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19、外曾祖父

219、外曾祖父

  雨天昏暗,木屋里面更是昏暗,外曾祖父进去还没看到一点里面的景象,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腐尸味,接着他看见了满屋子的尸体,什么营长,什么秘书,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地躺在里面,而且更诡异的是,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他们就像已经死去了数日一样全身腐烂,黄黑的腐尸水流了满地都是。

  外曾祖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并不是他胆大,而是已经完全吓傻了。

  正在这时候,他听到身后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于是外曾祖父回过神来,他以为是有其他人也打这翡翠人俑的主意,于是边往木屋里躲边往身后看去,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全身的寒毛都已经竖了起来,外面的哪里是人,分明就是那个翡翠人俑正站在雨中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再后来的事,外曾祖父就说不清了,即便当时只有不到十来岁的母亲,也觉得外曾祖父说到这里的时候,思维显然已经混乱了起来,用一句不敬的话来说,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他一会儿说是他看花了眼,那是一个尾随而来,也想打翡翠人俑主意的壮丁;一会儿又说,那就是那个翡翠人俑,只是不知道被谁立在了雨中;然后又改口说其实外面什么也没有,是他看走眼了。而且越往后说,他显得越烦躁,整个人已经明显不对劲了起来。

  但不管是哪种说辞,现在回想起来,都已经无法证实了,可是母亲说她却从来不怀疑外曾祖父说和她说的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外曾祖父会拿出一块青绿翡翠的碎片来,他说这就是那个翡翠人俑的一部分。

  这的确是一块漂亮到极致的翡翠,年少的母亲几乎完全被它所吸引,甚至都忘了问外曾祖父再后来是如何得到碎片的事,她只是用手一遍一遍地摩挲着碎玉表面,爱不释手。

  恍惚中母亲说她只听外曾祖父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在雨中,它和一个人简直毫无差别。”

  故事说到这里,母亲说就不得不说一说外曾祖父后来去世的事,因为这第一次让她觉得,外曾祖父的死,和这块翡翠人俑有着莫大的联系。

  外曾祖父是在母亲十二岁的时候死去的,那一年他刚好九十一岁,在外人看来,是比较长寿的一个人了,可是又有谁知道,长寿的背后,其实另有蹊跷。

  这件事,是在母亲和外公为外曾祖父守灵的时候发生的,其实母亲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是母亲去守灵,后来母亲才说因为全家人里头,外曾祖父十分喜欢母亲,甚至到了溺爱的地步,所以外公他们就让母亲送外曾祖父一程,也算是尽孝心,而就是守灵的第二夜午夜时候,外曾祖父起尸了。

  而且那时候刚好外公出去了,究竟是去干什么,母亲说她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外公走后,灵堂里传来过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不是很分明,当时她也没在意,后来才发现,盖在外曾祖父棺材上的遮灵布不知怎么被掀开了。

  当时外曾祖父的棺材还没有合上,于是就用一块黑布盖着,叫做遮灵布。母亲说当时也没多想,它好好地怎么就落下来了,于是就上前去将它盖好。

  可是正当母亲拾起遮灵布打算盖上去的时候,她看见棺材边上突然弹出了一只手,她被吓了一大跳,当她看向棺材里时,发现这是外曾祖父的手,而且他的一双手都已经扶在了棺材边缘,似乎是正要从里面直起来。

  而且,母亲看见他的眼睛竟然睁开了,正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毫无焦距,母亲说她记得他死后眼睛明明是闭着的,看到这样的情景,母亲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外曾祖父起尸了。

  母亲慌忙往门口出来,外公刚刚出去,这里面阴森森地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棺材响动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直跟在她身后,母亲自然不敢回头去看,我听奶奶跟我讲过真实的起尸的故事,一般遭遇到起尸如果发现的不及时,他能把一个大宅院甚至整个村子的人都变成和他一模一样的起尸。

