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28、那个声音

228、那个声音

  我们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小黑早我们一步已经在里面了,而且看它的样子嘴上正咬着什么东西在不停地撕咬,我见了就问它说它这是在干什么,然后小黑就把嘴上的东西一甩,接着我看见一个几近虚无的影子呈现在眼前,很显然是个亡魂,只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人,然后薛说可能是殷家的人。

  后来小黑见我不发话,又猛地扑上去撕咬一番,很快好似亡魂就被它弄散了,薛说小黑需要进食,所以我们也管不了这么多的,它说小黑也不会选一些无辜的亡魂来胡乱撕咬,总是这亡魂哪里有了恶性,也算是惩戒。

  既然是天性,虽然残忍但是我也不能说什么,就像肉食动物捕食,我只能说是弱肉强食,却不能为了保护小动物而让它们饿死,有些东西并不是你能够干预得了的,很多时候顺其自然才是一种处事之法,就像婶奶奶那样,只是守望者,却从不干预,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

  薛提醒我说让我小心身边一些,这边不干净,薛可以提醒那就是说几遍小黑在身边也可能有不测发生,我环顾一遍四周,也看不出什么来,我觉得上回我忽然爆发出来的那种能力,在薛出现之后就被压制下去了,后来就再也无法单凭自己的双眼看到身边的东西,也无法再有那种能够只手消灭恶灵的能力,我在想是不是和薛在我脖后根弄的那个东西有关,虽然三天的时间已过,可是我却总觉得它就在那里。

  可是我却没有往薛会害我的那方面去想,因为我时刻都记得左胸口的那个印记,它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只要一想起心上就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一样沉重起来。我和薛走到屋檐下,薛却站在屋檐下没有再往楼廊上继续走,而只是抬头看着屋檐,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薛知道我看不见有什么,他说王叔家的屋子从屋檐下开始,好像被蒙了一层什么东西,比起寻常的屋子要暗了那么一些。

  这种变化我自然是看不出来的,于是就没说什么,因为既然有什么东西,总是不好的那种,要是好的,王叔家也就不会成家破人亡的这种境地了,反正我是这么想的。之后我看见薛将手伸到了屋檐下,很小心翼翼的样子,其实自从去过赵老倌家之后,我就知道薛虽然外表冰冷,但是心很细也很谨慎,没有绝对把握的事他绝对不会去做,就像现在他伸出手去,纯粹是为了试探他看见的这层阴暗的东西是什么,而且伸出去的手很小心,只是停留在光与暗交界处一小点的地方,然后在用手感觉那是什么东西。

  我一直觉得,连薛都分辨不清的东西,必然是十分古怪的东西,最后薛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在阳光下捻了捻,好像这东西有实体一样,而且我这回是真真切切地自己也看到,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我看到了,薛在阳光下捻那东西的时候,手指上有黑烟一样的东西在飘散,这也证实薛薛看到的没错,屋檐下——不,应该是整个屋子下都是有这种东西的。

  然后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和我说让我不要进去,这东西会沾在人身上,他估计王叔家的人会出事,就和这有关。然后他自己就走了进去,大概是知道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影响。其实要不是刚刚看见了薛捻手的动作,我也压根看不出来什么,即便现在薛进到屋檐下,也和寻常人走到屋檐下没什么两样,只是有了心理准备之后,我就觉得薛像是钻进了一片黑雾之中。

  而就在薛进入到屋檐里面的十多秒之后,我忽然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在喊我:“石头。”

  我听得分明,这个声音很清脆,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清清楚楚,我于是回过头看了看身后,可是身后的院子根本什么都没有,小黑就在我身边,我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它还用舌头舔了舔爪子,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我有些狐疑地回过头来,可是刚回过头来又是一声一模一样的声音:“石头。”

