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9、董

259、董

  而且我看到了一个石碑,也不知道是什么立的,上面就写着东口两个字,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想到了村子里东井的那块石碑,一时间两块石碑有些重合的样子,最后我发现在石碑不远处有一座房子,也说不上来的感觉,觉得不大像房子,因为建的古怪,整个房子只有一扇门,其余的什么开口都没有,封得严严实实的。

  我心里想这里面是不是拿来住人的,哪知道推开门一进去,发现压根就不是拿来住人的,而是义庄,看那样子又像是荒废的又好像不是,里面没有一口棺材停着,但是却放着一些魂幡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已经熄掉的香烛,里面略显得破败一些,但还有些人气,我推开门进来之后,就有人从里面出声喊:“是谁?”

  我这才看见里面有一个隔间,有一扇门关着,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我看向那里,就问了一声说董在不在,我觉得这样问好像有些怪,怪就怪在那个名字上,我说完之后就听着里面的动静,最后传来说:“我就是,你找我干什么?”

  我刚想说什么,可是话还没从嗓子里蹦出来,忽然就听见里面迅速地传出稍稍带着一些惊讶的声音,接着我就听见董在里面既像是和我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说:“你说你是那个人?”

  我听得一头雾水,正要开口,又听见他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好像他正在和什么人对话一样,可是这屋子里就只有我和他,我一声未吭,那么他又是在和谁说话?正疑惑着,他忽然开了门,他站在里面,首先就是把我打量了个遍,也没说什么,然后和我说他就是董。这个话题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他的年纪要稍长一些,大约和先生年龄上下一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压力感很强,我说我有事想找他帮忙,他完全没有了之前自言自语时候的惊讶,漫不经心地问我说是什么事。

  我于是毫不隐瞒地把要他帮忙的事说了出来,哪知道他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一点含糊都没有,他这么干脆,反而弄得我很是惊讶起来,然后他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做这事,我说他什么时候可以,他说那么就今晚。

  后来从义庄出来之后,我觉得有些恍恍惚惚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容易,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在答应我之前,他和什么人说过话,听他的语气相当敬畏,而且万分惊讶,大约这事他答应这么爽快的理由吧。

  我回去之后,到了傍晚的时候他就来了,他看上去略显清瘦一些,有些冷,但是比起薛又不是那么强烈,最起码他还有些近人情的味道,不想薛一眼看到就想要敬而远之。他来了之后说需要等到子时才能开始,母亲和他打过招呼,他也回了,只是没什么交流,我觉得董的话很少,也不大喜欢说话,从来到这里也没说过几句话,就是说了一些让我做什么,怎么做,我见他也有个木盒子,这个盒子和婶奶奶给我的那个有些像,但是他这个却是白色的,材质好像不一样,而且他拿出来的时候我闻到一股木材的清香,我问说是什么材质这么香,他说盒子是香樟木的,接着我看见他从盒子里拿出一块一模一样大小的印来,只是他的是半透明的,不像我的那块是血色的。

  他让我把衣领掀开,说他要用这个玉印在我的脖根上做一个印记,我觉得他的做法和薛有些类似,但是也没说什么,就扒开了衣领,低下头,他用手指按着我的脖根,忽然问我说我是不是见过薛了。

  我有些惊讶,他和薛在一个镇子里头竟然不知道相互的存在,但是惊讶归惊讶,我说是,又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我的脖根上有薛的金印的痕迹,虽然已经消散了,但是他能察觉到痕迹的存在。

  他说出这话之后,我只觉得他们这样的人是不是对彼此的气息很敏感,能从这些微小的细节就能察觉到相互的存在,但是我没说,之后他把玉印压在了我脖子上,其实我觉得很好奇,这些印地步完全是光滑可鉴的,可是一按到脖根上,就会有一个印记,我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摸到大致的痕迹,就像是肉被灼烧之后形成的一样。

  但是董的印章压在脖子上之后,我只是稍稍觉得有些凉,之后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最后直到他说好了,我都没有任何其它的感觉,并不像薛上次那样灼烧的厉害。董也是提醒我说让我不要用手去摸,他早早在我身上弄了这样一个印记,因为时间还早,剩下的时候他就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的,就像一尊雕塑一样,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想什么,我只觉得这些人果然每个和每个都不同,各自都有他们的奇怪癖好。

  到了快子时的时候,董让我到院门边上,同时让母亲点九炷香,然后围成一个半圆插在院门外面,而且董似乎可以看见这个魂的存在,只是这个魂看见了董也没什么反应,然后董说这是阴魂,我需要有一个指引,我看见他拿出一个黑漆漆的药丸一样的东西给我,有肉圆子这么大一个,他说这可以引着地魂进入到我身体里,让我把它吃下去,我看了看,于是喂进嘴里,因为太大不可能直接吞咽,所以要咀嚼,只是这东西嚼起来味道太怪,我问是什么,董说是泥丸。

  怪不得会这么难吃,我强忍着恶心把它吃下去,哪知道才吃下去,我忽然听见耳边有声音在窃窃私语,细听之后才发现这声音是从面前的这个魂嘴上说出来的,他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是我此前一直听不到的,我只听见他在说:“让他消失,我就可以存活,让他消失,我就可以存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机械的在重复,我听了很是震惊,于是看向董,董告诉我说吃了泥丸之后就可以和这些阴魂自由交流,我能听见他们说话,他们也能听见我说话,只是这个魂因为是我的一部分,虽然已经萌生,但是还刚开始,也是我们发现的早,否则还很难办。说完他忽然点了一张纸钱,然后扔到阴魂的脚前,火光腾起来,我看见他的头忽然抬起来看着我,但是他的神情是木然的,眼睛也是毫无生气的,只是那句话却一直在重复,就像是他不能忘记的誓言一样。

  接着董让我走到阴魂的面前,然后背过身来站着,以便他能进入到我身体里,我于是走到他面前,阴魂也没什么反应,我背过身子来,然后看着董,接着只见董拿着香朝着我这边拜了三拜,然后就闭上眼睛念叨着什么,董念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脖后根一阵阵开始疼,这种疼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内而外要撕裂开皮肉挣脱出来一样,我一直强忍着,因为董说过期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特别是一定要憋住一口气不能散,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最后我只觉得身子莫名地有些发麻,好像全身的血流在加快,逐渐的这种麻痹感席卷全身,我竟然有些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一样,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最后终于开始缓缓消失,之后董停止了念诵睁开眼睛说:“可以了。”

  我回过头看了看身后,果真那个阴魂已经不见了,董说现在他现在在我身体里,而我看着董,瞳孔猛地一缩说:“董,是你!”

  我看到董脸色微微有些变,但是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被抽空,接着就是一阵眩晕,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逐渐一片漆黑起来,我只听见董的声音在耳边打转:“你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