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2、阿婆家的事

232、阿婆家的事

  我觉得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阿婆手里拿着的正是一根根的老鼠尾巴,在她面前俨然还放着一个筛子,筛子上满满的都是,我本来就怕老鼠,见到是老鼠尾巴,当即全身就是一抖,接着一阵恶心感从心底腾起,也不知道这个阿婆是从哪里弄来了如此多的老鼠尾巴,在这里分拣又是拿了干什么。

  见到是我们,这个阿婆有些惊讶,然后就停了手上的活计,和我们说怎么是我们,好似那一晚的情形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一样,反倒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起来,我于是看着地上筛子里的东西,然后说:“那是……”

  她竟然一点也不隐瞒我们,说那都是收集来的老是尾巴,我问她说收这些老鼠尾巴来干什么,而且想起按完的情形,她自己不就是一只活生生的老鼠,干嘛残害自己的同类,只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邪恶,然后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阿婆笑起来,她说这些老鼠尾巴,是拿来做烛芯和灯芯用的,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筛子上的东西一眼,但是那些东西密密麻麻地堆在那里,总觉得全身一阵鸡皮疙瘩,听见她这样说,我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而且到了这里之后,梦里的那种恐惧的感觉已经逐渐散了下去,不再那样浓烈,反而有一种被拉回了现实的感觉,然后见她家空荡荡的,我就问了一句说就她一个人在?

  我问这话的时候,薛已经将整个院子和房子都已经打量了一遍,自始至终他什么都没说,就听着我这个阿婆你来我往地说着话,打了一阵哈哈,这个阿婆终于问我们说我们来她家找她是有事?我看她的样子,真的一点也没有经历过那晚事情的样子,我想要不就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我们认错了人,要不就是她太会伪装。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说,薛终于开口说,他说我们对她婆婆的那事很感兴趣,想她给我们再讲详细一些,这个阿婆听见我们是这样的来意,反而有些一愣的感觉,然后就说那天不是已经说的很详细了吗,细节都告诉我们了。薛却摇摇头说,她隐瞒了最重要的地方,而且很多东西她并没有告诉我们,在阿婆表情阴晴不定的时候,薛忽然说——比如那只白鼠。

  听见白鼠,我看见阿婆整个人就那么晃了一下,像是遭遇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然后整个人就有些站不稳,踉跄地往后这么退了一下,她的反应我们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她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然后问我们说,我们是怎么知道这只白鼠的。

  其实我并不明白薛的意思,于是也是看着薛,薛却像是已经洞悉到了什么一样,然后打量着阿婆家的屋子,这才说,那只白鼠不是一只吧,薛说白鼠是不会单独存活的,在阿婆家至少应该有一窝白鼠。

  阿婆听了整个人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不知道怎么的,看见她这样的表情,我忽然觉得她并不是那晚上我们看见的那个鼠脸老太,这里面肯定是另有原委的,薛则并不给她任何放松的机会,接着问说,那些白鼠都在这个家里的某个地方吧?

  阿婆的脸色已经彻底变成了惨白,然后她看看门外,似乎是在看有没有人在外面,然后我看见她忽然往门边上走,我以为她要离开这里,不想再和我们继续说下去,但是薛却无动于衷,好似知道她要干什么,直到她到了门口,记者“轰”的一声把门给关了,又重新来我们跟前,这回她已经彻底换了一种语气问我们,她说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然后薛说她婆婆没有死,也没有被下葬,一直都活着是不是,但是她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说着薛看着这个阿婆,说她也是一样,那晚上我们看见的那个人,不是她就是她婆婆,然后薛问说两个人倒底是谁?