  从声音的来源判断依旧是同一个地方,我于是转过头去,可以判断声音是从院子边上传来的,可是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我看了看小黑,它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既然小黑没有反应,也就是说这不是恶灵?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于是就往院子边上走了一些过去,见我走动,小黑也跟着我走过来,我走过来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又开始响了起来,这是那个一直在我耳边提醒我的声音,他说:“来找我,来找我。”

  之后我就开始觉得这个声音有些恍惚起来,因为我开始无法分辨这个声音倒底是从我耳边传来的还是从院子边上传来的,特别是随着我越来越靠近院子边上,我感觉这两个声音正在变成一个,那个重重叠叠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着:“来找我,来找我……”

  可是当我站在院子边上的时候,根本什么也看不见,我只是木然地往院子边上走着,然后忽然听见小黑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好似它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一样,随着小黑的这一声尖锐的叫声,我耳边的这些重重叠叠的声音顿时一哄而散,我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迷糊了那么一下,然后瞬间回过了神来一样,我看向自己,发现自己正站在阳光和墙影的交界之处,我只需要再走出一步,就到墙影当中了。

  我回头看向小黑,小黑则看着我,我似乎知道它为什么忽然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它在墙影之间感到了不对劲,我意识到这点之后立刻往回退了一些,只是我看见小黑看我的眼神开始不对劲,那眼神变得好像我像是他的敌人一样,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看了看自己身上,就在这时候,才忽然看见即便是身处阳光之下,我竟然没有影子。

  看到这情景的时候,我先是一愣,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头像是忽然被人砸了那么一锤子一样地猛地疼了起来,而且这种疼痛来的很突然,很快就让我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我于是抱着头,只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脑袋里冒出来一样,好似马上它就要裂开。

  再接着,我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脖后根缓缓传来,然后越来越痛,就像是有一团火在我的脖后根燃烧一样,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疼痛感,于是就要伸手去将它捂住,可是我的手才伸过去,就猛地被一个力道捏住,同时薛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他说:“别碰!”

  那种疼痛还在继续,薛拉着我远离了院墙,来到院场的中间位置,离开了一些之后,我似乎觉得脖后根被灼烧的感觉弱了一些,剧烈的头痛感也消散了那么一些,然后薛替我按着太阳穴的位置,不一会儿我觉得好了一些,薛才说我是不是听见了什么。

  我说听见有人喊我,薛就没说话了,我又看见小黑一直站在院墙边的位置没有动,好似发现了什么一样,但是又感觉不像,因为它就那样站在院墙边上,也没什么动作,等我好了一些,我才问薛说我脖后根的东西是什么,薛说是一个让我暂时不会出事的东西,然后他问我还记不记得他来到我们家的时候说的话,我说记得,他说我十天之内会出事,这个东西会在我脖后根停留十天,前三天可以让殷铃儿找不到我,后面的时间就压制着我之前的那种能力,他说在这段时间里,我知道的,看见的越少越好。

  和我想的一样,薛在我脖后根弄的这个东西,就是防止我有之前的那种能力,他说刚刚我脖后根之所以会有那样剧烈的灼烧感,就是因为我的身体里的那种能力在冲撞,我问薛说这十天我倒底会发生什么事,薛说就是他之前说过的,我会无意间落入蒋的圈套里面,不自觉的地帮他做了他无法完成的事。

  直到薛说出这句话来,我才终于直到他为什么要抑制我身上的这种能力,原来是如此,可是蒋无法完成,我能做到的事又是什么。我好了一些之后,小黑离开了院墙来到我身边,薛说小黑没什么反应,看来我察觉到的那东西应该是另有来头,可是当薛听见我说这个声音会经常在我耳边出现,而且经常提醒我一些事的时候,他也有些疑惑了,然后他说如果他三魂健全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现在他只有命魂在身,有些东西他也是能力有限。

  我明白薛的意思,又问他在屋子里发现了什么没有,问起这个,薛似乎有些不大想现在说这件事的样子,我也只是和他在一起久了,从气氛中察觉出来的,因为他的表情根本不会变,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绝对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