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8、求助

258、求助

  外婆才告诉我说虽然她也不是很弄得清楚,但是我们家祖上的确是这里的人,所以我们家的人只要是死亡的,尸身都要抬回到这里来,葬在这里,这个传统一直到我太爷爷太奶奶为止。我开始不解,问说为什么到太爷爷他们这一辈为止就不再抬回这里了,外婆说原因比较复杂,这些还是等我见了守墓的老头,让他和我说这些,毕竟这些是我们家的家事,他说的可能要更详细具体一些,外婆再怎么也是一个外人。

  于是这事就不提了,外婆说奶奶为了让我相信她的话,所以一半真一半假,让我无从分辨,不过关于祖坟的事,估计她也知道的不多,否则也不会让我却祖坟上,用这样的方式来取得我的信任。听外婆的意思,似乎我们家的祖坟大有讲究,外婆说祖坟是一个家族存在的证明,想要知道家族有什么样的过去,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看祖坟。

  既然外婆已经这样说,那么也就是八九不离十了,我想着这事也没这么急,于是就继续帮着外婆折纸钱,我发现奶奶和外婆在折纸钱的时候很像,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会把她们俩当成是一个人,最后外婆告诉我说因为她们做姑娘的时候经常在一起,所以很多动作很多习性都是相同的,包括她们烧纸钱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这也间接说明曾经外婆和奶奶的确是很要好的同伴,只是有一点还是不得不提,那就是外婆和奶奶认识是在奶奶活过来之后,也就是说外婆明知道奶奶有这样的身世,可是还和她如此亲厚,如果换做了旁人,唯恐避之不及,外婆当时又是怎么想的,还有婶奶奶,婶奶奶和奶奶的关系这样看起来也是那时候就已经有了,她们三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外婆的说辞当中,完全没有婶奶奶的存在?

  所以当时我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外婆的话是不是也不能全信,我是不是也该有所保留?

  带着这样的疑问,最后我终于什么也没说,和外婆折了一些纸钱,一直到了下午,吃过了下午饭,我说我该回去了,外婆也没有留我,只是我临走前她和我说我只要记住她和我说的话,不要越雷池一步,就不会有事发生,否则就是天翻地覆。

  我一时间无法明白外婆所说的这个天翻地覆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回到爷爷家之后,出乎意料的是母亲竟然已经在着了,而且看样子她自己已经做了吃的,看见我回来似乎也知道我去了哪里,并没有多问,我则听了外婆的话,直接问母亲说昨晚上她去哪里了,母亲说她去了林子里,我问说去林子里做什么,母亲说就是到里面去看看,因为我去过了,她不放心,想去找找看我去那里是做什么。

  我问母亲发现了什么没有,母亲摇头说暂时还没有,我问母亲看见什么人没有,或者是遇见什么人,因为母亲大半夜出去,不知道她看见没看见院门口站着的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来,母亲看了我一眼,最后说没有。

  我听见母亲这样的回答不知道应该说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心更加悬了起来,既因为母亲没有看到那个人而窃喜,又因为母亲没有看见而变得紧张。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矛盾心态,然后我就听见母亲问我说是不是我遇见了什么人,所以才会这样说,我内心犹豫了下,觉得就想外婆说的,我一直这样防备着,所以才弄出了很多隔阂,于是就和母亲说我并不是无缘无故去那里的,而是有人带着我去的,当然了他并不能用人来形容,因为我知道他不是。

  当我说起院门外有一个人一直站着的时候,母亲显然是被吓到了,那一瞬间我觉得母亲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她急促地问我说有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我被母亲弄的莫名的紧张起来,最后还是没有隐瞒,说那人和我一模一样,哪知道母亲才听见脸顿时就白了,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然后她就责备我说我怎么不早告诉她。

  我见母亲的反应这不是小事,而且母亲也不是故弄玄虚,于是就问母亲这是怎么回事,母亲说我知不知道,我虽然是无魂的体质,却并不意味着我没有魂,只是说我没有魂却依旧可以好好地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就像薛和蒋他们一样,但是我的这些丢失的魂迟早是要回来的,早先在奶奶家地下室,我被射掉的那些不过是暂时附庸在我身上的罢了,并不是我真正的魂,可是现在我看见了自己真正的魂。

  我说这应该是好事,可是为什么母亲会如此害怕,母亲才说,可是现在魂和身体遇见,却没有进入到身体里面来,也就是说它不再需要这具身体,就是说这魂已经有了自己独立存在的意识,一旦这样的意识成型,它就会毁掉能够收纳它的身体,然后找到其余的魂吸收进去,最后形成独立的魂格,也就是一个全新的我,只是没有身体而已。

  听见母亲这样说我竟然有些不寒而栗,说如果我没有被除掉,那么我们同时存在,岂不是有两个一样的人和魂存在?母亲点头说就是这样,但是这个魂是绝对不会让我存在的,因为我的身体里有魄,魄和魂融合之后它独立的魂格就会消失,就相当于最后它并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越听越寒掺,这么说来的话竟然是我自己要杀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所以母亲才说这事要趁早,现在看样子它才刚刚萌生初醒,还有些呆滞,要是能融入我的身体就没事,要是等他找到什么助力就不好办了,到时候我自己不能觉醒不说,还要多出一个时刻谋害自己的魂来,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我根本没有办法,于是问母亲说那要怎么做,母亲说为今之计只能是强收了它,否则总是后患,我问母亲把握有多大,母亲估计心里也没底,她说要先见见,否则但从我的描述里头无法确认。可是母亲根本看不见,她要怎么见,于是母亲说晚上她用杨柳开目应该可以看到,但是杨柳开目也不是百分百,我听着母亲似乎有一些忌讳,然后母亲才和我说,我和薛他们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魂力强的话可能就看不到,如果真是那样,按着母亲现在的能力来看,就做不了了。

  如今薛也不在,唯一能做这事的就是母亲,外婆不知道能不能做,但是母亲却并没有提起外婆的意思,那么就是不能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个人来,这人虽然我还没有见过,但是奶说不定能帮忙。

  当务之急还是先让母亲看看这个游魂的存在是正经事,到了晚上之后,母亲用杨柳开目之后就和我到了院门边上,他果真还在那里,依旧像之前那样,一动不动的,现在我才知道他反应冷淡完全是因为迟钝,还未完全开化,可是他明明就站在那里,母亲却死活就是看不见,不好的念头在我心里逐渐成形,母亲说既然这样她就不敢妄自行动了,万一弄不到身体里来,反而惊了他就弄巧成拙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就只能按着我想的来做了,就是去找镇子东口的那个叫董的人,我觉得他能力应该不会差,或许能帮我也说不一定。母亲听了说也只有这个法子了,但是之后我听见母亲说要不她去问问外婆,但是母亲说的很犹豫,最后又是还是让我先去找这个董看看吧,要真不行她再想办法。

  去镇子东口找这个人的时候,母亲没有和我一起去,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想的,我是一个人去的,镇子东口和镇子的其它地方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越往口子边上走呢就越显得落败一些,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里,只知道一直往镇口走,最后直到觉得已经出了镇子,周边的房屋已经和镇子里面大不一样的时候,才觉得这里应该就是东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