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8、射魂

238、射魂

  我们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里,我问薛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薛这才说刚刚我在房间里怎么忽然打开了手电,我不妨薛竟然知道这事,然后也没空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就说了原委,薛听了之后虽然表情没有变,但是我还是听见他说他看看,我于是把衣服解开,可是这时候左胸口上的那个印记已经不在了,我有些惊讶,说刚刚还想一个刺青一样的在着呢,怎噩梦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了。

  薛见了依旧将手按在我说的位置上,和上回一样,也不见他怎么用力,但是我就觉得一阵闷疼,好像那里有内伤一样,我问他说这是怎么回事,薛没说话,然后他问我说印记出现时候的那种疼是怎么一个疼法,我说是刺疼,又有些像被火在灼烧一样。

  薛听了说那就是了,我问说怎么是了,然后薛才和我说,我可能有麻烦了。我不明白薛说的意思,然后薛就一直在思考着,他说一时间他也想不到会有谁会这样做,我听见薛喃喃自语,就有些急了,问说这倒底是什么,然后薛才郑重其事地和和我说,有人在射我的魂。听到“射魂“两个字的时候我没理解,而是听成了“摄魂”,于是就反问了一句:“摄魂?”

  薛和我解释了之后我才明白自己理解上有错误,薛说射魂就是扎一个稻草人,当然纸人也可以,但是纸人不容易操作,所以一般都是稻草人,例如像我,就是把我的生辰八字扎在稻草人体内,然后再找一样我身上的东西,一般是头发最好,除了头发还有就是我的血,再其次就是我经常用或者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在草人上。

  接着选一个可以招魂的地方把这个稻草人绑在那里,再布上符阵和香火,只需要供奉七天就可以了,薛说从我胸前这个印记开始出现,就是这个稻草人被供奉的时间,先射掉三魂,再到七魄。然后薛说我到现在是第三次出现这种刺疼,那么就是说,我的三魂已经被射掉,可是巧合的是我是无魂之命,也就是说虽然射了三魂,但是我却没事。

  听见说射了三魂,我虽然是无魂之命,开始之前薛说我借了王川一魂,那么是不是说王川会有事,薛说这件事邪乎就邪乎在这里,射掉三魂之后,我虽然没事,但是王川和周浩就有事了,薛说母亲来说王川很可能性命已经不保,而至于周浩,薛说刚刚我也看见了,他根本就没事,也就是说身体还是周浩的身体,可是里面的生魂已经不是了。

  薛解释说,同时被射掉的还有邱布的另外两魂,王川和周浩出事在于三魂和合把我们弄成了一体,而邱布的则是因为附在我身上的缘故。我说既然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说邱布会元气大伤,薛说这就要看射魂的人的能力了,如果那人能力强大,做的这个法坛就足够强大,超过了邱布,他就逃不掉,但是要是能力弱,就能被邱布给逃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薛说这不是我们要关心的,我需要关心的是是谁布下了这个法坛,因为三魂过后就是七魄,每射掉一魄人就死一分,不需要七魄完全射尽,只需要射掉三魂三魄人就和死掉无异了,后面只不过是行尸走肉一样,虽然有气息,可是却就再难以醒过来了,薛说这显然是冲着我来的,很显然蒋不会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那么就是另一方势力所为。

  我说难道是周先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就觉得是他,因为周浩没事,那就是他提前设计好,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周浩失踪,然后生魂被调包,接着就是射魂的事发生。薛说我们得尽快找出元凶,否则等到我的魄被射掉,一切就完了。而且薛还说也不一定是周先生做的,我们不能自己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于是他说这事好事谨慎一些,然后薛说三天才可以射一次,也就是凹下一次开弓,我还有三天的时间。

  这件事就像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忽然就打乱了我们的节奏,之后薛让我先睡下去,他总觉得这事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简单,他想想办法,我觉得薛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了什么思绪,但是可能还没有想周全,所以暂时才没有说,然后他就离开了。

