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4、做局

234、做局

  这件事我们家这边倒是很容易就解决了,可是难却难在周先生家那边,倒也不是他家不肯,而是我们去到他家的时候,才发现周先生他孙子已经失踪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他全家都已经四处去找过,却毫无音讯,也不知道倒底是去了哪里。

  说起来,就连他是怎么失踪的,家里人也说不出来一个究竟,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周先生说他孙子的失踪很大程度上和这个三魂和合风水局有关,周先生推测可能是有人洞悉了我们要破这个局的念头,所以直接导致了他孙子的失踪,现在先不说他是被挟持还是自己出走的,反正就是和这事有关。

  听周先生这么一说,我感觉我们一行人的心上或多或少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且周先生还说,他们村子已经开始出现不好的迹象,问起这个迹象,周先生说风水开始聚成恶煞,而且说到后面的时候,他说如果只是用嘴巴来描述,可能并不能有那种身临其境之感,所以他说我们最好能在这里住一晚,看看晚上发生的事就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然了,我们不可能全部人都在他家住下来,最后奶奶和父亲回去,我、先生和薛留了下来,本来先生也是要留下来的,可是临走的时候父亲无意间的一句话却让先生警醒了,最后临时改变了主意就回了去,而且我发现父亲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朝薛打了一个脸色,我觉得父亲这是故意帮薛支开先生,好像不大愿意他留在这里的样子,当时时间紧迫,我也不好问父亲这里面的究竟。

  父亲说既然周先生的孙子遭遇到了这样的事,那么是不是说王川也不安全,反倒是我变成了最安全的那个,而且父亲后面这句话显然是说给先生听的,他说如果这真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么就是防不胜防,以他的能力来讲,怕是无法护得王川的安全。先生正是听了父亲的这句话才说他也要回去的,其实先生又何尝不知道父亲说这话的心思,只是他知道父亲说的也是事实,虽然知道父亲要支开他,但是却也无奈。

  但是我看先生临走时候的神情,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特别是他的眼睛,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特别是先生临走的时候,那时候刚好薛背对着我们,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动了动嘴巴,可是却没有出声,我觉得他好像要和我说什么,但是我一时间没懂。

  后来先生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衬着他临走时的嘴型,我觉得他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可是又碍于形式,无法明说。我一次次地拼凑着先生的嘴型,最后忽然惊觉,如果意思上没有多大的歧义的话,先生的大致意思是——小心周先生!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一旦想通之后,对上先生的口型,的确就是这个意思,起先我还以为他是要我提防薛,可是竟然不是,说明先生已经洞悉到了什么,而卧伸出周先生家,自然不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至于薛有没有看出来我不知道,因为薛这个人很难看透,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在想什么,又不在想什么。

  俗话说隔墙有耳,为了谨慎起见,我于是就没在他家和薛提起这事,就连试探也不敢,起先我还想试探一下薛看他是不是也有所察觉,可是最后放弃了,我怕无意间被旁人听了去,反而让我们陷入到危险当中。

  我和薛在周先生家留了下来,只是我们并没有打算睡下去,因为我们留下来的目的也就是想看看晚上倒底会发生什么,其实除开先生给我的警告,我觉得周先生也没有骗我们,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让人惊异的景象,那就是村子的主路上,到了快子时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出行的老鼠,那架势就像是在大迁徙一样,整条路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老鼠,幸好周先生提醒过我们最好藏在路边的房屋之上,切忌不要藏在树上,后来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叮嘱,因为树上满满的一树都是老鼠,如果藏在树上,绝对会被老鼠爬满了整个身子。

  看见这架势之后,我不禁感叹,一个村子里竟然能有如此数量的老鼠,也算是骇人听闻了,只是马上就又好气,这些老鼠是要干什么,好似集会一样。后来我们当然悄悄地跟着这些老鼠去了,最后发现它们聚集的地方竟然是周先生他们村口的那棵青树上,而且如此数量的老鼠,呼啦啦地就爬到了树枝上,隐藏在树干和树叶之间,如果你不是提前看见,根本就不知道满满一树都是老鼠。

