尸村-1

281、女尸村-1

  董听见之后忽然转头看着我,然后阴阳怪气地问了我一句说,我叫石丞印?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董这句话里头包含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他的语气和神态有那么一些古怪,董就没说什么了,然后把话题重新转了回来说,薛应该就在下面。

  我听懂了董的意思,于是问说难道要把坟给挖开,董说就是这样,可是我想了想说这是我们家的祖坟,但是想想又觉得这样的说辞有些不对,好像这是我自己的坟才对,但是无论是什么,要这样贸然地挖下去都觉得很不妥,在我犹豫的时候,董说我留在这里不要走开,他一下子就回来。

  然后我就看见董往外面去了,我一个人站在坟地之间,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但是还算好,这种情景下,并没有很浓烈的吓人感觉,大概也是我已经熟悉了这样的场景,不再觉得害怕。董走后我凑近墓碑看了很久一阵,怎么也想不通,如果说祖上有这样一座坟,那么我为什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名字,如果这坟的的确确是我的,那么为什么,我明明还活着,而且这坟怎么看也不像是生死坟啊。

  正想得入神的时候,忽然有个声音猛地在我身后响起来,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我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不是董的声音,虽然熟悉,一时间却也反应不过来是谁,但是在我想回头看的时候,那个声音却忽然制止我说让我别回头。

  我于是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动作,然后站起来,虽然依旧背对着这个人,但是这个声音却迅速地在脑海里回响,很快这个人的面容便已经浮上了心头,我沉下声音说:“蒋,是你!”

  蒋倒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要隐瞒自己身份的意思,听见我这样说也没出声,算是默认,我问他说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应该是在村子里的吗,蒋却说村子里有陆就足够了,他是跟着薛来的,因为他看到薛急匆匆地赶来,就知道这里一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来到这里之后果然不出塔所料。

  我没有出声询问,只是静静地听着,自然也没有回头,我问他说为什么不让我回头,况且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他的容貌,蒋却说她并不是不愿让我见到他,而是他身边还有另一个人,我不能见那个人。

  我略感惊讶,于是问说是谁,蒋说不让我回头就是暂时还不能让我知道,然后他将话题一转,便不再提这个人的事,然后说我不能打开这座坟,我问为什么,蒋反问我说我听说过自己挖自己坟的事情吗?

  我被蒋的这句话给惊了一下,但是却很快镇静下来,然后说是没有听说过,可是不挖开又怎么知道这倒底是不是我的坟,更何况薛被困在下面,要救他上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讲听了说我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很心虚的吧,我也不愿意挖开这座坟,因为我心里也有一些不好的念头,他却没说为什么不能挖开,而是说像薛这样的人,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被困住。

  蒋说的的确是我现在所想,但是面对心机如此深沉的蒋,我不得不留个心眼,我问他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他,何况他与我们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状态,他又怎么会忽然好心来帮我。蒋听了沉默了一阵,然后莫名地问了一句说我是否知道陆的真正身份,是否知道她是谁。

  这个我自然知道,奶奶是陆,而且不单如此,她还是殷家的人,我问说这又怎么了,然后蒋就继续问说那我就没有想过既然陆是我的奶奶,他又和陆交好,他是不会害我的吗?我想了想倒也的确是这个理,只是我对蒋的印象早已经先入为主,始终警惕着,说什么也不敢相信他,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于是就沉默着。

  蒋说最后的去决定权在我,望我慎重考虑,他说我从来到这里,就没有人和我提起过祖坟的存在,我就不觉得奇怪吗,所以无论是我的家人也好,还是其他人也好,都不愿我知道祖坟的存在的事实,我就没想过为什么吗。

  蒋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一声轻微的咳嗽,似乎是身边的人那个人发出来的,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存在,然后蒋就和我说他的时间到了,我好好想想,然后我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他们离开的声音,我这才回头去看,却只隐约看见在黑暗中有两个人影远远走去,只是让我意外的是,我分明看见蒋的手上提着一盏人皮灯笼。

  我看着眼下的这情形有些发呆,还是董回来之后我才回过神来,董离开的这段时间,原来不是做别的去了,而是去找了锄头和铲子来,他递给我一把铲子,然后说我们赶紧的,但是我结果铲子之后却没有动,而是一直在想着蒋刚刚说的话,脑海里同时又浮现出薛那时候和我说的到祖坟里来,一时间倒底是挖与不挖,竟然在脑袋里剧烈地挣扎着。

  董看见我不对劲,于是就问我这是怎么了,我于是才问他说,他觉得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董不防我这样问他,愣了一下说薛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听见董这样说的同时,我已经拿定了主意,于是和董说他既然也觉得薛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那么他怎么会被这样一座坟给困住,董听见我说的越来越不对了,然后恍然明白我的意图,于是说我难道改变了主意,不打算救薛了,我于是耐心和董解释,我说并不是我不愿意救薛,而是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做很不妥。

  而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又开始一遍遍地闪过在那个地方,整个三棱石碑即将坍塌时候的那个情景,薛站在石碑外面,嘴唇翕合着似乎在和我说的话,那个画面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我终于看清了薛最后在和我说的话,他分明就是在说——不要管我,否则会将你置身于危险当中。

  当我忽然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时候,于是更加坚定了此前的念头,然后十分坚定地和董说:“我们不能打开这座坟。”

  董似乎是被我忽然这样的语气给唬住了,他沉默了一下,接着才说道:“那么一切由你做主,只是薛……”

  我说薛不会有事的,他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击倒的人,何况,只是后面的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来,他的命魂依旧在三棱石碑那里,说明他是安全的。只是这一回唯一让我不解的是蒋,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按理说他应该巴不得我打开这座坟,然后让我陷入到危险之中,还有就是他身边的那个人倒底是谁,看起来好像这时候的蒋只不过是一个引路的人而已,那个人才是真正有决定权的人,只是他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我根本无从分辨是否在哪里见过他,或者听过他的声音。

  董虽然依旧不解,但还是和我一起离开了坟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蒋离开之后,我就感到整个坟地有种阴沉沉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源自内心,就像是隐藏在心底的火苗被点燃了起来一样,让我觉得整个祖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否则的话,为什么家里人却从来不让我知道它在哪里?

  这些疑问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弄清楚的了,离开坟地之后,我和董回到了爷爷家,我担心母亲的安危,也不知道我那样离开之后,母亲有没有想不开,当我和董回到爷爷家的时候,院门依旧和我离开的时候是一样的,院子里,屋子里,都透出一股浓重的阴森感,见不到丝毫的光亮,见到如此暗沉的情景,我的心有些沉了下来,于是飞一般地冲进屋子里面,可是我找遍了屋子,却根本不见母亲的踪迹。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母亲会去哪里,唯一觉得会去的外婆家,在这个时候也觉得是那么微乎其微,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母亲不会去外婆家,而是去了另外的地方,董劝我说不要胡思乱想,眼下应该尽快找到母亲要紧,我问董说他能不能想到母亲会去了哪里,董听见我这样问他,竟然有一些难以言说的表情,我见她神情不对,因为他的神情并不是不知道,而是难于开口,于是我立刻追问他说,他知道母亲去了哪里。

  董这时候才点点头,但是依旧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我有些急了,说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董于是才说,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母亲应该是去了女尸村。听见女尸村三个字的时候,我愣了下,然后一脸不解地望着董,问他说母亲为什么会去那个地方,董才说母亲恨透了那个地方,现在被我误解,肯定会迁怒那里,所以去女尸村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