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9、问神-6

279、问神-6

  而且到了圆心的地方我才发现,这座三棱塔是陷在地表之下的,也就是说,周围的地面和建筑都要比三棱塔的地基高出两丈左右,而三棱塔的周围也是用台阶围成了一个圆形的形状,我看见在三棱塔所处的圆形上面有很多浮雕,与我在三村石洞里看见的阎罗图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如果你细细看每一幅,发现还是有区别的,它们的外貌还是千差万别,手上的印也不同,只是这些细节的不同很容易被造型姿势的一致而忽略掉,我数了数一共有九个这样的浮雕。接着薛就带着我走下了台阶,但是在我也进入到台阶之下的时候,我忽然感到地面传来隆隆的震动,这种震动感很明显,像是有地震从远方传来一样,当我回头看的时候,只见在镇子边缘正腾起一阵阵烟尘,这种烟尘好像是建筑物倒塌所引起的一样,我看看镇子边缘,又看看薛,薛却丝毫反应也没有,依旧自顾自地往下走,我见薛是这样的状态,于是也跟着下去,然而更加奇特的是,当我往台阶下走下去的时候,只见下面的那些浮雕忽然像是变成了大火之后的灰烬一样,开始往空中飘散,一时间整个三棱塔周围就像是在下雪一样,但是如果你伸手去捻的话,就会发现这都是烟灰色的灰烬。

  最后我跟着薛来到了三棱塔的边缘,三棱塔就是整个镇子的中心,也可以说就是终点,在我走到三棱塔边上的时候,我才发现三棱塔在这里开了一个口子,这个口子就像是开在上面的门一样,我走到薛的身边,透过这个口子,只看见里面停放着一口同样是用大理石和整个三棱塔雕成一体的大理石棺,有一个台子托着,我看看薛,很显然薛带我来这里就是要让我看见这东西,而在我看向薛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嘴唇张合着,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我依稀靠着嘴唇的形状辨认着他要和我说的话,他竟然是在说——打开它!

  于是我走进去,只是当我走进这里面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脚下的震动忽然变成了强烈的心跳,两种震动莫名地契合了起来,而且越靠近大理石棺,我的心跳就越厉害,最后直到好似我已经彻底感觉不到心跳,它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一样,那种强烈的窒息感已经胸闷的感觉随之而来,而我依旧坚持着伸手去够石棺,想要将它给推开,可是就在手要触碰到石棺的那一瞬间,我忽然听见突如其来的“轰隆”声在我的身后响起,似乎就在脚后咫尺的地方,我于是回头去看,只看见外面一片灰蒙,依稀可见薛站在那里,但是很快那种崩塌的烟尘就席卷而来,薛彻底消失不见,就到了我眼前。

  时间仿佛就这样定格在了这一瞬间,然后我就睁开了眼睛,那种坍塌巨响的轰鸣声忽然变成了悄无声息的死寂,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看见母亲就站在我跟前,我手上的拿着的香已经烧到了末尾的位置,再有一段就要熄灭了,母亲见我醒过来,问我说怎么样,我有一种短暂时间的迷茫,然后就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声说我这是在哪里。

  我看见母亲的神情顿时就凝重了起来,同时伴随着一些疑虑,然后问我说这是怎么了,紧接着那些在问神中浮现出来的画面一股脑地涌上脑海,然后我看着母亲,终于问道:“你不是我母亲,你倒底是谁,我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出车祸死了。”

  我看见母亲的表情顿时就凝结在了脸上,紧接着就变成了彻底的扭曲,然后她用手捂着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同时惊恐地看着我,良久之后我才听见她说:“你知道了。”

  然后她就开始不相信地自言自语,她说不可能的,我只是第一次问神,不可能看到这些的,而且她说我明明是去找薛的踪迹,怎么会找到她,这不可能,而我一直看着失态的母亲,事实果真与我看到的一样,她不是我的母亲。

  母亲好一阵子才彻底清醒过来,然后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的第一句就是:“石头,你听我说……”

  可是我却根本就不想听,只是问她说他倒底是谁,为什么会是母亲的模样,母亲看着我,嘴张了张,好几次试图要说出些什么来,可是终于什么也没说,最后只是说了一句:“这些事情的经过实在是太过于复杂,一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解释,可是石头你要相信我,我就是你的母亲,如果我不是,怎么能过的了你外婆那一关,你奶奶那一关,她们都是如此聪明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出来,如果我不是你的母亲,你奶奶又怎么会让我继续留在那个家里?”

  母亲说的也没有道理,但是无奈当时所有问神之中的记忆一起涌上来,我欣赏乱的就像一团麻一样,所以根本就没有细细去想,而是一口否认说:“够了,你还想继续骗我,你倒底是谁,你是哪个吊死女鬼,她伏在你身上,你是她,不是我的母亲!”

  然后母亲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只是看着我,说我连这个也看到了,我只觉得不单单是母亲,就连这个所谓的爷爷住的地方也是一个陷阱,我的身子往后连退了几步,然后就离开了院子,我听见母亲在我身后喊了我几声,可是我完全装作没有听见,一股气跑出去好远,直到自己稍稍冷静了一些下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镇子边上,看着这个陌生的镇子,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外婆家肯定是不想去的,母亲的身份一暴露,我连带着连外婆她们也不再敢轻易相信。

  最后思来想去,只剩下薛在树林里说的那句话,他让我去找董,我觉得暂且我也只能先去找他,然后再看后面怎么办了。我于是摸黑往董的住处去,一路上我仔细回忆着在问神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我总以为自己已经被困在里面了,可是却没想到我却用了每到一炷香的时间,由此可以看出,果真问神和做梦是差不多的,很多东西都像是幻象一样,只是做梦大多时候都是虚幻的,但是问神的却都是真实存在的,两者还是存在本质的不同的。

  而且最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方就是最后我几乎要回来的那一段,为什么我会去到那样一个地方,那又是什么地方,按理说那里应该是存在的才对,可是这样巨大的地方又会是哪里?而且我来找董也不单单是因为薛说的那句话,还有就是为什么他会在问神里面出现,就像王川的出现一样,他的出现是他知道要来找我,那么董也给了我提示,那么他是不是也是专门来找我的,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等我到了董安身的义庄,我发现义庄的门是开着的,而且出乎意料的是,空荡荡的义庄里面竟然停着一口棺材。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虽然说义庄理所当然地是要停着棺材的,但是我总觉得董安身的这个义庄多多少少有些特别,所以莫名其妙地有一口棺材让人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董似乎是知道我要来一样,就坐在纸人的边上,看见我进来的时候,我还没看见他在哪里,他就已经开口问我说问神结束了,从董的这一声问当中,我后面的那个疑惑基本上已经得到了答案,很显然董去到了问神当中,而且给了我指引,只是他不知道我在里面看见了什么,所以这才是他等着我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