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6、爷爷

246、爷爷

  听见是爷爷,我几乎是跳了起来,母亲却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我悄悄的不要惊动了别人,我于是就有些不解了,难道旁人不知道不成?母亲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也弄不明白母亲的意思,母亲说先去见了爷爷再说吧,然后我带上了朱红盒子,就和母亲匆匆出去了。

  母亲带着我的去的地方,在的非常偏僻,甚至让我以为已经走出了镇子,一直来到了离镇子很远的地方,才看见在树林之中有一座孤零零的老宅子,虽然陈旧,却不破败。母亲也没有迟疑,推开了院门就让我进去,进去之后,里面有些荒芜的味道,我问母亲说爷爷一直都住在里面,母亲的神色有些凝重,和我说我看见了就会知道。

  于是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我和母亲进到了屋子里,进去到屋子里的时候,有一股陈木的香味扑鼻而来,倒也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只是整个屋子里好像并没有人居住的样子,母亲也没说什么,就带着我往楼上去,一直到了二楼的时候,进到一个房间里,我看见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我们进来了也没什么反应,母亲让我进来,关了门。

  我将所有的视线都停留在床上,只是床上的这个人却没有什么动静,从模样上看的确是爷爷该有的年纪,只是我总觉得爷爷有哪里不对劲,良久之后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盯着我和母亲,爷爷的眼神很吓人,直愣愣地看着我们,而且眼睛里的那种神情,就像是在看两个怪物一样。他这样看了我们好一会儿才忽然说:“你们来了?”

  但是爷爷却没有要起身的样子,被子盖住了他的身体,只露出脖子和头,这让我觉得爷爷似乎是站不起来,于是就一直看着爷爷,爷爷这时候已经不盯着我们看了,母亲才和爷爷说起我,大致上就是告诉爷爷我就是他的孙子之类的,爷爷都听着,期间打量了我一遍,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我站在床前有些不知所措,还是良久之后,爷爷才让我过去,然后母亲说她到楼下去,如果有什么事让我去喊她,走的时候她又叮嘱我说不要碰到爷爷的身体,爷爷身子不好,经不住我折腾。母亲说完就出去了,出去之后她顺便带上了门,只剩下我和爷爷两个人,之后爷爷就一直打量着我,然后我就听见他说:“果然,果然。”

  我不知道爷爷说的是什么事,于是就问他说什么果然,爷爷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然后忽然问我说我去过那里了,我不明白爷爷说的那里是哪里,就问说是哪里,然后爷爷说了那个地方,我才意识到爷爷说的是那个山村四合院,然后爷爷说我有很多疑惑吧,我刚打算张口,可是爷爷却忽然摇了摇头,因为他的身子不能动,所有智能有这样的头部动作,然后他说:“什么都不要说。”

  我到了嗓子眼的话语于是又都咽了回去,爷爷才说什么都不要问,他让我来不是为了这个的,我于是看着爷爷,虽然没说话,但是却在等着爷爷说他找我来的真正目的,然后我听见他问我说那个朱红色的盒子带来了没有,我说带来了,爷爷说把它打开。

  我有些不明所以,于是把盒子拿出来打开,现出里面那枚红透如血的鬼印来,爷爷一直看着这枚鬼印,让我把底印翻出来给他看,这个我已经看过,底印上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片光滑可鉴,爷爷见了之后就有让我收了起来,我不明所以,问爷爷这是在干什么,爷爷没说话,然后他忽然换到了另一个话题,他问我说有没有给过我什么东西,就是很诡异的那种。

  爷爷说的很抽象,我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然后就抬了抬这个红朱色盒子说这个东西就恨诡异,爷爷又问说除了这个呢,然后犹豫了下终于说,就是和玉有关的东西,听见爷爷这样说,我的心忽然就抽紧了起来,不是因为爷爷说的如此小心翼翼,而是因为我想起了王叔给我的那块玉环,然后我点点头,那块玉环后来也从赵钱那里得了回来,说着我就把它给拿了出来,哪知道爷爷才看到,脸色顿时就变了,而且不单单是变了脸色那么简单,我甚至看见爷爷都有些呼吸不过来的迹象,好像是被这东西给彻底惊到了一样。

