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9、离开

239、离开

  我忽然觉得薛有些不理性起来,而且这个理由不是他这样做的解释,我于是问他说为什么,哪知道他却没有任何解释,只是重复了一边说,我不能死。这四个字背后好像隐瞒了更多的真相和内里一样。

  就在这时候,密室里响起了奶奶的声音,但是她的声音已经和平时的很不一样,带着霸道的气息,真真切切地回响在我们的耳边:“是的,他不能死,也不会死!”

  奶奶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在我耳边响起来,以至于我耳边一直都是“嗡嗡嗡”的声音在回响,我只听见自己漫无目的地喊了奶奶一声,奶奶用从未在她眼睛里出现过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心中莫名地一寒,然后奶奶拿起了弓和箭说,射掉三魂已经足够瓦解这个风水局,所以她不会动我的七魄,至于这另外的七支箭,是为另一个人准备的。

  整个密室里面除了这个被薛烧掉的稻草人,就再没有任何人存在了,我于是更加不解地看着奶奶,不明白还有什么人需要这样来对待,奶奶则将弓和箭递给我,然后和我说,在稻草人烧完之前,我把这七支箭都射过去。我惊讶地看着奶奶,奶奶这是让我自己射自己?

  见我疑惑,奶奶说已经来不及了,稻草人烧尽之后,就没有机会了,我不理解奶奶倒底是要干什么,但是最后我终于觉得奶奶不会害我,于是就接了过来开弓搭箭,而就在这时候,学忽然拉住了我手里的弓箭,然后看着奶奶说,真的要这样吗?

  其实我觉得是奶奶已经知道薛会烧了稻草人,所以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切,只是在等着发生,现在稻草人烧起来,她要我射稻草人,我始终觉得有那么一些奇怪,现在薛又反对,我就更加觉得奇怪起来,然后我听见薛和奶奶说:“你不能这样对他。”

  奶奶则朝薛说,让他把手拿开,我和她都无法干涉这件事,让我自己决定倒底是射还是不射。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要射的倒底是什么东西,而且七支箭,很显然是七个魄,可是薛不是说三天才能射一个,可是我一下子射掉七个,是不是有些更不对劲了?我于是疑惑地看着他们,然后奶奶忽然开口说:“石头,你听不听我的?”

  我看着奶奶,虽然她的表情是严厉的,但是我却看到她的眼睛里面满是怒火,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奶奶这样的眼神,我忽然想起父亲当时执意要建新房一样,然后我朝奶奶一点头,薛见我点头,自己已经松开了拉着弓箭的手,然后我一支支搭箭射稻草人,一连七支箭射出去之后,虽然射的马马虎虎,但是总算没有放空的,最后无论是稻草人还是那七支箭都被火焰吞噬,只剩下一堆灰烬。

  薛则没有表情,只是我觉得他有些不大高兴,也说不上来倒底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总之就是很难描述,之后他和奶奶无声地对峙着,似乎是因为这件事,然后我才问奶奶我刚刚射出的这七支箭,倒底是射了谁?

  然后奶奶和薛异口同声地说:“是我。”

  他们的眼神各不相同,但是最后说出的话语却是一模一样的,我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为什么我自己射了自己,可是却没有事?然后薛就一声不响地出去了,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见薛出去了,我才问奶奶刚刚倒底是怎么回事,奶奶却只和我说,只有无魂无魄,才是我最后的归宿。

  无魂无魄,那不就是死了,可是我现在觉得和以往也没有什么两样,那么我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我愣在原地,有些无法理解,然后奶奶说我们先出去再说吧。接着我们就回到了奶奶家,薛一直都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且意外的是,母亲也在奶奶家,我觉得这事好像有些不简单,然后奶奶才说,现在她已经破了这个三魂和合风水局,之后的事我就不要管了,她说她和母亲已经商议好了,先让我去外婆家住一些日子。

  听见说要去外婆家,我问说住一些日子是多久,奶奶没说确切的时间,她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反正我要离开一些时日,至于为什么要离开,奶奶说自然和我刚刚做的这事有关。奶奶说这个风水局是以我的命局为基础建起来的,要想彻底破了这个局,就要线彻底破了我的命局,刚刚奶奶让我自己射了自己,只是改命局的一部分,而接下来的事,就需要到外婆家完成。

  听奶奶这样说,我似乎觉得去外婆家并没有这么简单,奶奶说我先去,去了之后就知道是什么了,而且奶奶说,有些事情,我也该知道了,趁着去外婆家的这段时日,也可以好好梳理梳理。我顺口问了一句说,那么薛呢,不等奶奶开口,薛说他自然是不去的,而是回寺庙里头。我听了心上多少有些失落和惆怅,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聚散不过是人之常情。

  奶奶说所有的事都以纪念馆帮我安排好了,我和母亲两个人回去,明天就动身。我觉得奶奶虽然说的突然,但是却已经谋划了很久,母亲则依旧是象从前那样,然后和我说我不是一直都想去外婆家的吗。

  有些话我无法说出来,因为我总觉得我这次的离开并不是这么简单,而且这里还有很多谜团,比如鼠脸老太,这个风水局是谁布下来的等等之类的种种,但是现在看了都不得不先要搁置下来,后来薛和我说这是我的选择,其实去了那里更好,也让我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是谁。

  我一直觉得薛的这句话充满深意,以致于到了后来我和母亲在去外婆家的路上都还思索着这件事。我和母亲去外婆家,父亲没有送我们,只是在临走的时候,我耳边的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让我多少有些惊讶,因为我觉得我既然三魂七魄都没有了,那么它怎么可能还能在我身边,那时候我听见他和我说——那个盒子。

  所以临走的时候我特地把婶奶奶给我的那个盒子带了去,对于我要带着这个盒子,奶奶什么话都没有说,既像是默许,又像是不同意,但最后我还是带上了。

  我对外婆家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去到的时候才发现外婆家完全就是在一个山坳里头,起先我以为那里不过是一个小山村,可是进去到里面之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而且很大,但是对于建筑来说就有些反古,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恍惚,因为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在梦里的时候被一个人带着来过,我至今记得远远地一片宅子密密麻麻的样子,当我达到镇子入口的时候,我发现和梦里的景象几乎是一模一样。

  在那一瞬间,我有些模糊,那一刻我好似觉得自己是命中注定要来到这里一样,母亲大约是见到我有些不对劲,就问我说这是怎么了,我这才回过神来,那种恍惚感彻底消散而去,我于是才和母亲说,以前我是不是来过这里。

  母亲笑起来说,我当然来过,这是外婆家,虽然我很少来这里,但是怎么说这也不是第一次来。听见母亲这样说,我觉得母亲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又或者说是母亲故意装作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于是我也只好作罢,然后和母亲进入到了镇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