  我和薛自然是看见了这场景,所以在远远的地方就打住了,甚至都不敢靠近青树,之后我们就一直看着青树上会有什么反应,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些老鼠上了青树之后,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样,彻底没有了总计,偶尔会有一两声老鼠的叫声,但是马上就隐没在了寂静的夜色当中。

  我和薛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最后终于察觉到青树上有什么反应,好像是看见有树枝在养黄,树叶在抖动,接着我看见了很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就是一只我见过的硕大的老鼠从上面率先爬了下来,这只大老鼠下来之后,接着那些之前爬到树上的小老鼠就哗啦啦地像潮水一样地跟着下来,我觉得这只大老鼠可能我见过的白老鼠一样,不是蛊鼠。

  而且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老鼠下来之后并不是四脚落地,而是猛地抬起前爪,然后就像一个人一样地直立起来,并且就靠着两只后腿走路,而后面的那些老鼠则无法做到像它这样,依旧是四脚朝地爬着跟着它,我本以为它们这是要离开了,哪知道大老鼠竟然是在绕着青树转,而且转的很有规律,左边转三圈,右边转三圈,最后才停了,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做完这些之后,大老鼠呼拉拉地就爬上了大青树,至于那些跟在它身后的小老鼠,则一下子一哄而散,不像来的时候那样原路返回,而是以青树为中心四散而开,该去哪去哪了。

  我和薛躲在远处一动不敢动,生怕惊动了它们,直到确定再没有什么动静了,这才起身,而我还留意到,基本上这些老鼠散干净之后,正好是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所以我才惊觉,它们是由时间观念的,刚好是子时过后到第一遍鸡叫的时候,我反正是没看出来什么,我问薛看出来什么没有,我看见他的眼神凌厉,似乎是已经看出了一些门道。

  我问他是什么,他说事情恐怕有些不妙,至于不妙在哪来,他说从周先生他孙子失踪开始,可能这事就已经在发生了,然后他和我说,这棵青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死了。听见他说这棵青树要死,那么眼下之意岂不就是在在说……

  薛抢过我的话头说,就是我想的那样,这个村子的风水要崩塌了,早先的时候无论是先生还是薛都已经提及过一边风水率先坍塌的后果,结果就是两边的风水会齐齐往这边涌过来,造成这个村子的彻底毁灭,最后风水回涌,造成另外两个村子的覆灭,至于那些风水,最后会被中间的坟地给吸纳,变成凶地。

  我说那块坟地已经够凶了,要是再经这么一遭,怕是更不可思议,薛这才说,说不定这就是周先生想要做的事。听见薛这样说,我才明白不光是先生,薛也看出了周先生的不对劲,然后薛还告诉我说,周先生他孙子并没有失踪,应该就在他家里的某个地方,只是碍于身份,我们无法去找。

  我说这样做的话周先生又能有什么好处,他家也是风水局中的人,到时候风水坍塌,他家照样也逃不过,他也会连带着受灾死去,可是听见我这样说,薛却摇了摇头,他说我忘记了,周先生已经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薛的眼神变得异常锋利,我这才想起周先生的假死之事来,原来他走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假死就是为了这个行动而做的准备,可怜他家的人却丝毫也没有察觉,而且一旦他成功,也就是说他们家整个家族,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存活,一个人要有多自私,而且要能得到什么东西,才会做这样惨无人寰的事。

  薛这才和我说,人心的贪婪远非我所能想象,然后他和我说其实周先生想得到什么,他已经和我说过了,我这个倒是没有印象,然后薛说他应该和我说过,他要活到一百岁。我这才忽然想起来,这是上回我们家出事,周先生“死后”第一次到我们家来说的事,他说他要活到一百岁,可是活到一百岁又能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