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14、对峙

214、对峙

  这我哪里知道,就怕是奶奶恐怕也不知道吧,薛听见我这样说就没再说话了,而是走近了这唯一一面仅剩的墙壁,墙壁旁边自然还连着些许断墙,仅剩的这面墙似乎是当时祠堂的主墙,之间上面还有个神龛吊着,虽然也破败不堪了,却并没有完全损坏,神龛是用石板搭起来的,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也没人去深究倒底是什么,可是薛看了之后,却来劲了。

  他当真是仔仔细细地将整个神龛都看了一个遍,连一条缝都不错过,眼看着天色逐渐黑下去,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更加专注了,我反倒开始疑惑起来,这里倒底有什么能让他看得这么来劲。正好这时候小黑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刚好出现在祠堂边上,我听见猫叫之后看向它,它只是看着我们,然后又轻声叫唤了一声。

  薛抬起头问小黑说:“黑将军,你知道谁来过这里吗?”

  我觉得薛问的这个问题莫名其妙,然后我就看见小黑忽然叫唤了一声,似乎是在回答薛的问题,然后就往村口跑,薛让我和他跟上去,我本以为小黑是要带我们去被推平的坟地,可是哪知道它却一路带着我们到了被烧毁的桑树林那里,到了那里之后,天已经差不多黑了下来,正是那种隐约看得见可是又有些看不见的时候,而且跟着小黑过去之后,我忽然看见被烧焦的桑树林边上坐着一个人,身影很是熟悉,应该是邱布。

  小黑领着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就在烧焦的桑树林地里四处乱窜,我和薛站在离邱布有十来米的地方,我看见薛的眼睛凌厉地看着邱布,然后徐徐走过去。

  我跟在后面,大约在离邱布有一米左右的时候薛停了下来,然后我听见薛开口说:“是你!”

  我听见薛沉沉的这两个字,意识到他们是认识的,邱布依然坐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扬起脸看着薛说:“薛,好久不见了。”

  我在旁边问说:“你们认识?”

  但是我这句话就像是石沉大海,根本就没人搭理我,薛和邱布眼神对峙着,看那剑拔弩张的架势,两个人就像是生死仇人一样。最后还是邱布先开口说:“你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找我的,而是帮石头这小子解决困境的。”

  说完之后,薛看了我一眼,但是那目光冰冷得能把你冻成冰棍,我不知道此时此刻薛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和邱布之间有什么恩怨,自上回邱布和我的谈话之后,我就觉得邱布的身份可疑,现在再见到这架势,更是觉得邱布这人很不简单,他和薛能这样对峙,两人应该说是势均力敌,薛这么强,那不是说邱布也……

  但是很快我就听见薛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是阴魂。”

  邱布却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薛,最后我看见他缓缓站起来,眼神逐渐变得和薛一样阴沉寒冷,然后我听见他说:“我为什么会三魂分离,甚至都没有依附之身,薛,这些都是拜你所赐,如今你进了这个村子,就不要再想全身而退,我为你设的这个局,你猜刚刚踏进来。”

  说完邱布看了我一眼,就徐徐走远了,最后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在邱布走了几步的时候,我忽然听见薛说:“所以这次是你和陆联手布局!”

  邱布没有回答,也没有停留,直到他已经走远了,我才问薛说他是谁,薛则就那样笔直地站着,良久才说是他的死对头。我从来没想过像薛这样的人也会有死对头,既然是死对头,那就是说他俩谁也奈何不了谁,而这回它拉上了陆,那是不是说就要比薛高出这么一点点,我不禁为薛开始担心起来,薛听见我这样说,忽然看着我说,邱布有陆帮忙,但是他有我帮他,所以双方还是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便宜。

  我惊讶地指着自己说:“我?”

  薛点点头,却没说为什么,但是却说了一句让我无比惊讶的话,他说——如果母亲不插手这件事的话。听见薛提起母亲,我更是惊讶,问说母亲和这事又有什么关系,薛却没有回答我,而是一直看着我,我被看得心虚,然后就说如果母亲插手这件事的话,那么肯定是帮我们的,不为别的,就因为我是她的儿子。

  可是薛听了却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说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如果母亲插手,她只会帮邱布他们,而不是我们。我惊问这是为什么,薛却没有再告诉我,而是和我说这些暂时都还只是猜测,说着他看向了小黑,说更何况我们还有小黑,即便母亲真的插手也不至于落下风,毕竟小黑还能牵制住一个人。

  我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被薛给说糊涂了,母亲难道还会害我不成,我不信,可是薛的话又让人不容置疑,我正这样想着,薛说我们回去吧,今天时候也不早了,剩下的地方明天去看吧。系哦啊黑布用我唤它,见到我们离开它自己就跟了来,只是我觉得小黑自从认了我之后,不再像之前那样粘人了,而且还有就是,除了我,要是旁人想接近它身边,那是再也不可能的事,有时候即便是我想要抱它,它都很勉强。

  我忽然觉得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小黑,带着很难驯化的兽性,也是自己的一种威严所在,所以才会让那些恶灵不寒而栗,只是我觉得小黑一定也是有什么来历的,否则一只猫是不可能这么让“人”恐惧的。

  后来我们回了去,薛不住新家,就和奶奶一样,而是带着我到老家来住,这事我问奶奶,奶奶都是那个千篇一律的答复,我觉得只是一种托词,所以我就问了薛,薛这才说新家和老家相比,虽然都有煞气存在,但是新家有一个局存在,这个局会让人丢魂,薛说他的生魂不稳,住在那样的地方容易出事。

  生魂不稳?这让我很是惊讶,因为我觉得像薛这样的人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又怎么会生魂不稳,这事薛竟然也没有瞒着我,他说他真正回想起这些事,变成一个正常人才是最近的事,此前他的生魂一直被拘禁在一个地方,因为丢了一魂,所以他一直都是痴傻状,直到前不久生魂忽然回到身体,他才清醒过来。

  我没想到薛竟然也有这样的遭遇,我问说他的生魂怎么会丢掉而且还被拘禁了起来?然后薛才说都是拜邱布所赐,包括拘禁生魂都是他做的,这时候薛才说邱布的真名并不叫邱布,而是叫蒋。

  蒋?又是一个这样的名字,既是姓也是名,这是目前我听见的第三个这样的名字,薛,陆,蒋!然后薛告诉我说,蒋工于心计,能力上却并没有多少,若轮单打独斗,驱邪招灵,蒋完全就不能和他相提并论,但是蒋不擅长这些,却对谋划算计精深异常,这也才是他的可怕之处,他总是能轻易地就看穿你的弱点,然后由此设计一连串的局来对付你。

  所以薛说他是自己打败别人,但是蒋却是让你自己打倒自己,毕竟没有人是没有缺点的,所谓的诛人诛心,这才是最让人害怕而且防不胜防的对手。我说那么之前邱布说他已经设好了局给薛,不是在说,他已经谋划好了一个阴谋等着薛钻进来,照薛说的,蒋的局是要利用别人的弱点才能设计谋划的,那么薛的弱点是什么?

  薛听了说,在我,我就是他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