  到了第二天,薛早早就起来了来喊我,他说周先生家这边的事先暂时搁下来,我们回家去一趟,但是他说悄悄的,不要和周先生家任何人说,我们就说出去村子边上看看。我不明白薛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觉得她不会毫无道理地这样做,于是就和周先生家的人这样说了,之后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回来之后薛却并没有回新家,也没有说要回老家,到了这时候,我终于问他说他倒底在怀疑什么,然后他才说射魂的这个人,他心里面已经有了人选,只是暂时还不敢百分之百确定,需要先去了一个地方看到了才能确信。

  我问去什么地方,薛说我们家不是有一个密室吗,他说去那里看看,他说的密室就是上回我发现供奉着婴灵的地方,我说是三太公家,接着我就好薛直接去了三太公家,我们掀开了石板,一直走到奶奶家下面的密室里,我们才下去,就感到密室里弥漫着一股香火的味道,我的心开始有些沉下来,最后到了密室里之后,完全已经不是上回的格局,只见果真如薛所说,密室里供着香坛,一个稻草人立在期间,三支杨柳箭插在草人身上,分别在脑门和双肩,预示着被射掉的三魂,而在入口处的桌子上,还放着一把杨柳弓和剩余的七支箭。

  见到是这样的场景,薛就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然后问我除了我还有谁知道密室的存在,我的心这时候已经沉到了谷底,也知道薛想要说什么,我问他说他心里头怀疑的这个人是奶奶是不是,薛点点头,他说他想来想去,只有奶奶会这么做。可是为什么,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她的亲孙子,薛只是看着我,一时间并没有说什么,然后等我平静了些许才说,要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薛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更加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才问出来三个字——为什么?

  薛和我说,奶奶比我们知道的要厉害很多,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她和婶奶奶,我们无法比较谁更厉害一些,但是既然她们之间能够维持这样好的关系,薛说我自己想想,如果是地位不对等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做到这样,而能力的强弱很显然就是地位对等的前提,薛说每次奶奶和婶奶奶在一起,奶奶从来没有任何敬畏的神情出现,而且对于婶奶奶,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敬畏来,因为按理说是婶奶奶教了奶奶叫魂。

  所以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理由就是,一直以来都是奶奶在故意式微,薛说了这么多,他只是想说,奶奶已经洞悉了周浩村子的事,知道这个风水局即将不保,所以只能在大伙来临之前强行斩断我们三个人的联系,而很显然,这三箭,每一箭都是一箭三魂,既然魂都没有了,那么又如何三魂和合?

  听到这里,我反倒是冷静了许多,薛则拿起杨柳弓和箭继续说,他会所三魂射尽,魄可以不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奶奶会继续射掉我们三个人的气魄,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奶奶已经做好了打算牺牲我的准备,也就是说奶奶想守住的东西和秘密,我与之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一大早我们要偷偷潜回来的原因,因为周先生和奶奶是一条道上的,而且周先生在帮奶奶谋划一个惊天大局。所以薛说那边我们可以不去了,因为那边的事完全就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一来是把我们引到那边,然后进行最为至关重要的射命魂,二来就是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以为这事是周先生家所为,迷惑我们,可以为奶奶接下来的射魂争取时间。

  听见薛这样说,我反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我无法评判奶奶倒底是对是错,但是真真从大局角度来说,她这样做的确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既然牺牲我们三个人的命就可以保住三个村子,就像薛说的,如果换做他,他也会这样做。想到这里,我反倒释然了,觉得一点也不怪奶奶,如果不是到了这般骑虎难下的境地,我相信奶奶也不会选择这样的途径来解决这件事,更何况奶奶还间接地重伤了蒋,估计短时间内,他们也掀不起什么波浪来了。

  但是我却接着看见薛忽然点火烧了这个稻草人,刚刚还从大局出发的薛,忽然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在我看来竟然是有些鲁莽的,但是我知道薛从来不会做鲁莽的行径,只是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然后薛和我说,我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