  阿婆听见薛这样说,依旧有些不解地问说我们是在哪里看见的,接着我说了玉米地那地方,以及见到她的粗略经过,然后我就听见她惊呼起来,她说我们去了玉米地,见她这样出声,我知道这事情算是有眉目了,就算她不是那晚上的那个鼠脸老太,她也知道一些什么,而且她这样惊呼的话,也就是在说,那晚上的那个人不是她。

  接着她像是彻底不打算再隐瞒了,就和我们说我们到屋里去吧,于是我们跟着他进去到了屋子里,她招呼我们坐下,我见里面的摆设等等的,好像这房子就是她一个人在住,至于其他的家人,已经根本没有了,我们坐下之后,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她说我们对这个村子并没有彻底的了解,虽然我也是村子里的人。

  她说这话是有目的的,而且也是有深意的,当然,也是为了引出下面的事。接着他告诉我们说,她说他们全家自从出了她婆婆的事之后,全家几乎都死绝了,就剩下她一个人,所有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事是因为她婆婆被老鼠咬到而引来了厄运,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事情倒底是怎么样的,也没有人知道发生在她家的事是有多可怕。

  接着她和我们说了上次她隐瞒的事情,正如薛所料,她隐瞒了至关重要的地方,而且就是她隐瞒的这些事,让我觉得我们村子根本已经不再像我认识的那样,而是一个十面埋伏的战场。她说她之前和我们说的的确是真的,只是她没有和我们说后来她家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出殡前她婆婆鼠化也是真的,把她埋了也是真的,只是头七的那天,她家给她婆婆准备头七的事情的时候,哪知道她婆婆自己回来了。

  没人知道她是怎么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也没人知道她当时究竟是人是鬼,但是所有人都留意到了,她的样子和她死后变成的模样几乎就是一模一样,当时家里人就留意到了她托在身后的尾巴,然后全家人都被吓到了。

  只是她会说话,比起生前似乎头脑清醒了很多,而且她问家里人说,她并没有死,为什么她们就把她给埋了,要不是她拼命爬出来,可能就这样被闷死在棺材里了。听见她的这个说辞,全家人被吓得不轻,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插嘴问了一句说,当时她真的是死了吗?

  这个阿婆说的确是死了,她们全家人都可以确定,所以这事情才让人害怕,而且她变成那样回来,显然已经不是她们认识的那个人了,只是当时所有人都害怕,于是都不敢声张,只能把她接了进来,然后依旧像她生前一样安排她的生活起居。

  这个阿婆说到这里的时候,说其实她婆婆回来之后,除了模样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其他的都还和生前一样,一直也都相安无事,可是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婆婆咬死了她公公,这个阿婆说她婆婆回来之后,她们夫妻俩肯定不睡在一起,加上她婆婆已经变成了那样,家里人连接近她都不敢,更被说还和她睡在一起了,所以阿婆说她婆婆是自己跑到她公公的房间里把他咬死的。

  她要死了自己的丈夫之后,很快就被家里人发现了,因为家里就那么点地方,发生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察觉,更何况阿婆她公公还是被咬死的,被咬的时候肯定会发出声音来,家里人目睹了这个场景之后,都是害怕得瑟瑟发抖,而她婆婆则威胁家里人说要是谁敢把这事说出去她就像咬死她丈夫那样咬死其他人,阿婆说于是这事就成了只有他们家里人才知道的秘密,而且后来人既然已经死了,只能对外谎称是得了急病,匆匆就把他给葬了。

  前后才过了不到半个月,接着阿婆她丈夫也死了,只是她丈夫却不是给她婆婆给咬死的,而是他受不了这样的惊惧,自己上吊死了,那时候阿婆和他丈夫膝下还没有孩子,于是她丈夫一死,家里面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至于她丈夫的那些兄弟姐妹,前后都莫名地不见了,多少也是被这个鼠脸老太给咬死了,也不知道尸体被扔到了哪里,还是彻底被她给吃掉了。

  但是她婆婆唯独留下了她的命,她说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她婆婆就一直藏在这个家里,她说她婆婆不吃素,都是要吃肉,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肉都吃,人也好,猫也好,狗也好,还是老鼠,她从来不挑剔,所以她婆婆留下她很显然是让她帮她觅食的,只是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她哪里敢做,于是就去捕一些老鼠之类的东西来给她吃,然后她指了指外面的老鼠尾巴,她说那些老鼠尾巴就是这样得来的。

  我问她说那她怎么想起拿老鼠尾巴做灯芯,阿婆说不是她想的,而是她婆婆告诉她的,她说她婆婆即便是鼠变了,可本质上还是人,是需要照明的,她喜欢这种灯芯,好像是特别喜欢那股气味。

  阿婆一股脑地把这些事说给了我们,听得我连连倒吸了好几口凉气,果真就像她开始说的,我对这个村子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