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8、第二夜

248、第二夜

  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感觉有种愤怒的感觉,这种滋味一时间很难说清楚,有些像在外婆家看到薛时候的那样,我只是看着母亲,有些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无法接受,母亲也是做了很大的心理挣扎和我说了这件事,她见我神情不对,想要解释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地咽了回去,最后我终于见她什么都没说,良久才变成了另一句话:“石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有说话,其实更多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那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而且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母亲说这些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见到的那张爷爷和奶奶的老照片,特别是那个鬼影,有种挥之不去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母亲见过那张合照没有,然后母亲安排了我的住处,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母亲却让我在楼下住,我觉得有些奇怪,母亲才说爷爷不习惯有人在二楼,而且还特地叮嘱我到了晚上之后就不要到楼上去吵着爷爷了。

  母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那里头的画外音好像就和之前说的不要到院子外面去转悠是一样的,但是当时我什么也没又说,母亲有心隐瞒我,我只知道爷爷肯定还有别的秘密,比如他的身子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在爷爷给我看他被摆布裹起来的身体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有血迹之类的东西渗出来,这是不是在说爷爷的身体变成这样是另有玄虚的。

  后来母亲就回去了,期间我到楼上看过爷爷一两次,爷爷都在睡觉,我也不敢扰着了他,于是就自个儿在楼下瞎转悠,但也没一个名堂,在的久了之后就觉得不能出去,也没人说话就有些闷,这里也没有电视什么的,完全就像是解放前的生活,最后我就坐在木椅子上发呆,看着天色逐渐暗下去,一直到天黑。

  我间谍母亲的叮嘱,怕出什么事,于是就到房间里躺下了,虽然一点睡意没有,但还是乖乖地躺在床上,这样不知不觉之间竟然也睡了过去。晚上的时候我醒过来一次,只是醒来的时候感觉颇为其妙,就是我在醒来的那一刻,似乎觉得屋子里有人,这种感觉是伴着我醒来的同时产生的,甚至我都不知道这个念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然后我的心里就腾起了一阵恐惧,但是当我细细思考了这个念头的来源之后,就忽然觉得这很荒谬,于是就没当回事,翻了个身继续睡了,我又这样睡了过去,这回睡下去之后就很不安稳,我梦见了那个照片里的人影,那情景和我在照片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当时也说不清是傍晚还是天蒙蒙亮,我就知道自己站在院子里,然后堂屋的门是开着的,在堂屋里就有那个模糊的人影,那种感觉很真实,好像我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样,甚至就连周边的那种阴森和荒凉感都清晰地在脑海里,甚至就连那种昏暗的恐惧感都真实地映在脑海之中。

  我就那样站在院子里,周围越是空旷越是觉得越阴森,特别是身边根本没有一个人的那种感觉,恐惧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缓缓地爬上你的身体,最后爬到心里面。所以我见到这个人影的时候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完全没有想过要看清楚是谁,我只觉得自己一直往后退,一直退,忽然脚后跟就踩空了,接着就不断地坠落,一直坠落,然后就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整个人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而且剧烈的恐惧并没有因为醒来而散去,反而有些向整个屋子散开的味道,我住的这间屋子以前也不知道是谁住的,很宽敞,我记得奶奶说过,一个人住不要太宽敞,否则就会有很多同伴,当然这些这些同伴你都是看不见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人住大屋子的时候始终会觉得冷的原因,而现在我就觉得身边充满了寒意。

  而且在醒来的那一瞬间,屋子里有人的那个念头再一次适时地萌生了出来,可是还不得等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自考,就忽然听见楼上传来“咚,咚,咚”的敲击声。这个声音很缓慢,好像是有人故意拿着什么东西在敲击木地板,我不敢出声,仔细听了一阵,那声音是在移动的,但是却听不出有脚步声。

  听见这个声音之后,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不要上去看看,但是马上又打了退堂鼓,因为母亲临走时候的叮嘱显然就是为这样的情形量身定制的,意在警示我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理,可是之后这声音一直在响,我只觉得整个楼上好像都被敲遍了一样,最后好奇心还是压制住了理智,我于是就小心地从房间里出来,然后悄悄地走上楼去。

  在我跨上楼梯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敲击声瞬间就没有了,我站在楼梯上有些迟疑,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于是就再也不敢动,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敲门声猛地响了起来,把我的心都快吓飞了,然后我才反应过来这个敲门声是从堂屋门上传来的,现在正是半夜,会有谁来敲门,我没动,只是看了看堂屋门的方向,但是这座屋子都是雕花木窗,根本就不像玻璃窗那样可以看到外面有什么,我不敢动,哪知道敲门声变得更大了,“砰砰砰”的在敲,好像有什么急事一样,我于是看了看楼上,最后终于走下了楼梯,然后来到堂屋门前,把门打开。

  门被打开之后,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在我将堂屋门打开的时候,只觉得外面的凉意一阵阵地往里面窜,而且我还听见了院门被风吹得吱呀的声音,我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院门已经被打开了。见没有人,我心里已经有些警惕了起来,但是大半夜的院门就那样开着始终让人觉得心上有些悬,于是我就走到院门前去把院门合上,哪知道我才走到院门边上,正打算把门合上的时候,猛地看见正对着院门的不远处,恰好在可以看见的地方,有一个人影。

  他站着的位置恰到好处,我刚好可以看见他的身影,可是却看不清的那样,看见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于是猛地将院门给合上,但是就在院门被合上的那一瞬间,我听见似乎是他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他说——它已经进来了。

  我并没有多想这句话,关上院门之后就马上回到了堂屋里,将堂屋门关上,我想着刚刚的敲门声应该就是他弄出来的,但是这根本就经不住推敲,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被吓得不轻,就自欺欺人地认定了就是他。

  回到堂屋里之后我却并没有要回到房间里去睡的意思,我看了看楼上,而是重新走了上去,虽然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我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来到二楼,我首先来到了爷爷的房间,我把房门推开,里面一片昏暗,我也没出声,眼睛就盯在爷爷的床上,可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爷爷好像并不在床上,我有些惊,为了确定的确是这样,于是就走到床边,床上的确是空的,爷爷不在!

  立刻惊讶取代了恐惧,爷爷并不能走动,那么他去了哪里,我于是立刻从他的房间里出来,然后在二楼找了一遍,却根本不见他的半个影子,最后我终于重新觉得有些害怕了起来,于是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哪知道才回到房间,那种房间里有人的感觉又浮上了脑海,这里面没有电灯,一时间我也找不到光源,只能摸黑一处处地看,可是将整个屋子找了一遍之后,却并没有发现有人,甚至我连床底下都看过了。

  最后我站在屋子里,猛地就想起,门背后我一直都没有看,意识到这点之后,我猛地看向门的方向,门依旧是那样一动不动的,我进来之后并没有关门,一时间我有些不敢动,最后还是咽了一口唾沫走到门边上,然后把门拉开,然后我就果真看见一个人站在门背后,在看见的时候吓得我顿时就往后跳开了,那种恐惧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等我反应过来之后,却觉得有些不对,是的,就是这个人,因为我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爷爷,他就这样站在门背后,而且我能感知到他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张口了张口想问他为什么在这里,声音嘶哑得好像发不出来声音一样,我的这一声问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爷爷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觉得过了很久,才忽听见爷爷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是在说话,但是说的是什么,根本听不清。

  我试着让自己站起来,可是才站起来,就忽然感觉到身后似乎还站着一个人,我于是立马回头去看,哪知道才看见半个肩膀,就觉得脖后根猛地一阵酸疼,接着就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