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52、金片子续

252、金片子续

  关于金片子的事,母亲说到了爷爷这事上来。

  六十年代那会儿,我爷爷初来乍到到这里来谋生计,在这个镇子里头有个叫女女尸村的村落很是神秘,为什么叫女女尸村呢,据说是那村里的男人从来不娶活人为妻,娶的都是死去的女人。爷爷刚来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当地的传言不足为信,可是渐渐地见过了几次才知道这不是谣传而是真的。

  这女女尸村虽然向来不与外人打交道,但是与外面的村子却也有一些微妙的联系,因为女尸村里娶的女尸几乎都是经过外面村子里的“熟人”给运进去的,当然这运并不是白运的,据说每做成一次,这“熟人”都会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这报酬不是钱也不是物品,而是一片我之前看见过的那样的金片!

  在那个年代,人们的吃住都成问题,别说会有这样的金片了,而且这金片拿到黑市里即便再便宜也够将近一年的吃用了。所以在外婆镇子这一带几乎有很多做这一行的“熟人”,暗地里这些人就被称为金片子。

  别的暂且不说,单说这女尸村的男人好端端的娶女尸干什么,而且一个男人只娶一具女尸,他们会像对待正经过门的媳妇一样爱护这具尸体,就连过门都和正常娶妻的规矩一模一样,据说被娶过去的女尸会装在一种特制的木棺里以保持尸身不腐。

  他们会在正堂的正中央设一个神龛一样的地方来放置棺材,既然是用来保存尸体的房屋在设计上自然也就十分讲究,据说屋子里即便是在白天也跟晚上似得,一点光都透不进去,义庄与其比起来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可信度有几分没人知道,因为没人见过,更没人进去看过,就连金片子也不例外。有句俗话说的的好,好奇害死猫,外头的村民也好,金片子也好,并不是没人好奇过,只是那教训惨烈,让人望而却步。

  据说曾经有一个金片子就特别好奇,趁交易的时候偷偷潜到了女尸村的聚集地,可是还没靠近村子就被发现了,当然他究竟有没有看到什么没人知道,因为即便他真看到了什么秘密也不可能说出来了,因为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而且这具尸体从头到脚看着虽然是完整的,却不经碰,哪怕只是轻轻碰到那么一下,整具尸体就像是沙土一样崩碎开来,整个人的身体就像风化成砂的石头一样,全是尸灰。

  自那之后人人都觉得女尸村邪气,都不愿再提,当然还有恐惧,最后也就只有那些安守本分的金片子还老老实实地和它们做着交易。爷爷到这里不久之后因为结交了一个金片子,所以也帮着送尸过去几次,一般送尸进入到山里头会有一个特定的地点,到了那里之后就不能再进去分毫,否则下场就会和那个被杀的金片子一样。

  一般送尸体去的加上金片子会有四到六个人,四五个人抬棺材,而棺材里的女尸都是这些金片子从各地重金收来的,那时候女人不受重视,更别说是年纪轻轻就死掉的女人,所以不用多费工夫就能收来。

  送尸的时间也很讲究,一般是夜里送上去,女尸村里自会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们自己也带着人,整个交易过程很沉闷,最忌讳的就是说话,他们会验尸,主要是看有没有腐烂之类的,一般没问题就会当场给钱,送尸的人每人一块,从不拖欠,完工之后送尸的人就得立刻下山,不能做任何停留。

  虽然是夜里,但是爷爷说他也端详过那些人的容貌,和一般的人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些人让人有种莫名的恐惧,也不知道为什么,大约是因为心中本就觉得这些人不是善类吧。

  有一次爷爷去送尸,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就在验尸的时候那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活了,为此女尸村的人大怒,以为是金片子故意用了活人来骗他们,于是当场翻脸,要将所有人都杀掉,当时的情形一下子就失控了,爷爷耳聪目明,在那女人活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不妙要出事,于是在那时候就悄悄地退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后面,等他们争吵不停的时候就一溜烟跑了。

