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60、不对劲

260、不对劲

  醒过来的时候,我是在爷爷家的房间里,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自己躺着,而昏倒前董的那句话就像是排山倒海一样的,一重一重地在耳边不断回响,我只觉得整个脑子里,耳朵边上全是:“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来了……”

  但是我醒过来的那一瞬间,甚至是到了清醒之后,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起来了什么,又或者,我该响起来什么。所以在醒来了很长的时间里,我的脑袋就像是停止了运转一样的,就是回味着这句话,而且一直在想我应该想起什么来。

  对于我自己而言,我觉得整个阴魂回到了身体里面,可是却是和没有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因为我根本没有觉得自己因此而变得特别起来,我动了动身子,只觉得脖根处似乎有写麻,没有多少知觉,我这才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哪知道手才摸上去就摸到凹凸不平的一些纹路来,我这才想起董在我的脖根上印了一个印记。

  我这才从床上直起来,只是整个屋子都是寂静的,而且是昏暗的,似乎黑夜还没有结束,不见母亲的踪影,也不见董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从床上下来,想要到堂屋里看看是怎么一个情形,堂屋里有光,但是很弱,桌子上点着一根蜡烛,我看见母亲坐在椅子上,只是只有她一个人坐着。

  听见声响,母亲抬起头来,看见是我,于是问我说我醒了,我点点头说怎么只有母亲一个人呢,董去哪里了,母亲才告诉我说董已经回去了,我晕倒之后他告诉母亲我已经没事了,阴魂已经被强行招回到了身体里面,然后他就说他也不久留了,就回去了。

  母亲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三言两语带过,但是我记得当时的情形,我记得我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那种感觉好像是忽然认出了董一样,只是现在这种感觉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唯一记得的就是董听见我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还有他的那句话。

  我于是有些不甘心地问母亲说,他就只是说了这些,没有说别的,母亲摇了摇头,说没有。但是自始至终我都看见母亲坐在椅子上,脸色也很僵硬,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于是才问她说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母亲只是看看我,然后说也没什么,她只是担心我,我听了于是安慰母亲说让她不用担心,我好好的没事。

  可是母亲却说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我这才看向她,不知道母亲是在说什么,母亲才说我这样她不得不担心,然后就然我看看自己的左胸口,我听了母亲的话有写迟疑,然后拉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左胸口,只见那个曾经出现过的印记,现在正清晰地出现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母亲似乎早已经看见,整个人不为所动,只是那样看着我,看着有些呆滞的味道,又有些神游其外的味道,我看了看这个印记,又看看母亲,问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和招回身体的阴魂有关?

  母亲也说不上来,她告诉我说这个印记她本来是发现不了的,是董离开时候忽然说起的,他和母亲说我身上有些奇怪的特征,然后就和母亲说让她最好看看我的左胸口,结果母亲拉开我的衣服就看见了左胸口上这个印记来,母亲是第一次看见,而我却已经看见很多次了,每次看见这个印记,我都会想起先生来,因为先生的臂膀上也出现过一个,而且他臂膀上印记的出现,是和我有关。

  所以在我看见这个印记再次出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印记绝对是和我自己有关,很可能就是和这个阴魂招回体内是有关的,但是个什么关联法,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董既然这样提醒母亲,那就是说他已经知道了,或者是感受到了。

  我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因为母亲的神色显然很不对劲,我觉得单单是因为我身上的这个印记不至于啊,于是就问母亲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她瞒着我,母亲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母亲的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越看越不对劲,最后问她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母亲好像才忽然回过神来,但是我听见她忽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好可怕!”

  我一直看着母亲,母亲回过神来之后见我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好像被吓了一跳,我注意到自己的神情,于是缓了缓神情,但是母亲却已经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惊异地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地出声:“石头,你……”

  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样,反倒是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然后问说:“怎么了?”

  可是母亲忽然就“噌”的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她始终都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眼神从没有从我的身上离开过,接着我才听见母亲的声音从指缝里挤出来,我只听见她断断续续地说了三个字:“你身后!”