  我觉得爷爷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度,因为既然他问我有没有人给我东西,就是知道什么了,那么就应该有心理准备,可是现在却又被惊成这样,似乎不大合乎情理,而且爷爷那样的神情也不可能是装出来,那么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东西不是爷爷预想中我会得到的东西,出乎了爷爷的预料,但是爷爷又认得这东西,所以才会有这表情。

  于是我试探着问爷爷说他是不是认得这东西,爷爷盯着玉环看了好久,根本就没搭理我,也或者是看得太入神了,根本就没听见我的话,接着他像是忽然回过神来,问我说这东西我是从哪来的,于是我把王叔给我这块玉环的事说了一遍,爷爷一字不落地听着,我为了简单叙述,就没说后来又被赵钱夺去,又被薛抢了回来的这些。

  我说完之后,爷爷忽然叹了一口气,我问他为什么叹气,爷爷才告诉我说,这块玉环是一个信物,但是他不会长久地属于一个人,至于原因,这才是爷爷要说的重点,爷爷说因为这块玉环预示着得到它的人的死亡,凡是得到这块玉环的人,最后都死了,或者是这样的原因,或者是那样的原因,而且死法诡异,就像一枚夺命符一样。

  听见爷爷这样说,我被吓了一跳,嘴上不说,但是心上却一遍遍地在说这是为什么,这块玉环是王叔给我的,可是后来赵钱把它夺去了又是为什么,我于是问爷爷说如果这玉环被别人抢走了呢,爷爷看着我说不可能,只要给了谁,这人不死就不会给下一个人。我见爷爷说的斩钉截铁,于是耐着性子说如果是有人把它抢走了呢,爷爷想了想这才说,那么死的人就会是抢走玉环的那个人。

  听见爷爷这样的说辞,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觉得四肢无力,有些要瘫软在地的感觉,赵钱当时抢走了玉环并不是要对我怎么样,而是在帮我,赵钱是为殷铃儿做事的,那是不是说其实殷铃儿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害我,反倒是薛,他重新帮我把玉环给夺了回来,就相当于重新把死神拉到了我身边,只要玉环在我身上一天,我就要死。

  爷爷见我脸色不对劲,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于是就问说难道我真的出了这事,我觉得也没什么隐瞒的,就照实说了,爷爷之后就再没说话,然后他忽然说,我说的这个薛,不会害我的,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我问爷爷为什么他如此信任薛,然后爷爷才说他曾经救了他一命,要不是他,现在我也不可能和爷爷这样说话。

  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形,爷爷见我疑惑,就和我说我反正迟早都要知道,就让我把被子掀起来,我有些不解,爷爷说我掀起来就知道了,我于是小心翼翼地将被子掀起来,哪知道当我看见爷爷被子下面的身体的时候,完全惊住了,爷爷的身子全部用白布缠着,只剩下脖子和头露着,就和一具木乃伊一样,看见这情形的时候,我问爷爷说这是……

  可能长久地时间已经让爷爷接受了这样的现实,他说他的身子已经坏了,为了不让人看到吓到,所以就用布给裹了起来,我问爷爷说那么他的吃喝拉撒怎么办,爷爷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话,我觉得爷爷是不想说,于是就没再继续问,然后我把被子重新盖回去,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爷爷也没说什么话,还是我开口问说那奶奶知道他还活着的事吗,爷爷点点头说知道,但是接着爷爷又补了一句说,但是她不知道他现在是这样的模样。

  我好奇起来,那这是为什么,爷爷说假死自然是瞒不过奶奶的,所以奶奶知道爷爷没有死,但是却不知道爷爷去了哪里,换句话说,奶奶只知道爷爷还活着,但是人在哪里,已经怎么样了,却完全不知情。我说为什么会这样,爷爷说这也是为了奶奶好,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忽然开口说,这些年他经常听母亲提起奶奶的事,然后他说奶奶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奶奶了,我说因为小叔的死刺激到了奶奶,所以奶奶的性格变了很多。

  但是爷爷听了却摇了摇头,他说他知道不是这样,我于是看着爷爷,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却忽然住了口,和我说我就不用再回去了,就在这里住下来,吃用的东西母亲会按时送来,然后让我下楼去和母亲说,以后我就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