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7、陆

257、陆

  奶奶的确就是殷家的人,而且还是殷铃儿的后辈,也不知道奶奶在面对殷铃儿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我从没看见奶奶对殷铃儿的态度,唯一的一次就是第一次见到殷铃儿,我记得当时奶奶非常果断而且强势地说她要将殷铃儿给封禁起来,当时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身上的这事,现在知道了这些,才让我觉得似乎是奶奶自己对殷铃儿的态度,可是好似殷铃儿对这些却毫不知情。

  一时间我脑海里尽是回荡着这些东西,然后猛地回过神来,才看见外婆一直看着我,然后我就听见外婆问我说:“很惊讶是不是?”

  我点点头,外婆则继续和我说她说他从母亲这里听到了关于我和殷铃儿冥婚的事,虽然这件事辈分上有些争议,但是说到底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所以也算不得什么,关键是里面的误导,我问是神峨眉误导,外婆好像对村子里发生的事了如指掌,和我殷铃儿一直被一个吊死女鬼所操控着,其实那个吊死女鬼也不过是个傀儡,她被后有另一个人,我看着外婆,外婆没有说名字,但是我却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外婆想说是奶奶。

  而且接着外婆还告诉了我一件让我极其震惊的事,她说奶奶虽然是殷家幸存下来的人,但是却恨透了殷铃儿,换句话如果没有殷铃儿的这档子事,也就不会有这档子灭门之灾,加上奶奶因为这些事后来过得极其艰难,所以更是恨透了殷铃儿。所以我们在村子里看见的殷铃儿,从来没有陆这么深远的身份,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迷惑我们甚至是隐藏奶奶的替罪羊而已,外婆说奶奶才是陆。

  听见外婆这样说,我几乎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良久我才缓过神来,外婆则依旧在自顾自地折着纸钱,然后就说了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她说她和奶奶同样是折纸钱,奶奶的纸钱是一个目的,而外婆自己则又另是一个用法。

  只是外婆的这个说法,我一时间还有些无法接受,我问外婆说奶奶怎么就会是陆呢,外婆这才说但凡这样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三魂不全,奶奶是这样,我是这样,薛也是这样。我刚想说可是我在爷爷家的楼上明明还看见了奶奶的生魂,可是这话到了嘴边上却又咽了回去,因为奶奶的那句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因为我的动作太过于明显,已经引起了外婆的注意,外婆看了看我,知道我想说什么,可是最后却硬是没说,但她却没有追问,而是和我说她知道我想说什么,然后她问我说我是不是去过二楼最尽头的房间了。

  我没想到外婆竟然知道,外婆见我惊讶的神情已经肯定了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然后才说那里面有什么她不会不知道,然后外婆才十分郑重地问我,我见到奶奶她是不是和我说让我千万不到楼上去,我狐疑地看着外婆说,她是怎么知道的,外婆才说奶奶用的这是欲擒故纵的法子,然后外婆忽然转移了话题,问我说知道奶奶为什么让我到这里来吗,好端端的,怎么忽然要离开村子,到这个镇子上来。

  我说不是因为村子里凶险,让我到这里来避一避的吗,只是我说的有些心虚,外婆看得出我的心思,于是说我自己都说得这么心虚,是不是也觉得这里面蹊跷,我一时间也不敢确定,只是看着外婆,外婆说既然三魂和合风水局是奶奶自己布下来的,那么她就有不伤及我的破解之法,何必让我到这里避难呢?

  我不做声,只是听着外婆继续说,外婆则说奶奶的性子大变是在爷爷“死”去,她生产小叔之后,外婆说奶奶三魂不全,性子大变不是因为小叔是死胎,也不是因为爷爷的死,而是因为有残魂回到身子里了,而且后来奶奶忽然会叫魂了也就理所当然了,像陆这样的人,如果连这样的事都做不好,那还叫什么陆。

  外婆说既然奶奶三魂已经有了两魂,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魂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外婆忽然看着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人总是有这样的毛病,越是让你不要做什么事,你越是会却冒险做这样的事,同理,奶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到二楼去,不要去那间房间,我的好奇心就会越重,就会拼命地到那里去,奶奶的目的很明显,她的最后一魂被困在那里,我打开了,她三魂合就能合一了。

  我只听得一阵阵后怕,可是想到母亲半夜三更上去楼上的事,我就觉得又有些不解起来,只是奶奶却并没有告诉我,而是说既然我觉得疑惑,就应该去问母亲,这也是消除我们之间的嫌隙的一种方法,我一直憋着不问,嫌隙就会越来越深,就像今天这样,长此以往误会越来越深,最后就怎么也消除不了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外婆顿了顿,又说就像今天母亲不见了的事,等我见到母亲也可以向她问个明白,我们是母子,母亲是不会隐瞒我的。

  听见外婆这样说,我只能点点头,于是外婆继续说,她说奶奶的这一魂之所以会在爷爷家关着,说到底还是爷爷做的手脚,包括爷爷假死,其实也是为了避开奶奶的一种方法,说到底,他和奶奶本来就不是你情我愿在一起的,最后出现这样的局面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当时爷爷是迫不得已才娶了奶奶,这个母亲倒也多多少少说了一些,说爷爷起先根本不愿意,后来奶奶和爷爷单独谈了之后才忽然又愿意的,不知道奶奶和爷爷说了什么,但是看这样的情形,多半是带了一些威胁的。

  我觉得重点还是在于奶奶怎么会忽然死掉,又忽然活过来的事上头。外婆说奶奶的死颇有些不得体,好像是说奶奶是吃芋头噎死的,没有什么值得可以说的,因为是少女死亡,刚好就被金片子买了来,可能是在运送的时候把卡在脖子上的芋头颠掉了也说不一定,所以人活了过来,外婆说这倒是没有什么可以深究的,关键是在于奶奶活过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女尸村的人对奶奶做了什么,她又是如何下山回来的,没人知道,爷爷当时逃走了,其余的人都被杀了。

  其实我一直都很疑惑,为什么爷爷闯进了女尸村里面的,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之后却没有被杀掉,这又是怎么回事,外婆听见我问说这些她也就不知道了,我要真想知道,就得去问爷爷,只是现在爷爷拿了我的朱红盒子已经消失不见了,我又上哪问去,最后我始终觉得这段谁都说不清的事,是整个情节的重中之重。

  既然说到这里,那我我就在犹豫着,还要不要按着奶奶说的去找那个守墓的老头,外婆听了说既然奶奶让我去找那就去,他守着我们家的祖坟,知道的事肯定是多的。外婆说的倒直接,直接就说我们家的祖坟在这里了,我问说祖坟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家也不是这里的人,可是我这句话才刚说出口,外婆忽然反问了我一句说,她说我怎么知道我们家不是这里的人,我当即就被外婆的这句反问给噎住了,然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地看着外婆,觉得声音都变了:“我们家曾经也是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