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5、终于来了

245、终于来了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在寻思着这一切倒底是怎么回事,我回到外婆家之后,母亲正着急要出来找我,也不知道是在担心什么,她问我去哪里了,怎么去了这么久,我不能和她说薛的事情,于是就说我就是四处转了转,母亲见我这样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问我遇见什么情况没有,我觉得母亲问的蹊跷,于是反问说遇见什么情况,结果母亲就什么都没有说了,只是叮嘱我在镇子里行走的时候小心一些。

  吃过了饭之后,因为头晚并没有怎么睡好,我就打算上去补一个午觉,而且母亲也不大愿意让我往外跑,哪知道我刚打算上楼的时候薛却来了,而且进来到外婆家的时候极其自然,就像是进出自家一样,我觉得奇怪,就一声不吭地看着,只看见外婆待薛极其亲切,好像很熟的样子,我看向母亲,发现母亲并没有惊讶的神情,而且在全家人里面,除了我,根本没人惊讶。

  见到这个样子,我开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最后薛看向我,然后问奶奶说这就是石头,奶奶笑盈盈地才把我介绍给薛,我记得奶奶也是喊他薛,也没说别的,就告诉我说这是薛,其余的就什么都没说了,而这时候母亲适时地说我不是要上楼午睡吗,让我先上去吧。

  我于是看了薛一样,我不知道他看出我眼神里的神情没有,里面是困惑,愤怒,还有一丝背叛。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很微妙,从心底缓缓升腾而起,逐渐让我思考从薛开始出现发生的所有事,我觉得薛有很多事都瞒着我,而且是故意的。

  上到楼上的时候,我恰好看见小黑蜷在楼道上,似乎是在等我,看见我上来它站了起来,我怕它叫出声来惊动了楼下的人,于是朝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打算把它抱起来,可是哪知道就在我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它忽然发出一声异样的叫声,然后一纵身就跃上了楼台,接着就顺着屋檐不见了,只留下我呆呆地立在原地。

  我之所以愣住了,是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小黑那时候的动作和神情,如果真的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小黑刚刚的动作,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逃。我看清楚了当时它的眼神,它害怕了,小黑在怕我,这是我前所未见的,我从未看见过小黑害怕什么,即便是在面对薛的时候。

  大约是楼下听见了上面传过去的猫叫声,我马上就听见母亲在楼下问我说怎么了,我则在楼道上往下和他们说没什么,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只猫,被我轰走了。然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就觉得这一切多多少少有些诡异的味道,我于是躺在床上,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事,然后我就听见那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他说,小黑应该害怕我。

  他这句话来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让我以为身边有了一个人,于是被吓得猛地睁开了眼睛,可是屋子里空空如也,接着我才意识到是我耳边的这个声音,这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他是谁,可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答复,我一直屏住呼吸等待着,可是事实证明,都是白搭。

  之后可能是实在等了太久,又或者我实在太累,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做了一个梦,整个梦都是九岁时候被郑老秋勾魂的情景,从他出现在奶奶家门口,再到我一直跟着他走,周边一片混沌,但是这个梦越到后面就越清晰,而且我感觉在这迷蒙的白雾之中我走了很久,没有人把我拉回去,九岁那年的情景并没有出现,最后我忽然觉得雾霾开始散去,然后郑老秋朝我回过头来,他和我说我们到了。

  周围好像是随着他的这句话顿时就清晰了起来,再接着我就看到了一扇门,一扇朱红色的门,我看见门缓缓打开,现出里面空无一人的院子,但是有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石头,快进来,快进来……”

  然后我就猛地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我依旧躺在床上,房间里依旧是我一个人,但是梦里的场景却清晰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平时做梦醒来之后梦里的场景就会淡去,但是这次不一样,醒来之后却越发清晰,好似就是刚刚才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更让人有些不可思议并且觉得有些害怕的是,我认得那两扇朱红色的门,以及透过门看到的院子。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从床上翻身下来,然后一直来到外婆家大门外面,果真,和梦里的场景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梦里郑老秋带着我来的,正是奶奶家门前!发现这点之后,我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又上去到楼上的,总之就是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好像丢了魂一样,而我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地方在交替出现,奶奶家,外婆家,这两个地方有什么联系?

  我回到房间里之后,又躺回了床上休息,好像刚刚只是我在梦游一样,而且很快我又睡了过去,只是这回睡过去,我却梦见了殷铃儿,我看见她离我很远,好像始终也靠近不了我一样,我听见她远远地问我我在哪里,她找不到我了,我在梦里什么话也没有说,而她却和我说让我快离开那里,快点离开,最后我就这样醒了过来。

  只是这回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床边有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薛,他就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好像已经看了很久,只是他的瞳孔却没有焦距,好像在想着什么一样,并不是将眼神定格在我身上。看见我醒了,他的眼神很快就变成了平时那样的冰冷,我虽然没有被他吓到,但是心上还是免不了这么一惊,我于是问他说他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我听见薛说我不相信他,我于是讪笑起来说怎么会,但是他却并不是试探,而是肯定,他说我刚刚做梦的时候喊着殷铃儿的名字,我是不是梦见她了,我见他已经猜到了,于是说是,然后薛的眼神就变得有些锋利起来,他说我和殷铃儿自从反目之后就再没有见过,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梦见了她,然后就问我她和我说了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我对薛这样的说辞很反感,于是就回答他说是他和蒋反目,我和殷铃儿并没有反目,更何况我经常梦见这些死人,梦见殷铃儿又有什么。薛只是看着我,只是眼神变得更加深邃了,然后我忽然听见他说:“你相信她?”

  我自己也被薛的这句话给吓到了,说实话,在梦里的时候也好,还是醒过来之后也好,就像薛说的,我的确相信了她,甚至现在我已经在考虑为什么这里不能久留,我要如何离开等等之类的事,如果不是相信,那又是什么。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然后薛看着我说:“可是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回答薛,然后他就站起身来,也没说什么就打算离开,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了停说,我好像吓到了小黑。我也没接他的话,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吓到它的,于是就等着他说下去,可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停了很久,最后才忽然说,小黑基本上不怕任何人,包括它的主人,它只怕一个人。

  听见薛这样说,我于是问说是谁,薛一直沉默着,最后终于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我站起来,想追问是谁,然后就听见母亲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她问薛说我醒了没有,薛说醒了,然后我就看见母亲到了门口。

  母亲走进房间里来,我的神色还没有从惊讶和疑惑中恢复过来,母亲问我说怎么了,我知道掩饰已经是不可能,然后就问母亲说薛怎么会到外婆家来的,母亲听见我这样问,就说我上楼的时候就见我多心,果然是一直愤愤难平,然后就说要真说起薛和我们家的关系,就连母亲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薛和外曾祖父——也就是母亲的爷爷有关系。

  听见母亲提起外曾祖父,我立刻就想到了母亲说起过的翡翠人俑,然后脱口就问母亲说,薛和翡翠人俑有关,母亲见我提起这个,脸上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然后变得异常严肃起来,最后我看见母亲点了点头说她也是猜测着,估摸和这事有关。

  但是还不等我再多说什么,母亲忽然问我说我带了那个朱红的盒子没有,见母亲忽然说到这个盒子,我不知道母亲是要干什么,于是点头说带了,然后母亲说让我带上盒子,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见母亲并不是说着玩的,我这才觉得母亲有些反常,于是就有了一些警惕,于是问说要去哪里,母亲见我警惕的神色,然后说我对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流露出这样的神色了,我被母亲说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母亲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她说她要带我去见一个人。

  我问是谁,然后母亲才说是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