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0、爷爷的踪迹

270、爷爷的踪迹

  在黄回答我之前,我就已经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因为很少会有一个人躺在地上那样地一动不动的,除非是一个死人,我看着黄,黄大约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说我不要担心,爷爷只是和常人不一样一些而已,然后他就蹲下身子,去推了推爷爷,我发现爷爷动了动,这才知道刚刚的确是自己多虑了,只是有一点不变的是,我知道爷爷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之后爷爷就像睡醒了一样地醒了过来,但是我看见他看我的眼神是陌生的,也就是说现在的他有些根本呢不记得我是谁,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黄,但让我意外的是,他认识黄,而且还和黄说,他怎么在这里,听见爷爷这样和黄说话,我于是再一次看向了黄,因为我觉得只有熟识的两个人才会这样说话。

  黄只是看着我笑了笑,也没有回答爷爷,然后就指着我问爷爷说他知道我是谁不知道。爷爷这才紧紧地盯着我,看了好一阵,然后才看向黄摇了摇头,可是黄却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和爷爷说让他再好好看看,于是爷爷又盯着我看了一阵,这回我忽然发现爷爷的神情有些变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我以为爷爷记起关于我的什么来了,于是也看着他,但是很快爷爷就露出了惊恐的神情,然后身子就一直往后退,口中说:“是你,怎么是你!”

  见到爷爷这样的神情,反倒是我被吓到了,我看着爷爷惊恐的神情问黄说这是怎么回事,黄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他忽然站起来,和我说我们回去,可是我看着爷爷这样的表情,却并不愿离开这里,黄说爷爷我已经看到了,很显然他怕我。我觉得这样的情景有些说不出的蹊跷,于是更加不愿意走,我于是对黄说,他一定要说个清楚,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而且是黄让爷爷仔细看我的,也就是说他知道爷爷会有这样的神情,所以才会这样做。

  我赫然转头看着他问他说,他倒底知道些什么,边说着我又看向了爷爷,哪知道爷爷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孩一样看着我,让我满脑子都是解不开的疑问,就算按照黄说的,爷爷吃了毒太岁也不可能会害怕我,即便记忆缺失顶多也就是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而已,但是为什么会如此恐惧?

  黄则和我说,我们回去再慢慢说,他自然会告诉我这里面的原因,说是这样说,可是爷爷肚子在这里,黄说爷爷在这里自然有他的道理,我要是想把他接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我问为什么黄耸耸肩说这就是爷爷的问题了,因为他不会回去,更不会跟我回去。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只是有一个疑问,我说爷爷她拿走了我的朱红盒子,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身上,但是看爷爷这样落魄的样子,十之八九是不在了,黄则说他发现爷爷的时候没有在他身上发现我说的朱红盒子,所以那个盒子应该是被别人拿走了,我听见黄这样说,于是出声道:“别人?”

  黄点头却没有说什么,我于是又问了一句说那是什么别人,黄则回答说别人就是别人,除了我们之外的人当然都是别人。黄说的很模糊,好像是不大愿意说透的样子,我再追问了一些,他都巧妙地回避开了,并不愿意多说,于是我便不再在这个盒子上纠缠,只是在心里盘算着那晚上站在我身后的人倒底是谁,是不是黄,如果说盒子不在爷爷身上,那么就绝对在那个人的手上,但是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确定那个人倒底是谁,我只看见了他的半边肩,我也仔细留意过黄的肩膀,始终都有些不大像,所以我一直在怀疑,那是另一个人,不是黄。

  后来我听从了黄的建议,和他回了家里,至于爷爷,大有一种任由其自生自灭的意思,只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是想到黄是始作俑者,我就有些愤怒涌上心头,黄可能察觉到了我隐藏的怒气,在路上他和我说即便没有他爷爷也会变成这样,因为爷爷并不只是在女尸村经历过一些什么事。

  我没有接黄的口,回到爷爷家之后,母亲不在,大概是出去了,只是去了哪里我心里没底,于是也就没去管,我和黄在堂屋里坐下,黄继续和我说剩下的那半段。黄和我说了上次我问的那两个问题,就是当时爷爷之所以不能死,是因为他身上有一个秘密,说起这个秘密,这次黄则是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他说这个秘密是关于阎罗玉的,我听见黄说道阎罗玉,立刻绷紧了神经,问说爷爷和阎罗玉有什么关系。

  然后黄就说爷爷在村子里好端端地干嘛到这样的一个偏僻镇子上来谋生,其实谋生什么的都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来找寻阎罗玉的下落才是真的,说到这里的时候,黄忽然说大爷爷和爷爷一起来,但是大爷爷就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所以后来早早就死了,爷爷倒是他比较幸运,因为陆的关系并没有死,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黄忽然说可是爷爷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

  我听见爷爷的事不单单关乎阎罗玉,而且还牵扯到奶奶,只觉得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的确是让人深思,黄说在说爷爷和阎罗玉的关系之前,就要先说奶奶,也就是陆的事情,黄说陆噎死运送到这里,既可以说是命中注定,又可以说是一个密谋好的阴谋,但是无论是哪种,现在都没有去深究的意义了,唯一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陆的生魂第一次回到了身体里,虽然只是其中一个生魂,但却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陆要嫁给爷爷,是因为爷爷能帮她找到剩下的生魂,只是当时陆的生魂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所以表现出来的特征是她要嫁给爷爷,而且最后她也说服了爷爷,至于是怎么说服的,这就要去问陆才知道了,黄说他也不好过多地揣测,我听见黄这样说,无非是忌惮陆而已,其实要真的猜测,他又怎么猜不到。

  这些我在心里知道,并没有和他深究,只是听他继续说下去,黄说他们早已经知道那次运送女尸的事多半不会成功,所以已经多留了一个心眼,最后果真是和预料的一样,只是唯一没想到的是,爷爷竟然跑到了女尸村的宅子里面,而且见到了里面的女尸。

  黄说因为这些多重的原因,他们不能杀了爷爷,爷爷在镇子里的这段时间,明里暗里都在找寻阎罗玉的下落,其实还真给他找到了一些线索来,只是这些线索至今为止都只有他知道,他也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听见黄这样说,于是问他说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从爷爷的口中探听出来,黄摇摇头说,爷爷的记忆反反复复,也明里暗里问过几次,可是爷爷对这事讳莫如深,从来不愿意说关于阎罗玉的半个字,所以从来不曾张口,以至于直到现在为止,这件事还只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听见黄这样说,我才知道爷爷一直能活着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他掌握着这个秘密,但是黄他们有无法获得,所以无论有什么异动,黄他们都会时刻盯紧爷爷,不让他发生半点危险,很可能黄就是接近爷爷的那个人,也是后来负责探听爷爷口风并一并保护爷爷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