  虽然爷爷送过几次尸体,但是都只局限于仅有的那条路线,再说这镇子后面山大林密,他又只顾不要命地跑,等意识到没有人追上来才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迷失在了深山里。用爷爷的话说就是,他亲眼见过那个金片子的死,所以当时除了想活命什么都不想,就连身上被树枝杂草划了很多伤口都不自觉,只想着尽快逃下山去,可是哪想他明明是往山下跑的,却因为跑错了方向,越发跑进了深山里,等他发觉之后便不敢再乱动,只好躲在隐蔽的地方等天亮。

  哪知第二天还不等爷爷重新寻找路线就遇见了女尸村的人,那时候幸好他在的地方隐蔽,他看见两三个女尸村的男人正从他藏身不远的地方走过去,而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他看见有一个男人还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那小男孩和一般的小孩一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这时爷爷就不理解了,都说女尸村里只有男人,而娶的又都是女尸,又哪里来的小男孩,难道是女尸生的?经过一夜的冷静,这时候好奇竟然压制了恐惧,爷爷竟然鬼使神差地悄悄跟在了这几个人的后面,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跟过去之后爷爷才发现他竟然误打误撞地来到了女尸村的底盘,只见山林之间建造着一个个如同坟墓一样的房屋,果真如传说中的一样封得密密实实,连一个开口都看不见。而村子里寂静得没有一点声音,那几个抱着小男孩的男人进了村之后也各自进了自己的屋子,便没再见过有人出来。

  爷爷一直在旁边呆了整整一天,都没见到任何人出来,直到天再次黑下去,终于爷爷看见这些人倾巢而出,朝着深山里去了,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直到再次没有了任何响动,爷爷这才壮着胆子摸到了这些屋子跟前,只见这些房屋每间都有一扇门,爷爷将门推开蹑手蹑脚地进去,进了这扇门里面是一条一人宽的通道,大约有两三米长,往里面进去就是正堂。

  进去之后,爷爷果真看见正堂中央有一个神龛一样的台子,放着安置女尸的棺材,而四周则什么也没有,好似这房屋建造的就是为了放置女尸一样。好奇心驱使着爷爷走到了棺材跟前,然后打开了棺材,只是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用所有语言都无法想象的情景。

  而也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忽然有人厉声喊道:“你在干什么?”

  然而还不等爷爷回过头来就感到头部被什么东西击中,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后来当爷爷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黑沉沉的树林之中,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当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他靠着太阳辨认方向回到了镇子里,只是回到镇子里所有人都用异样和恐惧的眼神看着他,爷爷休养了一夜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他后来为什么能够生还,并没有像那个金片子一样死去,也就成了他毕生都无法解开的谜团。只是当有人问起他究竟在棺材中看见了什么的时候,他却宁死也不肯说,神情也变得复杂而有深意,很久之后他才幽幽开口说道:“那是死亡的影子!”

  我不曾想爷爷竟然还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或多或少有些明白,为什么爷爷最后会变成我看见的那样,多半是和这件事有关,而且在听见母亲说起神龛的时候,我心里莫名地抖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村子里的那个神龛,但是细细一想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大概是自己想太多,有些敏感的缘故。

  我问母亲说那么这些事奶奶知不知道,母亲说奶奶知道啊,怎么会不知道。母亲这才告诉我说,她都知道这件事,奶奶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说到这里的时候,母亲的神情忽然就变得神秘而且诡异起来,接着她将身子往我这里凑近了一些,悄声和我说,奶奶就是那晚上从棺材里活过来的那个女人。

  母亲说完就眼神异常凌厉地看着我,我听了先是震惊,再是被母亲的这种神情给吓到,好像母亲想要通过她的眼神告诉我什么,我这才意识到,为什么整个家里对爷爷和奶奶的事情都如此忌讳,几乎从来不提起,原来竟是这样的缘故。但是我依旧好奇,于是追问说那奶奶又是什么人,倒底是死了还是一个活人,怎么忽然间就从棺材里活了过来呢。

  母亲听见我这样问,只是回答我说,这个问题恐怕就连奶奶自个儿都不知道,因为去找奶奶的这个金片子那晚上就死了,也没人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倒底是怎样的,所以奶奶是从哪里买来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死掉的,为什么忽然就活过来了,到现在都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