  在母亲即将走到门口的身后,她的肩膀猛地被抓住,顿时她前进的步子生生被他这股巨大的力道给弄得停了下来,然后母亲停留在了原地,并且正被外曾祖父拉着往回走。

  母亲说当时她惊恐地根本呼喊不出来,只觉得那一瞬间整个喉头似乎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发声能力,只听得到自己沙哑而几不可闻的呼喊声,被拖着往他的棺材边上移动。

  最后到了棺材边上,拉着母亲的力道终于停了下来,外曾祖父拉母亲我肩膀的手也松开了许多,母亲一动不敢动地蜷缩在棺材边上,母亲说他朝她弯下腰来,眼睛瞪得老大,面部表情僵硬,和死时一模一样。

  但是母亲看到他的脸上布满了血丝,红得就像是丝线一样遍布在他的整张脸上,确切地说更像一张网,而且不单单是他的脸,还有他的手,因为母亲已经看见他的手正朝自己伸过来。

  母亲说她不敢动,他的手抚摸着母亲的脸,并且发出了“咕咕”的说话声,这声音就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无法发声一样,母亲看向他的嘴巴,这时才猛然想起,在外曾祖父临死的时候,他要求将那块翡翠人俑的碎片塞在他的嘴巴里,而现在,他明显还含着这块碎玉。

  母亲说她原本以为外曾祖父会将她变成和他一样,可是他的手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她的脸,母亲看向他的脸,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微微的疼爱混在空洞而麻木的神情当中,当时母亲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外曾祖父没死,他还活着!

  而且他那咕咕的声音始终在母亲耳边回响着,母亲说她觉得他似乎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可是却被这块碎玉堵住了喉头说不出来,于是她装着胆子问他想和她说什么,母亲说外曾祖父似乎能听懂她的话,看得出来他眼睛里神情的波动,于是她试着伸出手,同时嘴上说道:“我将你嘴巴里的碎玉拿出来好不好?”

  母亲说外曾祖父始终用那样的神情看着她,她觉得他是默认了她的请求,于是将手伸到他嘴巴边上,可就在这时,外曾祖父突然张口咬住了她的手,在他张口的那一瞬间,母亲看见他的嘴巴中空空如也,塞在他嘴巴里的碎玉根本已经不见了,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看到他的舌头是绿色的,和她见过的那片碎玉一模一样!

  可是接着,母亲就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上传来,外曾祖父死死地咬着她伸出去的手,母亲说起初还能感到撕心裂肺地疼,后来这种感觉逐渐淡去,只觉得全身似乎正在失去知觉,直到最后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母亲说她躺在棺材里面,外公正蹲在棺材边上拍打着她的脸,她醒转的第一句话是问:“爷爷在哪里?”

  外公显然是后面回来的,他见母亲醒转,将母亲从棺材里抱出来,问母亲说出了什么事,外曾祖父的尸体在哪里。

  母亲看见在棺材边上有一滩血,这应该是从她手上流出来的,于是她动了动手,却感觉被外曾祖父咬到的右手钻心地疼,她对外公说:“外曾祖父起尸了,他咬了我的右手。”

  母亲说她看到父亲大惊失色,外公迅速抽出母亲的右手来看,可是看了一阵却质疑母亲是不是记错了,因为她的右手上没有被咬过的痕迹。

  母亲说她试着坐起来,可是头晕得厉害,恍惚中她的确看见了自己完好的右手,别说是血,就连一个牙印都没有,后来的事,她似乎就有些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问起关于外曾祖父的事,外公很和蔼地和她说他们已经将外曾祖父葬了,当母亲问起在灵堂里的这件事时,外公说是母亲产生了错觉。

  几乎整个家里对这件事都是一个说辞,于是后来母亲也渐渐地信了,可是那一晚的经历,却像是一道烙印一样烙在了母亲心上,每每想起来,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我见母亲即便是现在说起来,似乎依旧心有不甘,好像真的相信这事是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听母亲说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什么她坚决不让我碰这块阎罗玉,而我看向薛,只觉得他的神情更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