  听见母亲这样的声音,我于是才看向自己的身后,哪知道才回过头就看见身后有个人影,也是吓了我一跳,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个人,他竟然和我长得一模样,我看到的时候,于是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他却没动,我退了一步让自己稳定下来,看着这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影然后才说这个阴魂不是已经被招回到我身体里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难道董并没有完成?

  母亲显然被吓得不轻,也不知道怎么忽然的母亲就变得这么脆弱,好像之前就已经受到了很强的惊吓一样,现在完全是杯弓蛇影的状态,我觉得现在母亲已经彻底乱了方寸,如果我自己也乱了阵脚,那么就彻底乱了,于是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有太大的起伏,然后看向这人影,问他他是谁。

  和之前一样,他依旧没有搭理我,我心上已经认定他就是院门外的那个阴魂,只是董这是在做什么,明明说已经招回来了,可是为什么又跑出来了,难道他没有尽力?因为经历过之前董替我招魂的经历,所以这回我仔细留意看他的嘴巴,发现他的嘴巴一直在张合着,只是我却听不到任何半点声音,我知道他在说着那些话,只是我没有吃泥丸,所以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我看了母亲一眼,母亲站在比较远的地方,一声也不吭,但是看样子并不是很好,我觉得眼下先不要去管他有没有招回身体里的事,而是如何把局面稳定下来,因为我觉得先弄清母亲那边是怎么回事要紧。

  而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我的耳边出现了一个声音,与总在紧急时候在我耳边响起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他说让我用额头去撞他的头,他就会散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只想着这个声音不会骗我,于是就吸了一口气,然后离他近了一些,接着就用个头去撞他的头。

  我撞过去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动,我额头撞到他的时候,只觉得撞到了空气上,没有一点感觉,但是与撞到空气不同的是,在我撞到他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脑门猛地一阵眩晕,紧接着就是一片空白,什么意识和想法也没有,这样大约持续了两三秒的功夫,很快我就回过神来,只是回过神来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头就像是要被撑爆了一样的疼,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我眼睁睁地看见这恶搞阴魂从我的脑门就这样吸了进来,是的,他就像一团气一样就这样从我的脑门钻了进来。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爆了一样的头疼,我什么想法和意识都没有,占据所有的只有疼痛,我只觉得自己扑到了桌子上,然后掀翻了桌子,最后翻滚到了地上,好像只有地面的冰凉才能让我短暂地找回自己来。

  大概是我这样的举动让母亲彻底回过了神来,母亲来扶我,但是因为我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母亲哪里拉得住,最后母亲也被我带着翻滚在地上,而我当时根本就顾不上这些,最后母亲觉得这不是办法,于是快速起身气找了香烛和纸钱来,直到母亲做了这些之后,我才觉得脑袋上的爆疼开始衰弱下去,然后无力地躺在地上,停止了翻滚。

  母亲见奏效了,并没有停,又念叨了一阵,最后见我也不喊叫了,这才过来把我的头扶起来,我觉得头很沉很重,而且晕的厉害,母亲让我张开嘴,然后把一碗水凑到我嘴边,我喝了一些觉得清醒了那么一些,只是觉得全身乏力,大概是因为刚刚整个人都在和这个阴魂折腾了,现在他彻底被吸进了身子里应该没事了吧。

  喝了一些水之后,母亲扶着我起来,然后我坐在椅子上,我觉得思维有些迟缓,什么也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但是脑海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回响,那声音好似隔音一样悠悠远远地回荡着:“你找到了阴魂就回来,就回来,就回来……”

  这个声音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占据着我的脑海,但是我却无法分辨这个声音的来源,好似它来自耳边,来自脑海深处,来自身边,又好似来自母亲。我转头四处张望着,但是周围除了母亲之外什么人都没有,最后我的神情定定地聚集在母亲身上,母亲见我这样看着她,再一次被吓到,然后我就听见她问我说这是怎么了,可是她的声音却几乎听不见,我依旧是毫无反应地看着她,母亲见情形不对,但是这回她学乖了,并不敢来碰我,再问了一遍依旧毫无反应之后,我就看见她忽然转身上了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