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7、留下

247、留下

  我来到楼下,母亲就坐在雕花木椅上,听我说了之后,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简单滴叮嘱了我几句,就说她回去准备一些吃的一会就过来,让我在这里陪着爷爷,如果觉得闷了可以四处走走,但是前提是不要离开这个院子,特别是天黑之后不要到外面去。

  我也没问为什么,就都答应了,因为外面会有什么,我大致上也猜得到。母亲出去之后,我重新来到爷爷的房间,进来之后,发现爷爷又变成了之前的状态,只是是不是因为之前我进来没有留意还是我走后爷爷才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的,只见那里放着半个巴掌大小的一块碎玉,我拿起来看了之后,与我之前见过的阎罗玉竟然是一模一样,我拿在手上仔细地看了一阵,正看得入神,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他说我不要碰这种东西。

  我被吓了一跳,然后就把阎罗玉放回了柜子上,爷爷重新闭上眼睛,但是却和我说,这种东西我最好少碰,虽然它已经失效了,即便真的拿在手上也不会有什么,但是我体质不同,这东西对我是有伤害的。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伤害,但是想问爷爷,话到嘴边了又咽了回去,但是另一句话已经问了出来,我问爷爷说,在四合院下面的那个岩洞里,是不是也有阎罗玉。

  听见我的话,爷爷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直愣愣地看着我,又变成了我刚刚进来时候看我的那样眼神,爷爷问我说谁告诉我的,我说就是自己猜的,先生曾经推测说那里可能是为了采集什么东西而存在的,我觉得就是阎罗玉,虽然我从来没有在那个地方见过。

  爷爷说眼见为实,我既然都没有亲自见过,就不要胡乱猜测。说着他又闭上了眼睛,我看着爷爷,只觉得很多疑问逐渐聚集成一个巨大的问号,良久我终于问爷爷说,他是不是在防着奶奶什么,还是说奶奶知道了他的去向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爷爷没有吭声,也没有睁开眼睛,好似压根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一样,我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可能超出了爷爷能回答我的底线,于是就没有再问,见爷爷既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养神,于是我就打算出去转转,当我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爷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来,他说他对不起奶奶。

  我回头看了看爷爷,他依旧闭着眼睛,我于是拉开门就出去了,期间我一直回想着爷爷说的这句话,总觉得爷爷和奶奶之间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而且奶奶的娘家,似乎从来没有任何人提起过,我甚至都不知道奶奶是否还有什么兄弟姐妹之类的,因为自我懂事起,奶奶就好像是孤身一人,根本就没有亲戚一样。

  奶奶不可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像婶奶奶还有一个出生地可寻,可是奶奶却没有,我越发觉得薛的那句话值得深思起来,他说奶奶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可是奶奶的不简单倒底在哪里,最起码到现在还没有彻彻底底地像婶奶奶一样体现出来。

  我来到了楼下,也没有到院子里去,就是在屋子的各处四处转悠着,我发现爷爷住的这间屋子每一个房间,包括每一个摆设都很讲究,先不说这些是什么材质,总之第一眼看到总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进到里面之后年代就彻底往前推了几十年一样,最后我在一间房间里看到一张照片,上面是一男一女,女的挽着男的手,看那男女的模样,倒有些像爷爷和奶奶,我仔细看了,发现背景正是这座屋子,他们就是站在院子里照的。

  但是很快我就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堂屋门是开着的,我好似透过照片看到堂屋里有一个人,但是又不像是自然存在的那种,很模糊,能大致看清楚一个身形,而且可以辨认的是,他的身体形状是扭曲的,并不像一个正常人。

  我于是拿着仔细地看,越看越觉得吓人,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人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的,最后我把相框放回去,只觉得久久心里都不能平复,不是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鬼影,而是因为照片上的这两个人,因为我觉得早期的时候奶奶和爷爷是生活在这里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回到了村子里,所以另一个问题就跟着冒了出来,他们为什么会生活在这里,爷爷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既然这里也是奶奶生活过的地方,为什么她不知道爷爷在哪里?

