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7、问神-4

277、问神-4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照着王川说的做了,其实在拿到看到震子的时候我就已经信了七八分了,因为我对这一对震子也算是很熟悉了,先生还特地给我看过,虽然外表可以模仿,但是我拿到时候的那种感觉是无法作假的,这的确是先生用的震子。而且王川最后的确是先生把他带走的,他和先生在一起学了一些东西,有了现在我看到的这些变化,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信了王川,于是问他说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王川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是不要再往下面陷入下去,因为陷得越深,能够回去的概率就越小,第二则是在第一条的基础上找到回去的路。

  我问这条路要怎么找,王川说这得靠我,他肯定是能回去的,因为先生给了他提示,他只要按着先生说的去做就行了,但是我却不行,因为他无法带我回去,我只有找到自己的提示才能回去,然后王川就问我还记不记得什么提示。

  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说法心上根本就没什么概念,王川于是就换了一个说法,他说那我在问神开始的时候有没有做下什么标记,我想了想说问神的时候我醒过来就是在一座坟前,王川说那不是标记,而是我进入到这里之后看见的影像。然后我就忽然想起了遇见董时候的情景,当时董带着我去到了那棵巨大的树下面,最后让我记住这棵树,难道当时他就是在告诉我这就是标记不成?

  我这么一说,王川立刻就说,这就是我的标记,至于要怎么去找,王川让我先回忆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于是说屋子里的那张床,然后我和王川就到了我的房间的那张床边上,王川让我回想着我来到这里之前的情景,我说我拿着那盏白皮灯笼站在坟前,于是王川让我躺回去,想着来到之前的情景,这样我就能回到之前的地方,只是王川特地叮嘱我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不要再想着探寻的秘密,否则回不到之前来的地方,那就糟糕了。

  我点点头,躺回到了床上,然后按着王川的叮嘱想着来之前的坟地,很快那种眩晕感和坠落感再次出现,我身下躺着的床像是消失了一样,变成了无底深渊,我一直坠落一直坠落,最后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这座孤坟,不同的是,我手上没有了白皮灯笼。

  王川说我回到了开始的地方他会来找我,让我不要乱走乱动,我于是就在坟地边上坐了下来,不敢随便乱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等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见到王川来,我心里不禁开始忐忑不安起来,王川是不是没有回来,又或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又等了很长时间,最后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远远地传来,直到看见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一直朝我奔跑而来,我才从地上站起身来,发现跑来的这个人是王川,只是看他仓皇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在发生,他看见了我,却因为气喘吁吁根本说不出话来,我问他这是怎么了,但是还不等他回答,我看见他一直捂着腹部,我好似看见了血迹从指缝间渗了出来,我于是问他说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受伤了。

  然后王川说有很凶煞的东西在阻止他来找我,显然它们想让我陷得更深,所以当他按着提示上来的时候受到了攻击,我问他说那他看清楚那是什么人了吗,王川却摇了摇头,他说从下面醒过来会有一个短暂的迷茫期,他醒来的时候身上就已经有了这个伤,那人戴着斗笠,他看不清楚是谁,果然是那个给我白皮灯笼的人,王川说他要不是有先生给他防身的符纸,只怕是找不到我了。

  我于是让他将手拿开,只见这是很深的一个口子,我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我问他说如果他在里面死了会怎么样,王川说问神之中任何发生的事都会表征在现实当中的身体上,即便现实中他的身体能够止住血,但是要是在问神中死了,那么现实中的身体也会跟着死亡,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时候有人问神的时候手上会忽然出现灼烧的痕迹,就是因为在问神当中受到了凶煞东西的攻击。

  我于是将衣服脱下来,按在了王川的腹部,以防止有更多的血流出来,我问王川说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他顺着提示回去,只要他离开,那些东西就不会再伤害他了,如果他要是真的在里面死了,我即便出去了,也会内疚一辈子的。

  可是王川说什么都不走,他说不把我带回去,我万一陷入到了更深的地方,那才是最恐怖的事,而且这些人早有准备,显然是已经预谋好的了,没有人指引我出去,我是根本无法离开的。我安慰王川说我还不至于像他想的这样柔弱,我说她快回去,我会想办法回来的,让他不用担心,然后我问他说他的提示是什么,王川看着我,然后想了想终于妥协,他说那他回去之后在何先生想办法,他说让我按着提示去找那棵大青树,然后他说他和先生在女尸村,我如果出来了,一定要来女尸村找他们。

  说完之后王川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大青树的具体方位,于是就乱走在寻找,我抬起左手看了看,上面的香印的确只有了两圈,走着走着我就想到了些什么,王川说问神和做梦差不多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我想找什么东西,是和自己想要什么有关的,何况问神本来就是有什么东西带着我去窥探真相,难道是一开始引着我的东西就不对?

  可是最初除了遇见的董,我并没有再遇见别的什么人,难道是那座孤坟在作祟?想到这里,我立刻停下来步子,为什么我最初来到的地方会是这座孤坟边上,于是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就重新折返回去,再一次站在坟边上的时候,我忽然萌生了一种要把这座孤坟给挖开看看的冲动。

  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而是想着董忽然出现的那个光景,于是我试着爬到坟堆上,然后做到了坟上,起先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但是很快我就觉得地面在消失,脚下全是氤氲的雾霾一样的昏暗,再接着,我就看见似乎有一条路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了脚下,我就说当时董怎么能辨别方向,而我就不能,原来是这样的缘故,然后我从坟上下来,就顺着这一条有些朦胧的路走,果真和之前董带着我走的方向很相似,不久之后,我就看见了一团阴影的青树,直到我走到边上,和之前的光景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到了树下我安心不少,但是问题又来了,董只让我记住这棵树,却并没有说具体的要怎么办,所以到了树下之后,我绕着青树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最后就站在树下面发呆,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

  而且在我到了青树下之后,明显开始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头,有一种好似一模一样的情景曾经也这样出现过一样的感觉,好像我也曾经这样站在下面,这样思考着这些问题一样,而且随着这种感觉的萌生,有一个画面猛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就像是我已经忘记掉的东西重新回到了脑海里一样。

  我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来,在我五岁那年,母亲被一辆急转弯的农用车撞到,当场就已经死亡了,之后家里面还举行了葬礼,为母亲出殡,我记得她下葬的那一天,父亲还牵着我到了坟地上关亡,我还捧了一把土撒在她的棺材上。这段就像是遗失掉的记忆忽然就浮现在了脑海当中,让我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恍惚,可是之后的时间里,母亲的确是失踪了一段时间,可是很快她就又和我们生活在了一起,全家人,包括我在内,竟然也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这又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拼命地回忆,却死活也想不起母亲的坟地倒底在哪里,我只记得她的坟不是在山林里,而是一片荒地一样的地方,我就记得旁边种着一棵柳树,其余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都说问神能窥探到许多平时无法知道的真相,虽然我遇见了一些困难,但是却真是这样,而且想到这一点之后,再想到我问神之后遇见的种种,母亲是否就是推手,因为后来王川和我说的这些,母亲却一个字都没有和我提起过,还有就是我在她身上看见的那个吊死女鬼,是不是说现实当中母亲是被吊死女鬼缠身的,她根本就已经不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