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4、谜题续

254、谜题续

  这人穿了和我完全不同的衣服,所以在远远的看的时候,我基本上辨别不出来,可是直到隐约看见了他的面庞,我才发现,这是我自己,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从未经历过的感觉都瞬间在心头碰撞,最后变成一股子一股子的恐惧,让我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

  而他自始至终就像一个死人一样低垂着头,毫无生气的样子,我一直盯着他,他也没有反应,最后这种寂静下的恐怖让我有些实在是承受不住,终于问他说:“你是谁?”

  大约是听见了我的声音,他才略略动了动,也就是很轻微的那种,都有些看不出来,而且之后他又没什么反应了,好似之前我同他说话那样一般,他越是这样,我越是着急,越是想知道他倒底是谁,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就像一直在看着我一样。可是他那不死不活的样子,好似就是一个死人一样,根本就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忽然听见母亲的声音,我这才回头看向母亲声音传来的方向,之间母亲站在屋檐下,而在母亲身后,那个鬼影赫然站立在那里,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她们的身影都重叠到了一起,但是还不等我说什么,母亲就已经率先问我说我在外面干什么。母亲的话语有些惊讶的意思,言下之意似乎是在说我为什么不听她的嘱咐,竟然半夜的跑到外面去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母亲,因为我能确定母亲是没有看见这个在院门外站着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可是我转念一想,要是母亲看见了她又会是什么表情。母亲往院子里走下来,一直朝我走过来,她没有提照明的东西,倒是堂屋里头已经点了灯,光从堂屋门一直照到院子里,那个鬼影就像是光芒下的一团影子一样立在那里,也不知道母亲看见没有。

  见母亲走过来,只要她到了院门口就会看见这个人,于是我回头看向他,哪知道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他站着的地方空空如也,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母亲果真走到了院门边上,然后就没有再往外面跨一步,而是和我说让我快进来,不要在外面傻站着。我于是便走进来,哪知道才走了一步,忽然觉得不对劲,好像脚下有什么东西,于是我就低头去看,哪知道才低头下去,就只看见一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枯叶之间伸了出来,正抓着我的脚踝,而且就在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我就看见一个人正从地下冒出头来,我只觉得抓着脚踝的力道越来越沉,就想要把我也拉进去一样。

  再接着我就听见母亲在院门边上问我说怎么了,我于是看向母亲,又看向脚下,然后问母亲说她难道没看见,母亲却疑惑地看着我,问我说看见什么,但是她的表情已经变了,似乎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形,然而马上我就觉得母亲的身影变得异常模糊起来,然后我就像是忽然晕过去有清醒过来一样,只是当我重新回过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院门边上了,院门只是那样半开着,堂屋里的光依旧透出来,但是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遮着一样,灰蒙蒙的。

  而且这种感觉开始变得很是熟悉起来,我忽然意识到,以往丢魂之后就是这种感觉,可是薛说我是无魂的体制,又怎么会掉魂,也就是这时候我才猛地意识到,掉魂不单单不是掉魂,还有掉魄,我没有魂,但是没有说我没有魄,想到这里之后,我猛地转身看着周围,却什么也看不到,我这才知道,我与我的实体已经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我是看不见我的身体的。

  眼前的屋子似乎变了,又似乎没有变,特别是站在堂屋门里的那个鬼影,此时灯光和周边的景物模糊了一些,可是反倒她的身影却清晰了起来,我看了一眼身后,那里是像化不开的墨一样的漆黑,我转过头来,于是走进了院门里。走到院门里面之后,我只觉得整个屋子的光更加暗淡了起来,那光好似不是照在我这里一样,更加好像是你能看见,但就是照不到你身上的那种感觉。我也没有管这些,特别是意识到自己丢魂之后,我觉得丢魂——特别是丢魄总会有有一个由头,而且我来到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径直穿过院落,只是在我走近院子里的时候,我只看见堂屋里的那个鬼影却已经掉头走进了屋子里面,我看着它的身影好像是往楼上去的,而且我似乎听见一声沧桑而且拖得很长的女人声音,她和我说——跟我来。

  当我走到屋檐下的时候,它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的地方等着我,我进入到堂屋门里之后,他才缓缓地往楼上走上去。我开始有些怀疑,楼上究竟藏了什么秘密,好像每个人都想到楼上去,母亲想去,这个鬼影也想我上去。我没有犹豫于是跟上去,这时候反倒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唯一担心的则是丢魄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长久回不到身体里,魄就会散掉,我的身体也会死掉,这回是真的死掉。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薛说我是无魂的体质,那么死后就只有魄,魄七七四十九天就会散尽,这是不是在说我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会再有游魂什么的存在,也自然就不会存在三魂聚首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开始害怕起来,这种害怕好像是求生的本能在作祟,那么这是不是就是先生们常说的魂飞魄散的情形。

  思考间,我已经来到了楼体之间,鬼影已经到楼上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我偶遇时赶紧跟上去,然后跟着他来到了楼上的廊道,我看见它一直往最尽头在走,最尽头那里有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楼上都是房间,但是只有爷爷的那一间是有人住的,其它的都是空的。最后它在最尽头的那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我跟着过去,但是到了门边的时候,鬼影已经彻底消散了,再也看不见它的半点踪迹,我这时候才看着这间房间,只见上面竟然吊着一把锁,这里我来看过,在现实当中是没有这样的锁的。

  我正想着为什么会有一把锁锁着这里,而且这个鬼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我觉得好奇然后把锁打开进去。可是我也没有钥匙,我用手试着扯了扯这把锁,很结实,靠手上用力根本不可能打开,而也就是我在想着如何把锁打开的时候,忽然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响声,好像是有人在里面走路的声音,那感觉像是从房间里面走到了房间门口一样。

  我更加好奇起来,于是试着站开了一些,打算一脚将门给踹开,但是一脚下去却根本不济事,我又踹了几脚,总觉得有些使不上力气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不是实体的原因。最后我在门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忽然身后才传来声音:“这是钥匙。”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猛地吓了一跳,这才回头去看,只见之前的那个鬼影此时正清晰地里在我身后,而且样貌身形都看的清清楚楚,果真如母亲所说,这是一个老妇,但是身材很矮小,所以看起来才会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但是在看见这个老妇人的脸的时候,明明是陌生的,我却觉得真的在哪里见过。

  她把钥匙递给我,我接过来,然后用钥匙打开了锁,然后就推开了房门,等我打开锁之后,这个鬼影已经再次不见了,我这时候也来不及想她的事,于是就暂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看向屋子里。

  在门被推开的时候,果真一个人影出现在里面,事实证明刚刚我并没有听错,的确是有人在里面的,而且还是我熟悉的人,只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多少让我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看见她的时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奶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见她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忽然走到了我身边,双手扶住我的肩膀,然后和我急促地说道,我只听见她说:“你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把我带出去,所以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听好,你现在是丢魄的状态,马上就会有人把你招回去,等你醒了之后,去镇子里找墓地旁边的那个守墓人,和他说你是石家的嫡孙,让他带你去石家的祖坟,你和他说是我让你去的。还有你记住,你可以继续住在这个屋子里,但是不要再到二楼来,更不要打开房间,特别是你现在所处的这一间,你一定要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