  之后我又胡乱转了一遭,母亲就来了,母亲带了一些吃的和水来,我悄悄地问母亲说奶奶知道爷爷在这里不,母亲倒也没有瞒着,直接就告诉我说自然知道,我说可是爷爷说不知道,母亲才说以前奶奶是不知道,但是毕竟这么几十年了,奶奶这么聪明的人,能瞒得住一时,总瞒不住一世,知道只是迟早的事,我说那么奶奶知道爷爷在这里也从没有来看过,母亲点头说奶奶的确一次也没有来过,我想到奶奶消失的那半个来月,于是问说那时候奶奶是不是也来了这里,但是母亲摇头说,奶奶没来过。

  这就让我觉得奇怪了,既然奶奶知道爷爷就在这里,那为什么不来找爷爷,母亲说这些事一时间也说不清楚,我这才听出来是奶奶和爷爷之间有嫌隙了,听见我这样说,母亲却骂我一句说,我这个小鬼头知道什么,奶奶不来看爷爷是因为知道根本就不用来,我问及原因,母亲才忽然变得神秘兮兮起来,然后叮嘱我说她和我说了可什么人都说不得,我保证了母亲才说,奶奶知道爷爷已经成了这样,见了也是白见,这些都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奶奶不能离开村子。

  我继续追问说为什么不能离开,母亲才说了一个让我很长时间都反应不过来的事,她说那个三魂和合风水局就是奶奶建出来的,奶奶坐镇自然是一刻都不能离开,除非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母亲说奶奶一早就知道她死不了,所以假死只是一个手段而已,其背后是有别的目的的。

  我惊讶的是母亲竟然早就知道,问起这个假死背后的目的时候,母亲说她也不是太清楚,好像是一个要把三个姑奶奶聚起来的一个由头,我问说为什么要聚齐三个姑奶奶,母亲奶奶她们那一辈的事,父亲知道的很少,她虽然和奶奶很要好,但是奶奶也甚少提起,而且母亲说她毕竟是外人,所以奶奶都提放着,这些事就更不会说了,但是母亲说三个姑奶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事,就拿二姑奶奶来说,为什么真正的老佛祖的图被她收藏着,还有跟着她的十三,表面上看她们和我们都没有什么往来,但是内里却是联系的非常紧密,所以一早先生出现在我们家也就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了,只是提及这个三姑奶奶,母亲说她自己也没怎么见过,就只知道这个三姑奶奶在的远,自从嫁出去之后就几乎和这个家断绝了往来,很少走动。

  说实话,听见母亲这样说之后,我只觉得之前所有的认知再一次被颠覆,我这才意识到,我知道的永远都太少,甚至很多事情是我自己想的太简单,我以为奶奶的死只是因为“债”的缘故,想不到奶奶一早就是有算计的,我说那么阿姑的出现也是奶奶计划好的。母亲点点头,我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阿姑的出现这么及时,原来只是为了掩饰奶奶假死的意图而已,让我们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阿姑身上,从而忽略掉奶奶在这里面的作用。

  我说既然三魂和合风水局是奶奶布下来的,那么这次让我离开就是要破了这个局,可是她怎么肯,自己画了这么几十年设了一个这样的局,现在又将它给破掉,母亲说此一时彼一时,更何况奶奶布下这个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说不一定,我问说什么目的,母亲再次摇头,母亲说她能猜到一些,大概和那片坟地有关,但具体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我又问说那么婶奶奶也不会和母亲说这些的吗,毕竟母亲是婶奶奶的亲侄女,母亲听了摇摇头说,婶奶奶是不可能和她说这些的,然后母亲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婶奶奶是不会干涉这些事情的。

  我问说什么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母亲沉默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但是后面我想了想,母亲好像也已经回答了,她说婶奶奶和我似乎很投缘,这一次要不是有婶奶奶插手这些事,只怕三魂和合风水局还能运作很长时间,正是因为婶奶奶插手,导致薛提前到了我们家,最后直接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母亲说婶奶奶愿意帮我,而且更是破天荒地把这个盒子给了我,已经很明显了,奶奶看得出来,所以最后才选择了以这样收场。

  这件事上并不能说谁对谁错,谁好谁坏,母亲说小孩才看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成年人只看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这话我一时间不能懂,母亲说我迟早会懂的,当我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我就能够感同身受,而且很多事情本来就是骑虎难下,不得不做的事,并非本愿。

  我觉得这一次母亲说了很多,好像对很多事颇有些感慨,但是我当时脑子转的并没有这么快,也来不及问母亲为什么忽然说这些,而是想到了另一层,问母亲说,那么她还怀着我的时候,是不是就知道奶奶要将我作为三魂和合之一,母亲看着我,很一会儿之后,终于才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