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68、秘密续

268、秘密续

  一般来说一模一样的东西都是用来迷惑人用的,可是建一个一模一样的镇子出来是要迷惑谁,从前的那个清河镇又是怎么回事?

  我一时间想了很多,黄则并没有将这个话题给深入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就到了爷爷身上,他说爷爷虽然没有进入到女尸村的界内,但是却洞悉了女士村的一个秘密,所以为了不杀他,可是又不让他把这件事胡乱说出去,于是黄他们最后给他吃了毒太岁。

  “毒太岁?”太岁我倒是知道,可是毒太岁却是第一次听说,黄解释互锁毒太岁和太岁没有半点关系,它只是有这个名字而已,和太岁完全是两种东西,如果真说起来,毒太岁更像是苗疆的蛊,只是这种蛊长得很像太岁初期的模样,所以才有这样的一个名字。

  我问说那么毒太岁有什么作用,黄说既然是蛊那就是用来控制人的,黄说他们在将爷爷抓住而且还在昏迷的时候就给他吃了毒太岁,毒太岁在人的身体里潜伏期是三天,三天之后就会孵卵繁殖,但是和其它的蛊虫一样,它却不吃人的身体,而是变成人的身体部分,所以吃了毒太岁的人会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像蛇一样定期地蜕皮,听见黄说到这里,我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爷爷的时候他是浑身都过着绷带的,原来竟是这样的缘故,黄说我来的这段时间正是爷爷蜕皮的时候,所以他是不可能让我见到他的这副模样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说爷爷每蜕一次皮,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一遍,简单滴说就是短暂的失忆,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慢慢想起来,直到下一次蜕皮边缘所有都想起来,然后再蜕皮,再忘记,就这样不断地重复,周而复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给爷爷吃毒太岁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他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事实证明,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周而复始,爷爷已经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所以我见到爷爷的时候是他记忆几乎全部恢复的时候,可是说到他在女尸村的屋子里看见什么的时候,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那是死亡的影子,想不到竟是这样的原因。听黄说到这里,我已经想到了爷爷为什么会失踪,一定也是和他们有关,但是问起爷爷现在在哪里,黄说这是我替他叫魂之后才能告诉我的。

  黄要和我说的上半段秘密大致就到了这里,我觉得他说的这些不过只是一个影子,不过很多东西还是让我十分震撼的,而且也绝对是我根本想不到的秘密,只是听黄说到蛊,我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和黄说有一件事他一定要告诉我,他问我是什么,我问阿姑是不是和女尸村有关联,黄听见阿姑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惊讶,然后很平静地和我说,阿姑她是女尸村的人,她失踪之后,就在女尸村,只是一样,黄说阿姑来到女尸村的时候已经死了,她是被卖来的。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么说被卖到女尸村的女尸并不只是尸体那么简单,我问说那么女尸在女尸村究竟是拿来作什么的,黄没有回到,但是他却没有用之前的说辞,说是要等我帮他叫魂之后才告诉我,他说这个要等我亲自到女尸村去见了之后才会知道,光用说的是说不清楚的。

  我问什么时候,黄说等这些事都了了之后,我什么时候想去都可以,只要和他说一声就可以,只是前提是只能我一个人去。我听见黄这样说,自然是答应下来,我觉得这个秘密很可能也是关键所在,而且是整个线索的关键一环。

  黄专程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吃一个定心丸,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听他说完这些,我反倒更加觉得忐忑起来,我有些怀疑是不是我自己太过于敏感了,我为什么觉得黄同时在向我传递一个信息,也就是他在预示着他身份的特殊,因为我薛也好,董也好,都是生长在这个村子里,董我还不是很了解,薛说他醒来就是在这个镇子里,也就是说他生长在这个翻版的镇子里,而黄却生长在女尸村里,可是黄有如此惧怕薛,这说明了什么,黄有我们都无法想到的背景,在整个交谈的过程当中,这句潜台词一直充斥其中,我忽然意识到,黄并不是女尸村的一把手,里面还有别人。

  想到这点之后,我意味深长地看了黄一眼,黄不知道是没看懂我的眼神,还是已经完全了如指掌,他朝我笑了笑说,那么他就到正月初一的时候再来。之后他就离开了,我送他到了院门外,他走后我一直站在院门外面,看着他离去的路,久久回不过神来。黄的提前到来让我有些不安的味道,这种感觉是莫名地从心底升起的,然后我忽然就想到了那个阴森的湖,接着就莫名地焦躁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满脑子都是二月初一这个日子,这让我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甚至比眼下的任何一件事都还要重要得多。

  母亲去了一下午的时间,但是收获却很少,甚至可以用没有来形容,因为外婆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这样的一个湖的存在,就连相似的地方也说不出来一个,本来我觉得这应该不是很难找的地方,既然我在这里梦见,那么就应该和这里有关才对,可是事实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于是拿着自己画出来的这幅图一看就看入了神,只是在想,这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俗话说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我当天晚上竟然真的梦见了这个湖,我站在湖边,只是身临其境之后要比忽然想起更加阴森恐怖,而且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整个湖面都是黑色的,好似水也是黑色的一样,我站在湖边甚至都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之后的情景是我不知道怎么的,我脚一滑也好,还是感觉身后被人推了一把也好,我就这样掉进了湖里,瞬间冰冷的湖水就包裹了我,我想挣扎,可是却发现根本无法挣扎,我就这样一直往下面沉下去,竟然都无法浮起来,最后我就在这样的挣扎之中醒了过来,直到醒过来的那一瞬间,还觉得呼吸异常困难,直到醒来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于是剧烈的喘息一阵之后,才彻底平息下来。

  但是似乎就是从那晚之后,这个湖就成了整天缠绕着我的噩梦,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同样的场景,只是唯一的不同在于,每次我落水的感觉都不同,从最初的像是自己失足落下去,到最后身后有一个力量,在将我推下去,只是我从来不知道身后有人,也从来没有看见过。

  而且随着每晚都梦见,那个地方变得越来越真实,我凭借着记忆将里面的细节一点点补充完整,直到成为我在梦中所见一模一样的地方。

  三天后,黄准时到了爷爷家,他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那时候我和母亲已经在准备叫魂的东西,母亲虽然没有见过黄,但是她毕竟也是见过这些人的,所以在见到黄的时候并没有失礼的地方,而且就像是见到平常人一样和他打招呼。

  之后就帮着我准备纸钱香烛,鉴于黄的身份特殊,所以叫魂的时间定在了子时中间,之后我们就等着子时到来,直到时辰差不多了,我来到院子里,将盛了水的碗放在院子里,黄站在我身边,然后我点了香,按着母亲教我的手法捏住,在黄的头上和身边各绕了三圈,然后朝着前方拜了三拜,才闭上眼睛,缓缓喊出黄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