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69、叫魂

269、叫魂

  在我喊出第一声的时候,我感觉身边似乎有一股气息在流动,不是风,好像是有一个人到了身边的感觉,只是却没有任何声音,母亲叮嘱过我,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请神的关键时候,我不要动,继续喊黄的名字,三声之后,要是它会帮我去找黄的生魂,那么我就会感到有东西握住了我的手,和我一起捏着香,果真,三声过后,我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握住了我的手,握着的香也沉了沉,似乎有一个力道施加在上面。

  到了这里请神就算是完成了,然后母亲说接下来的时候我需要继续喊着黄的名字,但是“魂回来”的三个字却是念给这个请来的“神”听的,三声之后我会感到它握住我的手松开,这就是说它去帮我找黄的魂了,在它回来之前,我都需要一直重复地喊着黄的名字,而且不能睁开眼睛,也不能松开香,否则是会惹怒这东西的。如果在香熄灭之后,它还没有回来,那就是说这次叫魂失败了,香点完我会有一个感觉,就是受伤好像被香烫到一样地痛一下,但是实际上却不会被烫到。

  如果在香熄灭前,我再一次感到了有东西握住我的手,那就是说它已经把黄的生魂叫回来了,之后我就要停止叫唤,然后默默地送神,也就是动唇但是不出声,大致上是在说——你帮我招回生魂,我欠了你一笔债,你可以随时和我要你想要的东西,我不能拒绝你。

  母亲说一般来说第一叫魂就要用东西去换的,我会感知到那东西要什么,在感知到之后,我要立刻当机立断地默默回答它说我同意,否则他就会以为你戏耍它,从而翻脸。母亲说让我一定要记住这点,否则是会带来性命之忧的。

  这些我自然都牢牢记住,在这个东西离开我身边之后,很久之后我重新感受到了它握住了我的手,然后我就停止了叫唤,于是默默地说了母亲教我的那句话,然后就等着它开口要什么东西,只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感知到它要什么,而且忽然之间,它握着我的手的感觉就消失了,就在之后,我忽然感到手上一痛,我知道这是香熄了的征兆,于是我睁开眼睛,睁开眼我张望着四方,眼神有些慌乱,我的这个神情吓了母亲一跳,连黄也感觉到了异样,他急切地问我说怎么了,因为毕竟我是在帮他叫魂,出现任何差池倒霉的不单单是我,也有他。

  我定下心神来,然后对母亲和黄说没事,叫魂很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差错,让黄放心,黄听了多多少少安心了一些,只是依旧没有完全放松下来,他问我说那么刚刚是怎么回事,我说第一次叫魂有些不习惯,所以让他们虚惊了。不管他信不信,反正我就是这个说辞,而且他自己也能感觉到生魂回到身体里的感觉,便没说什么了。

  之后母亲帮我收拾东西,黄则之后就离开了,最后我和母亲回到屋子里,母亲就问我说,他说我骗得了黄却骗不过她,她叫过魂,知道叫魂过程中会经历什么,她说要不是发生了什么异样,我是不会有那样的神情的,于是追问我说倒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事我本来也没有打算瞒着母亲,只是等着黄走了就告诉她,再者是母亲没有说过这种情形,所以我也想从母亲口中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倒底是算成功了,还是说惹上麻烦了。

  结果我把这事一说,母亲也愣住了,她说不可能的呀,我问说什么不可能,母亲说第一次叫魂是一定是立即就要拿东西交换的,可是那东西什么都没有要就离开了,不符合常理,我问说这是不是一个凶兆,母亲摇头说不是,这倒不用担心,既然那东西什么都没有要,那就是说就这样算了,我不用东西去和它换,它白帮我找回黄的生魂。

  我听了愣了下,问母亲说那么从前她们遇见过这样的情形没有,母亲说无论是她还是奶奶外婆,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心地善良的那东西,母亲说我这还是头一遭,但是这样的好事,无论是母亲还是我却都高兴不起来,特别母亲之后又说了一句,她和我说这事让她有些心惊肉跳的,她总觉得是要出事的节奏。

  我也是一样的感觉,可是却不知道倒底会出什么事,我于是问母亲说她第一次叫魂是用了什么做交换,我想知道这件事要是真出事,会严重到什么地步,母亲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她当时的交换是那东西可以随时附身在她身体里。

  我惊讶地看着母亲,竟然是这样重的交换,母亲说当时只有她能帮我和奶奶叫魂,所以无论是什么代价她也得付出,听母亲这样说我反倒沉默了,然后只是问母亲说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母亲摇摇头,接着她说因为这是契约,所以那东西可以像自身生魂一样出入她的身体,被附身的时候她也不会有所感觉,所以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问母亲那她知不知道奶奶的是什么,母亲摇摇头说,奶奶怎么会把这个告诉她,母亲说奶奶拿来交换的东西,恐怕除了她谁都不知道吧,我特别想知道奶奶是拿什么换的,只要知道了,我觉得奶奶的很多事可能就能解开一部分了。

  但担心归担心,之后母亲还是和我说,第一次叫魂的契约是非常重的,之后就会轻很多,所以我还是庆幸的,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再一次提醒我,她说无论契约是什么,但是债就是债,我替黄叫完魂之后,轻易不要帮任何人叫魂,毕竟这是非常伤人的事,母亲说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也不会做这事,看看奶奶,被这些东西缠身的滋味是绝对不好受的,即便她是陆也不能幸免。我自然知道母亲是为我好,于是就答应下来,只是当时我默默在想,有时候迫不得已不得不做,毕竟这样的时候是大多数,所以许诺只能约束平时,却无法时时管用。

  之后的半个月我的心思自然是一门心思的盯在这个湖上,后来我实在没办法去找了一次董,只是却没找见他,好像他不在义庄已经有些日子了,我有些纳闷,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最后有些失望而归,可是随着时间的一点点临近,我不免有些焦躁起来,心想要是到了二月初一我依旧找不到这个湖的所在,是不是就会错过什么东西,无奈我还无法完全想起来,只知道这是很严重的事,却不知道倒底是什么事。

  还是十五临近的前三天,黄再一次找到了我,我知道他的来意,他是来告诉我爷爷的下半段秘密的,而且是告诉我爷爷在哪里的,果真,他就是来告诉我爷爷在哪里的,而且他让我跟他去爷爷所在的地方。我觉得到了这个时候,爷爷的谜团差不多也到了可以解开的时候了,于是就跟着黄去了,临行前母亲提醒我小心一些,我都一一应了。

  黄领着我去的地方是在镇子里,他带着我到了一座宅子前,这座宅子看样子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了,有些颓败的样子,黄领着我进去到里面,里面倒也好规整,只是的确是被荒弃已久的模样,门上都长了蜘蛛网,院子里也是杂草丛生。

  我有些不解爷爷到这里来干什么,黄却一声不吭,一直往屋子里走,最后我在屋子里看见了爷爷,他和我初次见到的模样差不多,只是这时候的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看向黄问他说爷爷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