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09、高人

209、高人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就有几个僧侣进了来,看见满地的狼藉,又看看,然后又一个年长一些的就说:“哎呀,你供不得啊供不得,这是要出事的!”

  然后也没说理由就拉着我往主殿外面出来,我也没反抗,只是觉得一只死人手拉在手上有些恶心,后来出来到主殿外,他才松开了我的手,和我说我不要再进去了,否则是真的要出事的,让我我就站在外面等奶奶吧。

  我觉得莫名其妙,就又看了一眼这个雕像,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上次出现这种情形,还是在山村四合院里供拜祖德的时候,难道这两件事有联系?

  我在外面等奶奶,主殿里有个内堂,也不知道奶奶是进去干什么,但是很显然她不愿意让我进去,我在外面等了奶奶半柱香的时间,奶奶这才出来了,只是并不是她一个人出来,我看见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大概还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这人出来的时候就看向了我,我被他看得浑身一哆嗦,感觉他的目光就像是寒冰一样,只需要看一眼就让人掉进冰窟窿里,只是这人和寺庙里的其他人却不一样,他不是死人,虽然他白得有些异常,可是却是一个正常人,我只能说应该是,因为我看不透他,也看不到他像那些人一样的尸身,所以只能判断他是一个人。

  他的眼神很凌厉,看了我一眼之后,然后问奶奶说我就是她经常提起的孙儿,奶奶点头说是,然后他朝我微微一点头,只是他的表情和眼神一样,都是冰冷的。我看着他这样冰冷的脸有些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怎么的,只要他看向我,我就觉得倍感压力。他回头看见了雕像前散落着的东西,然后才问我说我在雕像前拜过?

  我说是,至于之后发生的事我就没有再多说,我觉得他是一个明眼人,应该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奶奶和他告辞之后,就和我从寺庙里出来,我问奶奶这人是做什么的,她去找他干什么。奶奶说她找他来帮我看看,他看人很灵验的。我没想到奶奶是背着我替我算命来了,奶奶说这不是算命,只是请他帮看看我有没有出问题,因为她总是有些不放心我,总觉得我不大像我了。

  听见奶奶这样说,我便没声了,问奶奶说那他卜算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奶奶说他说我三魂缺一,阴魂不在,没有邪祟附体。我听了说这和先生看出来的是一样的,奶奶则继续说,要是她单单是为了问这个,也就不用跑这一趟了,然后奶奶才说,她是想让他看看我现在这种情形会不会带灾,眼下我是活蹦乱跳的,可是这事总有那么些蹊跷。

  我听见奶奶这样说,就问说那这人是怎么说的,奶奶才告诉我说,她说这人会在三天后来我们家帮我好好看看。我于是有些不解了,说刚刚不是看了吗,为什么还要三天后来看,奶奶看着我好久都没有说话,然后才和我说,我眼下看着是无什么大碍,但是他在我身上看到了死气,也就是说不出十天,我就会有大难临头,奶奶说若不是她带着我来看这一遭,还不知道要怎么天翻地覆。

  我听了俩上有些挂不住,于是就问奶奶说,这人该不会是唬我们的吧,奶奶却说看他的样子像是唬人的吗,我觉得奶奶能说出这话,应该和这人交情不浅,我问奶奶这人有没有说是什么大祸,奶奶说他并没有说,只是说三天后亲自到我们家来帮我看。

  本来我觉得没什么的,但是被奶奶这么一说心上就开始七上八下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这样信了奶奶的话了,回到家之后奶奶叮嘱我这三天别乱跑,以免出事,我都应着了,本来还说去找十三的,但是眼下怕是去不成了,只能往后拖了。

  这三天倒是没出什么事,这人是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来的,他来了之后就站在大门外,并没有进来,因为知道他要来,奶奶早早就让我在老家等着了,我和奶奶见他不进来,都有些疑惑,他说我们家的大门是一个吸阴格局,凡是流转到门边上的阴气都会被吸进院子里去,说完他就走进了院子里,然后说院子是一个井状,只进不出,从大门里吸进来的阴气在院子里盘踞,然后沉积为煞气,院子底下有三处煞穴,直冲正堂。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堂屋,然后走到屋檐下,看了看屋檐之后说屋檐是琳琅遮雨反华盖,煞气直冲来之后就被卷入屋檐之下,然后他还没进门就盯着家堂看,看了我们一眼说,家堂后面恶灵藏身,堂屋下面怨气盘踞,整个堂屋是一个地阴之局,我问什么是地阴之局,他说如果说简单点,就是养死人的地方,活人生活在里面是不适宜的。

  说完他走进了堂屋,我看见他就皱起了眉头,然后四面看了一圈,没说话,之后指了指我一直住着的房间,问我这间房间是谁在住,奶奶说一直都是我住,问怎么了。他看了我一眼说这间房居北,如果按照地阴格局来看是棺位,接着他指着床说,床头朝西而居七分,人躺上面如同尸躺棺材之上,又有煞气横冲,地阴暗涌,如果是死人只需七天就能发福长生尸变,如果是活人只需四十九天就能煞气入体,盘踞于胸。

  说着他就用手按住我的前胸,他所按的位置正是那一日出现了那个奇怪的印记的地方,我也不见他怎么使力,就觉得胸口猛地一阵刺痛,整个人全身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一样,都有些站不稳,若不是他用另一只手将我扶住,我觉得当即我就要倒在地上。

  奶奶看到已经大惊失色,问说这是怎么了,这人见我这样,然后说个中缘由太过于复杂,如果真的要说根本就无法说得清楚,他说如果说简单一些,就是我煞气入体,自生一魂,却又不似魂,一般根本看不出来,它就如寄生在我体内,等长成之后就会吞噬掉我身上的三魂七魄,可是无论是旁人还是我自己都毫无察觉,而我也自认为我还是自己,但是实则我已经完全是一个煞灵。

  然后他问我说是不是最近我能轻而易举地驱除恶灵亡魂,它们凡是见到我都会避而远之,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身体内好像有另一个人存在,是不是这样?

  我见这人说得分毫不差,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然后这人对奶奶说幸好发现的及时,要不然我就成一具空壳子了。大概奶奶已经和他说过我的阴魂不在的事情,他也没问这些,应该是都了如指掌了。

  之后他把手从我的胸前拿开,但是忽然看见我的手腕,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于是就把我的左手腕给抬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然后他忽然用手捏住我的脉门之处,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有种被掐着疼的感觉,然后他就对奶奶说拿一些香面和水来。

  奶奶于是拿了香面和水,我看见他把水先涂在我的手腕上,这里我需要说一点的是,我觉得他不但表情冷,整个人也和一具尸体一样毫无温度,他的手就像是一坨冰一样抓着我,他把水涂了一层之后,就把香面撒了上,然后我就看见一道红印子忽然出现在手腕上,然后他看了我看我又看了看奶奶,声音冷得就像冰块一样,然后我只听他说:“他有一门冥婚在身,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