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6、根源

236、根源

  先生的离开多半是为了王川的安全,我也不知道只是去了周先生家一趟,他倒底看出了一些什么来,按照父亲的说法,他带着王川应该是回了镇安,但是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回了那里,这件事暂时我也无法去考究,于是就先这样搁下了。

  后来我们就真的如薛所说的那样介入到了周先生家的事,我们去的时候,周先生他孙子依旧像我初次见到的那样,人很灵活,也很健谈,他无论是从性格上还是从其他方面,都要比我和王川成熟稳重很多,虽然我们的确是一样的年纪。

  他叫周浩,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在见到周浩的时候,我多少有些动摇,因为我看周浩的样子不像是被家里人关起来或者什么的那种,倒是更像是他自己出走被招回来的情形,当然了也不排除是他们全家串通好了欺骗我们,不过我觉得这个概率很低,对于这件事薛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最后只是和周浩打过了招呼,周浩不惧怕陌生人,即便是像薛这样冰冷的人也是自来熟,只是我倒看着薛有些冷冷的,并不愿意和他多说的样子。

  我觉得薛的做法有些失礼,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的确很伤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到我们家来和我好像真的是自来熟,从来没有出现过和周浩这样的情形,也不得不说,我和薛的确还是投缘的。

  之后薛找了一个机会告诉我,这个周浩不是我知道的那个周浩,我问这是怎么了,薛提点我说现在不便多说,我就记住他说的这句话,小心提防着些就是了,不要太当真。我听了薛的话心上顿时就悬了起来,后来周浩和我说话之类的,我都有意无意地防着,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我这样的举动来,反正我觉得自己做的是很蹩脚,大概真的是缺少历练,无法做到像薛他这样熟练自如。

  后来周先生果真说到了关于夜晚老鼠成群出没的事,他说这事恐怕是有些不对劲,会让整个村子的风水受损,特别是它们聚集在青树之下,只怕是在下面做了老窝,这样的话将近上万只老鼠啃食青树的树根,青树迟早是会死掉的。

  周先生说的毫无漏洞,都是于情于理,薛回答他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然后说那天我们也见到了上面的情形,眼下还是要线搞清楚那只大老鼠的来历,否则恐怕也是徒劳无功,因为它更像是鼠王一样地召集了附近所有的老鼠前来,周先生说我们要是用到什么,人力也好都可以和他说,在这里别的能力没有,调动这些他还是可以的。

  我知道周先生是不能明面上露面的,所以多半都是通过他儿子来做这些,因为他儿子继承了周先生的本事,在村子也还算有些名望,加上这事闹的人心惶惶的,这些人更是听他的了。这些暂且不说,且说白天之后我和薛又到青树下去看过,薛还爬到树上去看了看,最后在青树树干分枝杈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洞穴,看着像是青树生长自然形成的,但是只要细细看就知道是被弄出来的,暂且不说是老鼠自己挖的还是人弄出来的,可以确定大老鼠就栖居在下面。

  只是这个洞口并不能容得下薛下去,而且我看薛也没有要下去一探究竟的意思,他发现这个洞口之后,又到青树上面看了看,最后就下来了,我问他有别的发现没有,然后我看见他摘了几片青树的叶子下来,他说这是在上面一些的地方摘下来的,下面的青树叶子好像没有这样的情形,我看了看,只见这几片青树叶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被咬了一口,但是咬得却很整齐,薛说老鼠是咬不出这样的形状来的,然后让我仔细看,我越看越像是人咬出来的,于是说难道是人?

  薛朝我点点头,我说那么会是谁?薛则看了看青树,然后说,说不定是那只大老鼠。我觉得薛的说辞多少有些荒谬,但是很快薛就说服了我,他说起了那天我们在那个阿婆家我看到的白色大老鼠,那时候他并没有过多地搭理我,现在提起来,他说他有一个推测,这个变异的鼠脸老太最后的形态应该就是彻彻底底的大老鼠,一般的老鼠是根本长不到这么大的,而且他又说那晚我做梦梦见鼠头人身的鼠脸老太,其实也是在为他的这个推测应证,现在我还没有记起小时候的事情来,所以说这些都还只是推测,但是也不排除我当时看到的,就是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听薛说到这里,我已经听出了薛要说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这个大老鼠很可能也是这样变来的,薛点点头说,我们之前见到的白老鼠,但是这回见到的却是普通的棕褐色老鼠,暂且先不论毛色的不同代表着什么,这只老鼠呆在青树下面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青树下面盘根错节,我们不可能挖下去看,又费时又费力,所以薛说最好的办法,就是问一些老人村子里有没有关于老鼠的特别的流传下来的事,而这事要是问周先生家,恐怕是问不出来什么。

  于是我们再次效仿着上次问鼠脸老太的事一样问村里的一些老人,因为我们不是本村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戒备,有些我们才开口他们就直接摇头说不知道,直到后来在村口的地方问到一个瞎眼老太太,她才听见,就告诉我们说,她还真就知道这么一个。

  她说至于是不是真的,就看你信不信,薛说信不信要看这事能让人信多少,瞎眼老太太就没说什么,和我们说了这事,她说其在她还很小的时候,村里曾经出现过小孩丢失的事,听见小孩丢失的事,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起来,但是听着瞎眼老太太往后说下去,我才发现和我们村小孩丢失的事并不类似。

  她说丢小孩的那家人也不知道小孩是怎么丢的,那时候会有野兽到村子里来觅食,小孩被狼叼走的事也不在少数,这小孩丢了之后他们家四处去找过,也没找见,家里也没找到有野兽来过的痕迹,于是纷纷觉得事情很蹊跷,但是孩子既然丢了,总不会是自己跑出去的,更何况那孩子连路都还不会走。

  哪知道到了半夜的时候,他们家的人恍惚听见院子里有孩子在哭的声音,起初以为是听岔了,后来觉得不对才起来看,起来之后果真院子里有孩子在哭,孩子就在院子里,但是却被一个什么东西给抱着,远看像个人,但是却又太小,他家走近看了一些,哪知道差点被吓个半死,这竟然是一只穿着人的衣服的大老鼠,而且见他家人靠近,老鼠一溜烟就不见了,据他家的人说,这老鼠就是穿着人的衣服。

  他家上前看孩子,孩子倒是一点事也没有,孩子这样失而复得,他家自然是高兴,但是后来家里总会看到这只老鼠的踪迹,那时候他家也没想到是来找这孩子的,瞎眼老太太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说,她说那老鼠大概是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等着孩子一点点长大,他家的人才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这孩子的脸越长越像老鼠,等三岁的时候,整个人活脱脱就像是一只站着的老鼠,小孩长成这样,自然是被村里人包括家里的人都当成了怪物,后来联想到他小时候被老鼠叼走过,于是这家人最后一狠心,就把这孩子给送了出去。

  什么叫送出去呢,说简单一点就是给扔了,三岁的孩子已经差不多记事了,所以为了防止他自己回来,他家就把他丢到了很远的地方,而且还是荒无人烟的那种,任由他自生自灭。而这个孩子被丢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好心的人给收了去,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瞎眼老太太说,他长成那样,不大可能会被人收养,被狼吃掉的可能性倒是更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